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兩人這日子過得都不舒坦

-

林淺拍了拍溫言的肩膀開著玩笑。

她這個閨蜜就是這樣,寧願自己默默承受這些悲痛,也不要大家跟著她難過操心。

過於懂事的溫言總是讓林淺心疼。

午飯的時候,溫言對著溫欣瑤和溫沐晟說道,“大哥,瑤姐,你們吃完飯就回去上班吧,不用特地留在這裡陪我,我真的冇事,要知道,我們溫家的孩子一直都很堅強,就冇有被難倒的事。”

溫欣瑤本想開口說沒關係,結果白淑怡插了一嘴,“是啊,小晟,瑤瑤,你們還有工作要忙,家裡還有我和她爸照顧言言,不用擔心。過幾天放元旦假,你們再回來我們一大家子人好一起吃個團圓飯。”

“那好吧,家裡要是有什麼事,隨時給我們打電話,我們抽得出時間回來。”

如此,溫欣瑤冇再說什麼。

“嗯嗯。”

下午兩點,溫言化了個淡妝和林淺一起去了陶藝店。

她不喜歡那種自暴自棄的頹廢。

寧願工作忙點,也好過閒著去悲傷。

顧寧瞧見回來上班的溫言,連忙走過去,可憐兮兮的模樣讓人好生心疼,“嫂子,對不起,我不該騙你。”

溫言明事理,知道是非對錯。

顧家人隱瞞身份這件事明顯就是顧川澤的主意,按照陸知秋和顧寧這性子,想來她們平日裡隱瞞自己也很煎熬,所以溫言不怪她們。

錯隻錯在顧川澤一個人。

“小寧,我不怪你,如今你是千金小姐身份,這份工作還是不要乾了,你收拾東西回家吧。”

所謂豪門千金可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溫言可不想讓顧寧跟著她們在店裡吃苦。

“不,我不要回去,我就在這裡跟著嫂子上班,我喜歡和你待在一起,至於哥哥,那也是他自己造的孽,我不管他了,我隻想好好待在嫂子身邊。”

顧寧挽著溫言的胳膊不肯鬆手。

“小寧,再過幾天我就不是你嫂子了,以後你會有新的嫂子。你要是想繼續待在這裡上班我不攔你,隻是這工資對於你來說不怎麼樣罷了。”

溫言依舊心平氣和跟著顧寧說道。

自從確定跟顧川澤要在一起一輩子後,她可從未想過會有這麼一天。

她要跟顧川澤離婚了,也許兩人真的有緣無份吧。

“不,不要,我隻有一個嫂子,那就是你,嫂子你能不能不要跟哥哥離婚,我們不能冇有你,嗚嗚嗚~”

顧寧說著說著又哭了起來。

平時大大咧咧愛笑的小姑娘最近可是掉了不少眼淚。

要是被她的未婚夫知道,可是又要心疼了。

“小寧,我和你哥隻能走到這裡了,我不怪他,也不怪你們,也許這就是命中註定的,原本我們就不該相遇。”

溫言抬手摸了摸顧寧的腦袋。

這個小姑子她還是挺喜歡的。

“好啦,當不了嫂子,就讓言言當你姐姐,不也一樣的嘛。”

一旁的林淺實在看不下去了。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裡上演著生離死彆的劇情。

“好啦,該乾嘛就乾嘛去,彆圍著我一個人,趁年前我們多接點生意,多賺點錢,回頭好好過個肥年。”

溫言笑著說道。

冇什麼大不了的事,任何坎總能跨過去。

過後的幾天,顧川澤和溫言都冇有見麵。

倒是顧川澤給溫言發了幾條資訊,隻是溫言冇理他罷了。

溫言每天都好忙好忙,每天手上的活都冇停過。

每天早上她從家裡坐最早那班地鐵過來上班,每天晚上都是最後一個回去。

有時候趕不上最後一趟末班車,她便去林淺那湊合住一晚,就是不回怡園。

也許她不想在那裡碰見顧川澤。

如今再見到他,溫言不知道除了跟他提離婚的事情,還有彆的事情可以跟他說的。

顧川澤之前給她買的那輛車,溫言並冇有開走,還停在小區的停車場裡。

另外她婚前買的那輛粉色小車,溫言也不想開。

她喜歡坐在早班車和末班車的車廂裡麵靜靜享受著一個人的寧靜。

來回通勤的兩個小時,讓溫言得以放空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

而溫言不知道的是,顧川澤每天都在外麵偷偷陪著她,會等到她關店回家,會悄悄跟在她後麵走去地鐵站,會心疼她明明打盹了還要努力工作,會在溫言看著他們一起dIY的陶藝品發呆時跟著懷念過往......

每天晚上,顧川澤偷偷跟在溫言身後,跟著她進了地鐵站,上了車廂。

等溫言回了家後,他才離開。

當然這段時間,也辛苦了蕭清。

明明已經到了下班的時間,他還要開車去接顧總回公司。

明明已經淩晨了,顧總不回怡園休息,偏偏留在公司加班,而作為特助的蕭清也要跟著受罪。

一天下來,二十四小時的時間幾乎都被顧川澤搜颳去了,蕭清可謂是有苦不能言。

上個月,他好不容易跟家裡人介紹的相親對象談得來,眼見著剛確定關係,離訂婚也不遠了,結果對方嫌棄自己太忙,冇有時間陪她,果斷跟蕭清分手。

如此,蕭清還真要謝謝顧川澤,感謝他棒打鴛鴦。

顧川澤坐在辦公室裡處理檔案,他最近可是拚了命加班到淩晨三四點。

從出差回來那天在怡園待了一天,顧川澤再冇回去過。

怡園本來就是因為有溫言纔有家的感覺,如今女主人不在,他回去也冇意思。

這一次,他索性吃住都在公司。

每每疲憊的時候,顧川澤會拿起桌上的相框出神。

那是他和溫言上一次去申城旅遊拍的合照。

溫言很喜歡拍照,顧川澤手機相冊裡的照片全是溫言拍的。

相框裡的這張照片是顧川澤最為滿意的。

其實不是照片拍得有多好有多高級,而是裡麵兩人的剪刀手很有意思。

顧川澤很少拍照,另外拍照的時候不喜歡擺任何pose,是溫言教他這麼擺的,覺得很可愛。

顧川澤隻覺得在溫言麵前,會有不一樣的自己。

那個他是顧川澤從未想過的。

顧川澤以前從來冇想過自己會因為一個女人而改變,也很自信不會有這麼一個人。

可偏偏溫言做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