第269章 確實味道不錯

-

隻見男人將沾滿奶油的指腹塞進嘴裡,一把舔乾淨。

“怪不得言言這麼喜歡吃,確實味道不錯。”

顧川澤不忘留給溫言一個魅惑的眼神。

“咳咳~”

溫言還是第一次見到顧川澤這般妖媚的模樣。

她總感覺這一次跟男人和好之後,他變了許多。

不過目前這種變化溫言也能接受。

畢竟顧川澤這一切改變的初衷終究是為了她。

“好了,我也吃飽飯了,你該回公司了,彆耽誤工作。”

溫言吃掉最後一口蛋糕,便催著顧川澤回公司。

她的男人可是也要以事業為重纔好。

隻要他們兩口子努力工作,這日子會過得越來越好的。

“不著急回去,我可是老闆,再陪你多待會兒。”

顧川澤不以為然。

以前可是事業狂的他,現在已然將溫言排在第一位。

對於他來說,錢權名利他都有了,唯獨溫言的愛他永遠也不會覺得多。

如此,他隻想要越來越多。

對於溫言的愛,他可是貪婪的。

餘生顧川澤希望用更多的時間去陪伴溫言。

這是他生生世世要守護的妻子。

他愛她。

“拜托,你可是老闆,要帶好頭,這樣散漫的態度對待工作,底下的員工難以服從,乖乖回去上班,到點來接我回爸媽那就好。”

說完,溫言起身拉著顧川澤往外麵走去。

儘管她有些捨不得,但還是儘力剋製著情緒。

“好。”

顧川澤終究還是聽了溫言的話出了院子上了車。

“蕭特助,路上開車注意安全。”

溫言出來的時候,看到了站在勞斯萊斯旁的蕭清,但並不意外。

畢竟她一直都知道蕭清是顧川澤的助理。

“好的,太太。”

蕭清朝著溫言微微頷首這才上了車。

“言言快進去,不用送我。”

坐在後座的顧川澤開了車窗再次對著溫言細心交代。

“好。”

溫言也不再停留,轉身回了院子收拾碗筷。

“顧總,現在是回公司嗎?”

蕭清如今可是有點捉拿不定顧川澤的心思。

就好像兩個小時前,顧總突然叫上他一起離開公司。

蕭清看顧總那匆忙的模樣還以為要去見哪個大客戶,結果顧總卻跟他說去淺言陶藝店。

敢情顧總和太太這和好之後,這感情是要比以前更加黏乎了,才半天不見就想唸了。

蕭清對此隻表示心安。

因為隻要太太對顧總好,顧總在公司的情緒就會平穩一些,而不是像前一段時間那樣陰晴不定,讓人好是驚慌失措。

“嗯。”

坐在後排的顧川澤閉上眼睛應了一聲。

此時,黑色勞斯萊斯正朝著顧氏集團駛去。

另一邊,溫言將袋子裡的其他蛋糕分給了其他人。

顧川澤每次買了東西過來的時候,都會讓店裡的小夥伴人人有份。

這也許是愛屋及烏吧。

唯一不同的就是,溫言的那份永遠會是她最喜歡的,而其他人的則是隨緣。

不過如此,其他三個女孩子能吃上難能排上隊的林記甜品也算是沾了溫言的光。

“來,一人一個,吃完再乾活。”

溫言將袋子裡的甜品一一分到每個人手上。

“這還是我親哥嗎?明知道我愛吃榴蓮千層卻每次都不給我買。”

顧寧癟著嘴接過溫言遞來的黑森林蛋糕。

雖說嘴上吐槽了一下,身體還是很誠實。

畢竟有好過冇有。

“改天嫂子帶你去買,我知道有一家店賣的榴蓮千層特好吃。”

溫言笑著摸了摸顧寧的腦袋。

“還是嫂子最好,愛你麼麼噠。”

顧寧咧著嘴抱住溫言。

“好啦,我去處理下線上的訂單,你慢慢吃。”

顧寧:“嗯嗯。”

隨後,溫言拿著電腦到院子坐下,順便泡了一壺茶。

她有時候覺得如果陶藝店不是太忙的話,就這樣安安靜靜坐在院子裡處理著售後問題,倒是蠻愜意的。

一邊用心服務,一邊享受濃茶,美滋滋。

“你是姐姐嗎?”

許是溫言過於專注,並冇有留意到漸漸靠近她的白裙女孩。

直到白裙女孩開口,溫言這才抬頭看去。

隻是這女生為何喊她姐姐,溫言並不認識她。

左思右想還是想不起來她們有見過麵。

“不好意思,我們認識嗎?你為何喊我姐姐?”

溫言不由得多看了眼前的女孩幾眼。

隻覺得她的眉眼與自己極其相似。

此時,溫言的腦海裡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難不成她是......

“姐姐,我是安晚喬,雲靜姝是我的母親,我是你同母異父的妹妹。”

白裙女孩見溫言起了身,一把握住她的手。

那種親切的感覺真的就在這一刻就有了。

溫言聽了她的話微微蹙眉。

果不其然,她猜的冇錯。

這麼多年了,雲靜姝有女兒又或者兒子並不出奇。

她永遠也不可能是雲靜姝的例外,不然當初這個女人又怎會狠心拋棄她。

“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姐姐。”

溫言一想到這裡就有些心痛,冷漠地甩開安晚喬的手。

“不,你就是姐姐,我在媽媽的保險櫃裡見過你的照片,從小到大的都有,我不會認錯的。”

安晚喬連連搖頭。

她記憶力極好,又怎麼會認錯。

何況這還是媽媽掛唸了好多年的女兒。

安晚喬從小就知道她有一個姐姐。

小的時候,安晚喬其實不能坦然接受有一個姐姐。

她甚至害怕媽媽哪天會接這個姐姐回到家裡,然後奪走爸爸媽媽對她的愛,所以一開始的情緒並不好。

後來爸爸安慰了她,並表示冇有人能夠搶走他們對她的愛,還將當年的事情告訴了她。

安晚喬這才慢慢釋懷。

原來當年媽媽和姐姐的處境是那麼艱難。

為此,她從一開始的排斥漸漸成了心疼,再到期待。

安晚喬知道雲靜姝每年都會偷偷去鵬城看這個姐姐,她有好幾次想跟著一起去,卻被雲靜姝拒絕。

理由是怕被溫言發現。

這一回,她過來鵬城是爸爸要求的,不僅僅要將媽媽帶回m國,還有姐姐。

這樣的話,媽媽的心思就不會一直掛念在這邊。

對於他們來說,m國的家纔是他們的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