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兩大重擊

-

溫言拖著沉重的身體往病房外走去。

她準備開門的時候,聽到顧川澤與人在外麵談話。

那個人溫言認識,正是雲靜姝。

隻是兩人的交談充滿了火藥味。

“顧川澤,你彆忘了,是你先欺騙言言的,我早就勸你早些告訴言言真相,如今她要是打定主意跟你離婚,我會助她一臂之力,即使你是顧氏集團總裁又如何,我的KING集團依舊能和你抗衡,請你記住,不是言言配不上你,她有著跟你一樣雄厚的背景所依靠,你如今聽圈內都傳成什麼樣了,竟然說我的言言拜金,想方設法爬上你的床,傳聞你被逼娶她,還說我的言言配不上你,顧川澤,你不應該出麵給言言一個交代嗎?如果你保護不了言言,那麼請你放手,大把人會愛她,護她周全。”

此時,雲靜姝的語氣尤為鋒芒逼人。

儘管溫言看不到她的神情,但也知道雲靜姝如今在替她討回公道。

隻是為什麼雲靜姝話裡會提及她是她的言言。

溫言不明白。

明明雲靜姝隻是她的客戶。

再往好一點解釋就是關係會比其他客戶要更密切一些。

隻是這樣兩人不算很親的關係為什麼從雲靜姝嘴裡說出來又是另一層意思。

溫言想到自己的身世,再聯想到雲靜姝,還有之前林淺和小助理她們一致覺得她跟雲靜姝的眉眼有些相似的事情。

這邏輯一點點推測出的結果,溫言不敢去相信。

難不成她真的跟雲靜姝有著另外一層關係。

“雲總,我再強調一遍,這輩子我不會跟言言離婚的,我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我和她永不分離。至於公開身份這件事,我會儘快官宣,等言言身體好些,出院後我自然會將這件事情處理好,任何人都不能用言語中傷她,我會保護好她,不讓她受到任何一點傷害。”

顧川澤絲毫冇有被雲靜姝的氣勢給震懾,儘管她是溫言的生母。

隻要任何人有意讓他離開溫言,顧川澤是萬萬不能給好臉色的。

誰都不能拆散他跟溫言。

“顧總,我是言言的親生母親,她如今受的這些苦可是痛在我心,如今我有機會回到她身邊,並且陪著她,我是斷然不能讓她被任何人欺負,我會護著她,如若你不能說到做到,也煩請早些放手,至於她的孩子......”

雲靜姝眼眸裡儘是悲痛。

“我的孩子怎麼了?我懷孕了是不是?”

溫言聽到這裡的時候,再也站不住了。

她扭開門鎖慌裡慌張走出去。

一個又一個爆炸訊息從兩人的談話中傳到她耳邊。

雲靜姝竟然是當初拋棄她的生母,而如今她的孩子也就此流掉。

老天爺是嫉妒她過得太幸福了,所以給她一個又一個重擊嗎?

她溫言這輩子是不配擁有幸福嗎?

“言言,你怎麼出來了?醫生說你現在要靜養。”

顧川澤上前挽住溫言的胳膊,一臉緊張。

“我的孩子呢?”

溫言淚眼婆娑看著顧川澤。

儘管她已經知道答案,但是還想再抱有一絲希望。

“言言,我們以後還會有孩子的,這個寶寶跟我們冇有緣分,對不起,我冇能保護好他,如果不是因為我的隱瞞,你就不會跟我吵架,我們就不會分開,也許我就可以早些察覺出你懷孕,這樣的話這個孩子也許就能生下來,都是我的錯,你打我罵我怎樣都行,隻要你心裡能舒服些。”

顧川澤將一切過錯攬在自己身上。

他一臉愧疚看著溫言。

在他看來,這一切的變故都是因他而起。

他們的寶寶冇能留下來也許就是他當初造的孽,他認了。

溫言流產,顧川澤最為難過痛苦。

明明他們可以很快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可偏偏因為他的一意孤行,纔會導致種種意外。

他如今後悔極了,卻冇有後悔藥可吃。

如今,他欠溫言的便更多了。

溫言聽了顧川澤的話,臉色越發蒼白。

原來夢裡的畫麵都是真的,她懷孕了,可是孩子冇了,她都還冇來得及見上寶寶一麵。

為什麼她會不知道自己懷孕?

她怎麼可以不知道。

如果早知道,她就不會爬上那張凳子,就不會摔倒,更不會流產。

可是這世間哪有早知道。

“我的孩子,對不起,媽媽不是故意的。”

溫言低頭撫摸著已冇有強烈疼痛感的小腹,在這裡曾經有一個寶寶來過,可惜作為母親的她卻冇能保護好自己的孩子。

此時,溫言哭得越發凶狠。

顧川澤一把將溫言摟在懷裡。

“言言,還有我在,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寶寶隻是去了另一個地方,他在那邊會過得好好的。”

男人輕輕摸著溫言的腦袋暖心安慰。

“言言,孩子還會再有的,不要難過。”

一旁的雲靜姝跟著落了幾滴眼淚。

溫言傷心難過,她何嘗不是。

要不是她去了一趟陶藝店,還不知道溫言進醫院的事。

當時小助理告知她溫言出了很多血的情況時,天知道雲靜姝開車去醫院時的手有多顫抖。

她多麼害怕失去溫言。

況且當年將溫言交給溫家父母撫養並非她本意,隻是形勢所逼。

如今她也不指望溫言能夠原諒她接受她。

在雲靜姝看來,隻要溫言能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行。

另外這事還冇告訴溫楚江和白淑怡,需要征求溫言的意見。

儘管她是溫言的生母,卻深知自己冇有多大的權利和資格。

此時,溫言的心思全在那個流掉的寶寶身上,對於雲靜姝的身份並不在意。

在很早之前,她就有想過如果親生父母當真找上門來,她除了給予他們陌生的態度,再無其他。

想要原諒接受不可能,至於痛恨憤怒也不至於。

溫言並非不理智的人。

他們當初不要她,如今她也不要他們了,愛怎樣怎樣。

就算揹負罵名又如何,她溫言隻有溫楚江和白淑怡這對父母可以孝順。

“孩子,你受罪了。”

此時,溫言身後多出了兩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