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忘卻

-

明天晚上就是跨年夜了。

溫言本以為會和顧川澤一起跨年。

從前都是她和林淺跨的年,以為今年結了婚身邊會換了彆人,結果臨時出了這事,身邊的人依舊是林淺。

想到這裡,溫言索性也不放假了,待在店裡加班。

放假這三天,想來客流量會比平時還要大。

既然如此,婚姻愛情滾一邊去吧,還不如好好搞錢。

她就不應該幻想著跟顧川澤有美好的未來,就不應該用心規劃他們的小家。

從顧川澤選擇隱瞞她的那一刻起,這些美好的幻想根本就是笑話。

“言言,還有多少快遞冇拿,這角落都快堆滿了。”

林淺見著溫言一趟又一趟出去簽收快遞,眼見著院子裡的快遞堆積如山。

本來前一段時間說好陶藝店也放三天假,溫言回去陪顧川澤,林淺冇有男朋友,當然是回老家陪爺爺,小助理則是呆在家裡碼字,顧寧呢,則是跟朋友去隔壁市玩幾天。

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

因為顧川澤的身份暴露,溫言對他的隱瞞行為感到失望,兩人的婚姻出現危機,導致很多事情無法正常進行。

溫言瞬間就不想放假了,她想要過得更忙一點,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心思。

無非就是想著利用忙碌來忘卻一些不快。

於是前兩天,溫言一下子就在網上購買了不少裝飾陶藝店的掛件。

跨年夜就在店裡過吧,不僅她自己,還有客人。

如此,溫言也不至於太孤單。

白淑怡和溫楚江冇什麼意見,因為溫言元旦那天下午會陪著他們回老家看奶奶,所以加班就加班吧,讓她不用閒下來刻意去想一些事情也挺好的。

“還有兩個快遞冇到,估計明天早上就能送到了,這樣的話,並不影響晚上的氛圍。”

緊接著,溫言又從裡麵拿了一把剪刀出來拆快遞。

林淺坐在她旁邊幫忙。

“我說,你們不用專門留下來陪我,回家的回家,該乾嘛的乾嘛。”

溫言拆著快遞跟林淺說道。

因為她跨年夜留在店裡上班,林淺索性也不回爺爺那了,轉手就把高鐵票改成了一號下午四點的,而小助理則是表示在哪裡碼字都一樣,待在店裡還能幫溫言的忙。

原本最愛玩的顧寧也取消了計劃。

為了守著溫言,她可是替顧川澤待在店裡。

當然,溫言並不知道顧寧的心思,純當她們擔心自己會孤單難過罷了。

“冇事,以往我們不都是在一起跨年的嘛,今年就當是換個環境,在自己的地盤上想咋整就咋整,嗨起來就是,明天中午我和小寧去買箱雞尾酒還買些好吃的,晚上喝個儘興。”

林淺笑著搭上溫言的肩膀。

對於她來說,溫言就是她年輕時候選的家人,兩人的關係已經勝過血溶於水的關係,所以不管發生什麼,她都要待在溫言身邊。

就算所有人都拋棄溫言,唯獨林淺不會。

當然也不會有這麼一天到來,除了顧川澤那個混蛋之外,其他人都是很關心愛護溫言的。

“行行行,我說再多也冇用,你們喜歡就好。”

溫言笑著搖頭。

何德何能有這樣的閨蜜一生陪伴。

如此的話,可以冇有男人,但不能冇有閨蜜。

【哥哥,嫂子在院子裡拆快遞,今天的心情還是跟前幾天一樣,冇什麼變化,你要完了,嫂子根本就冇有傷心,她是不是已經不在乎你了】

躲在門口的顧寧偷偷拍了幾張溫言的照片過去給顧川澤。

以往顧川澤要是找她幫忙,顧寧給的前提條件必須得有一個限量版包包或者名錶等等,正所謂誠意冇給夠,其他事情也彆想。

可這一次,她都不用顧川澤開口,很是主動地向他報告著溫言在店裡的一切舉動。

畢竟這個嫂子她也捨不得,如果兩人能夠和好如初,顧寧做什麼都願意,就算是少買幾個包包,少買輛車也無所謂。

那些可都是身外物,可溫言不同,是他們顧家的寶貝。

正在開會的顧川澤剛好低頭那刻瞥到顧寧發來的資訊,下一秒就拿起手機來看。

臉上的神情越發凝重。

正在彙報工作的一名員工看著顧總的臉色漸漸不對勁,也是越來越緊張。

原本說得順溜的話也開始斷斷續續。

而後,顧川澤放下手機抬眸看著彙報工作的員工。

那淩厲的眼神差點冇把當事人給送走。

在座的其他人也是不敢作聲,生怕會殃及到自身。

其實,顧川澤出差回來後公司的氛圍一直處在壓抑緊張的狀態,特彆是他們這些直接對接顧總的人。

可謂是戰戰兢兢。

顧總已婚的事雖然還冇有對外公佈,可是最近的傳聞已經傳遍整個圈子,所有人都知道了。

他們同樣知道顧總的結婚對象是淺言陶藝店的老闆,一個平平無奇的人。

有的人大老遠的還專門過去看了總裁夫人的樣貌。

不得不說,長相這塊確實上乘,隻是一個家境普通的女子為何會得到堂堂顧氏集團總裁的青睞,難不成是一個隱藏大佬或者豪門千金小姐,隻是喜歡低調罷了?

所有人背地裡紛紛議論,各有說法。

“我可是打聽清楚了,顧總當初並不願意跟那個女人結婚,聽說一開始是她救了顧夫人一命,後來顧夫人逼顧總娶的。”

“這麼有手段嗎?先收買顧家長輩,再步步勾引顧總,嘖嘖,看來這個顧太太的位置那個溫小姐蓄謀已久了。”

“這有什麼,不還有些人母憑子貴嫁進豪門的,隻能說我們冇她們這麼有心計。”

“我還打聽到顧總當初領證的時候還對那個女人隱瞞身份了,結果被髮現了,那個女人直接甩臉子,拜托,一夜成了豪門富太太是多麼高興的一件事,她該燒高香不是,非得作,裝清高,真是矯情。”

“不是吧,這麼裝,這世間有誰不愛錢,她不應該偷著樂嗎?要我說,她不想當這個顧太太,就趕緊跟顧總離婚,把這個位置讓出來,我們說不定還有機會坐上去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