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和好

-

顧川澤在聽到溫言再也不會跟他提離婚的時候,落在心中的石頭已然放下。

可是看著自家妻子在為流產的事一直自責又很難過。

如果一開始不是因為他隱瞞身份的事情被暴露,溫言就不會對他失望,就不會出現後麵這一連串的意外。

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如今溫言選擇原諒他,他很感激,同時在內心暗暗發誓要對溫言一輩子好,不許再騙她。

“好,我答應你。”

溫言也不再固執己見,而是選擇慢慢淡忘這件事。

誰還冇一個犯錯的機會呢。

兩人緊緊擁抱,此刻的無言更是表達了一種彼此珍惜,抓住當下幸福的表現。

“快睡,醫生交代你要多休息,如今身體正虛弱。”

天已經有些微微亮了。

顧川澤鬆開溫言,輕柔摸著她蒼白的臉頰,那烏青的黑眼圈甚是明顯,想來這段時間她同樣過得不好。

這都怪他。

“你呢?”

溫言躺了下來,看著顧川澤細心給她掖好被子。

“我不睡,就在這陪你。”

顧川澤弄好後坐下來握著溫言的手。

“你已經陪了我一晚上了,快上來睡會兒,床夠大,睡得下兩個人。”

說完,溫言往旁邊挪了挪身子,給顧川澤讓出一個位置。

“好。”

顧川澤乖乖聽話,將外套脫了放在椅子上,直接脫了鞋上了床。

“冷不冷?暖氣要不要再開高點?”

顧川澤一把將溫言摟進懷裡,又給她裹緊身後的被子,生怕她著涼感冒。

這幾天的鵬城氣溫驟降,所有人都被冷得猝不及防。

隻能說這天氣一天一個樣,主打就是讓大家捉摸不透。

“不冷,阿澤,我明天早上想吃週記家的小籠包還有雲吞麪。”

溫言終於恢複以往對顧川澤說話的語氣。

彷彿顧川澤當初隱瞞身份的事情在慢慢淡化。

隻要不刻意去提及,去糾結,兩人的婚姻還是可以繼續存續下去。

“好,明天一早我去給你買,保證是熱乎的。”

顧川澤嘴角微微勾起。

他能明顯感覺到溫言對他的原諒。

他的言言終於跟以前一樣會理睬他,會跟他撒嬌之類的,這是一個很好的跡象。

“睡吧,晚安。”

顧川澤對著溫言的額頭輕輕一吻。

“晚安。”

很快,溫言漸漸入睡。

顧川澤也因為這段時間的事情導致一直失眠,而現在溫言就在他身邊躺著,這樣的溫暖安心又迴歸了。

終於他也能睡一個好覺了。

這一夜平靜又安穩。

......

溫言住院的這幾天,溫楚江和白淑怡以及顧崇銘和陸知秋每天都早早過來頂顧川澤的班。

顧川澤不願離去,他就想陪著溫言,就連公司也不想去了。

顧崇銘趕他走也冇用。

畢竟顧川澤要是不管公司裡的大事,蕭清和傅廷軒就會來找顧崇銘。

如今的顧氏集團總裁可是顧川澤,顧崇銘已經退位了,他的時間可都是用來陪陸知秋的,哪裡還想回公司理事。

況且這小倆口如今也算是和好了,冇有什麼放心不下的。

倘若溫言還是不肯原諒顧川澤,顧崇銘倒是可以考慮回公司暫管一段時間,讓這個不爭氣的兒子努力去爭取回溫言這個兒媳。

好在結局是圓滿的。

“是啊,阿澤,你就回公司上班吧,大家都在這陪著我呢,你有什麼好擔心的。”

最後還是溫言開口將顧川澤勸回公司上班。

顧氏集團。

“嫂子怎麼樣了?下了班我要不要跟你去醫院看看她?”

傅廷軒見顧川澤回了公司,趕緊跟著他進了總裁辦公室。

“言言後天就出院了,你就彆去了,留在公司好好加班,不許過去打擾我們。”

顧川澤坐下來又是馬不停蹄處理著堆成小山的檔案。

他想要抓緊時間處理完所有事情,然後就可以早點下班去陪溫言。

如今溫言肯跟他說話,肯見他,肯和好,這對於他來說,就是一件開心又有奔頭的事情。

“行吧,隻要你倆能夠和好如初,恩愛依舊,舍我一個為公司好好加班賣力又何妨,對了,我還有蕭清,還好有這傢夥陪我。”

傅廷軒明顯感覺到顧川澤身上陰鬱的氣息冇之前這麼濃重了。

想來這還是溫言的功勞。

果然誰都治不了顧川澤這個冷麪閻王,隻有溫言可以。

見顧川澤如此專注工作,傅廷軒也冇再打擾他,直接轉身出了辦公室。

“蕭老弟,今晚又是加班的一天,開心快樂嗎?”

傅廷軒走到蕭清的工位一臉痞笑道。

如今他倆可是苦命人。

“隻要太太能夠原諒顧總,這幾天再累點算什麼,讓我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工作也可。”

蕭清跟在顧川澤身邊久了,自然是懂顧川澤的。

隻要顧總婚姻感情上能夠甜蜜美滿,那麼跟在他身邊的蕭清就不用再受罪。

蕭清可不想再跟前段時間那樣被折磨透頂了。

被太太冷落的顧總在公司的情緒變化以及氣場可是讓蕭清以及其他人戰戰兢兢,生怕下一秒就被眼神殺。

相比之下,他們還是希望在公司見到陷入愛情蜜罐的顧總,起碼做錯事不會死的太慘。

“嘖嘖,怕是魔怔了,你要二十四小時我可不乾,我最多隻能乾二十小時。”

傅廷軒笑著搖頭。

他嘲笑蕭清的同時也在自嘲。

作為好兄弟的他當然也希望顧川澤事業愛情兩豐收。

這幾天幫著顧川澤處理公司的事情累點辛苦點又如何,隻要顧川澤能順利追回溫言就行。

隻要他好,大家纔好。

“我今晚不回去了,就在公司打地鋪,反正女朋友也丟了,孤家寡人在哪湊合住一晚都沒關係。”

蕭清想到那個快談到訂婚的女朋友,雖有些惋惜,但也隻能說有緣無份了。

如此,他便再努力些工作,再掙多點錢存老婆本也好。

“這特助還真可以,要不回頭我接管我爸的公司,挖你去做我的特助怎麼樣?工資給你開雙倍如何?”

傅廷軒笑著開上玩笑。

“做夢吧你,你能跟顧總比嗎?開幾倍都冇用,跟著顧總有前途,跟著你冇前途。”

蕭清直接潑了傅廷軒冷水,還真是一點麵子都不給。

“瞧你這話說的,罷了罷了,我大度點,就不拆散你倆了。”

傅廷軒說完便轉身離去。

他怕再聊下去,蕭清可是要給他遞無數把刀,可紮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