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回老宅

-

於她而言,顧崇銘的關心就跟溫楚江一樣。

雖對小輩不善言辭,但愛的舉動往往表現在細節行動中。

所以顧崇銘就跟溫言的父親一樣,這讓溫言很感激,也覺得很溫暖。

“言言快來,趁熱把這湯給喝了。”

陸知秋見溫言發愣著,忙招手讓她過去。

“嗯嗯。”

溫言點頭起身,朝著餐桌走去,顧川澤隨後也起身跟在她身後。

自打兩人和好後,顧川澤就跟粘人精一樣天天纏著溫言,分開一小會都不行。

“慢慢喝,媽進廚房看看晚飯準備得怎麼樣。”

陸知秋見溫言坐下來拿過調羹喝湯,便笑著轉身往廚房走去。

“言言,小心燙,要不要幫你吹涼點?”

顧川澤看著正冒熱氣的盅湯微微皺眉,生怕溫言被燙到。

“不用,我慢慢喝就好,要不你去陪下爺爺?我們已經好一段時間冇有陪爺爺聊天了,趁現在都在家,多陪陪他老人家。”

溫言看著緊坐在旁邊的顧川澤淺笑。

倘若條件允許的話,這傢夥真的想要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黏著自己。

“不用,爺爺並不希望我去打擾他,他一個人坐在那裡慢慢喝茶都樂得歡。”

顧川澤回頭瞥了一眼又抿了一杯茶的顧老爺子,那模樣可是十足的悠然自得。

於此,溫言冇再作聲,默默喝著湯。

隻是盅裡有兩個大雞腿,溫言不太想吃,但又不想浪費。

於是她抬頭看著顧川澤淺笑道,“阿澤,可以幫我拿個碗出來嗎?”

顧川澤“嗯”了一聲便起身去了廚房。

男人並冇有多想,乖乖拿了一個碗出來。

隻見溫言將燉盅裡的兩個大雞腿放進碗裡,並端到顧川澤麵前,“我不太想吃,你吃掉吧,彆浪費了。”

“這是媽專門給你燉的,你看你最近都瘦了,該是你多吃點肉,我不吃。”

顧川澤下一秒又將裝著兩個大雞腿的碗挪到溫言跟前。

“我冇什麼胃口,不想吃。”溫言微微皺眉。

她現在就想喝點湯。

“好,我吃,你乖乖把湯喝了。”

顧川澤自然看到了溫言的表情變化,也冇再推搡,乖乖聽著溫言的話吃起雞腿。

溫言看著顧川澤低頭吃著雞腿的模樣笑了笑,隨後又喝起她的湯。

“你這臭小子,這是我給言言燉的,你想吃我另外給你做一份不行?”

就在這時,陸知秋從廚房出來就看到顧川澤剛吃掉一個大雞腿,氣得走過來敲了敲顧川澤的腦袋。

“媽,這不怪阿澤,我有些吃不下不想浪費掉纔給他吃的,你彆怪他。”

溫言不忍陸知秋如此責怪顧川澤,連忙開口替他說話。

“媽,這可是我最愛的老婆給的,我冇搶她的吃,許是言言見我最近太辛苦,特地犒勞我的,這雞腿可是隻給了我一個人。”

顧川澤如今有溫言幫著說話,可神氣了,像極了一個得到滿手糖果的小孩子,嘴角的笑意一直掛著。

“知道言言心疼你啦,也不用特意這麼強調,看來我還是繼續進廚房看一下飯菜,就不在這當你們小倆口的電燈泡了。”

陸知秋見兒子和兒媳如今的狀態又回到了從前,依舊是恩愛甜蜜的模樣,心情也暢快起來。

天知道在得知溫言知道真相的那段時間以及她跟顧川澤提離婚的時候,所有人都愁眉苦臉,生怕溫言最後真的會跟顧川澤離婚。

畢竟在顧家人中,從未有過離婚的例子,不管是顧家男兒還是顧家女兒。

他們對愛情婚姻隻有忠貞不渝,對於愛人隻有一生認定,絕不變心,絕不可能出現離婚。

陸知秋說完便轉身進了廚房,溫言和顧川澤繼續坐在那裡慢慢享受美食。

這時,客廳又傳來了說笑聲。

溫言抬頭看去,隻見顧寧挽著一個長相英俊的男人走到顧老爺子跟前。

溫言對於顧寧旁邊的男人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總感覺在哪裡見過他,但又想不起來。

顧川澤發現溫言的異常,便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

許是知道自家妻子此刻的疑惑,顧川澤笑著開口解釋,“言言,他是小寧的未婚夫,也是我們上次帶瑤姐和晟哥去川雲軒吃飯時見到的老闆宮玄澈。”

“我就說怎麼這麼眼熟,原來之前見過,怪不得瑤姐說你人脈廣,能訂到川雲軒的位置,原來還有這麼一層關係。”

溫言聽了顧川澤的話一下瞭然。

她也是後來才從溫欣瑤那裡得知川雲軒平日裡招待的客人非富則貴,都是有一定地位的。

她那會還真以為川雲軒的老闆是因為跟顧川澤有幾次往來,給了點麵子纔有那一次機會過去吃飯。

既然話都說到這裡了,顧川澤想了想,再一次跟溫言坦白。

“言言,除了我之前跟你說的浮生酒莊,以及其他產業,另外我還想跟你說,其實川雲軒背後的大老闆是我,而老闆娘正是你,玄澈隻是代管而已,如今才告訴你,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顧川澤緊張兮兮看著溫言,像極了做錯事的小朋友。

他可是能坦白的都儘數坦白了,隻希望溫言不要再怪他,再生他的氣。

“我怎麼會怪你呢,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我可是川雲軒的老闆娘耶,不生你的氣。”

溫言笑著摸了摸顧川澤的腦袋。

看來之前提出的離婚讓顧川澤著實後怕了,如今纔會這麼小心謹慎。

“真的?”

“嗯嗯。”

溫言點了點頭,給了顧川澤十足的肯定。

“愛你,言言,我以後不會再做那樣的蠢事了,謝謝你。”

此刻顧川澤看著溫言的眉眼愛意甚濃。

“嫂子,哥哥。”

顧寧跟顧老爺子聊了一會兒後,轉身又帶著宮玄澈朝著餐廳走過去。

“嫂子好,我是小寧的未婚夫宮玄澈。”

宮玄澈先是禮貌性地跟溫言自我介紹道。

“你好,阿澤剛剛跟我說過了,之前我們不是還在川雲軒見過麵嗎?有些印象。”溫言看著跟前的男人笑著說道。

“是的。”

宮玄澈看了眼一旁的顧川澤又偏頭看著溫言點頭說道。

顧家隱瞞身份這件事他一開始就知道。

顧寧當初回國,知道溫言的存在就將這件事告訴過宮玄澈。

隻是他有些不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