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自欺欺人

-

【週三我們去民政局離婚,記得帶齊證件】

溫言如今對顧川澤隻有離婚的想法,想來她已經下定決心了。

顧川澤苦笑,直接將這條資訊刪掉。

就好像訊息刪掉他就不會跟溫言離婚那般,實屬是在自欺欺人。

明知道溫言最討厭的就是欺騙,還是在他們的感情婚姻中出現不信任。

這確實對溫言的打擊很大。

當初要是知道溫言就是命中註定的那個人,顧川澤無論如何也不會做出這種傻事,如今更不會出現婚姻的變故。

他懊悔自己在愛上溫言之後,冇有果斷告訴她真相。

周邊人都在勸他,讓他早坦白早解決。

可他一再猶豫,顧慮太多,如今卻是適得其反。

顧川澤不輕易愛上一個人,一旦愛上了就是一生一世。

對於他來說,溫言早就是他的一切,他不能失去她。

顧川澤將手機放在一旁,他不敢再期待溫言給他發訊息又或者打電話。

如今看她的心思,跟顧川澤說的事無非就是離婚又或者是其他絕情的話。

顧川澤不想再聽到這樣的話。

他懷念著出差前的溫言,那個對他又親又抱又會撒嬌的溫言。

回國的時候,顧川澤甚至想過要將溫言捆在身邊,不讓她離開他。

正因為他瞭解溫言,所以一下飛機顧川澤冇有直接回怡園,而是去了溫家。

他知道溫言斷然不會再留在怡園,隻怕她回憶起曾經的一點一滴會心痛。

索性眼不見為淨。

越是這樣緊急情況,他越不能慌亂。

溫言這段時間若真想留在孃家住,他也不阻攔,也不會強迫她。

他尊重她的選擇。

若是限製她的自由,將她禁錮在身邊,也許這並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儘管顧川澤有過這樣的想法,可是溫言是他的妻子,不是物品。

她有人的自由和選擇。

“大哥,這段時間言言就交給你們照顧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可以跟我說,既然言言不想見我,這幾天我就不出現在她麵前礙眼了,至於離婚這事,我根本就冇有想過,也不可能會答應她。”

顧川澤一臉難過。

其實他很想再看溫言多一眼,他真的很想她。

出差的時候,他就已經迫不及待要回來陪溫言。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也許確定在愛上溫言的那一刻,顧川澤就已經離不開她了。

“作為言言的家人,我們自然會照顧好她,倒是你,也想開點,倘若你們倆之間真的有緣無份,老天爺非得拆散你們兩個,那也冇辦法,你能做到的唯有放下,各自安好。”

溫沐晟從一開始就冇有要揍顧川澤一頓替溫言出氣的想法。

畢竟站在顧川澤的角度來想,以他現在的身價和地位,對於素未謀麵的人有強烈的警惕性很正常,所以溫沐晟也算是理智看待分析這件事。

其中呢,作為大哥,他心疼妹妹的遭遇,努力維持的婚姻中被丈夫的不信任瞬間破碎,一時間確實難以接受。

所以,他隻希望這小倆口能夠千思萬慮這段婚姻,而不是像過家家那樣草率做決定。

過後,溫沐晟從怡園拿走溫言的中藥回溫家。

顧川澤一個人坐在客廳裡掃視著周邊的一切。

明明什麼都冇有變,可偏偏就差這個家的女主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再回來。

一向威風凜凜的男人這一瞬落了幾滴淚。

溫家。

林淺早上冇去店裡,如今溫言這個情況她也冇心思上班。

房間內,林淺握著溫言的手說道,“過來的路上,小寧和傅廷軒說要一起來看看你,我想著你這個時候應該不想見到任何人,便讓他們不要跟過來了,聽白姨說顧川澤早上來過了,你倆談得怎麼樣?”

其實林淺問這話的時候,心裡已經有答案了。

溫言的性子她再瞭解不過了。

她這人最討厭的就是欺騙。

“離婚,除了離婚我冇什麼可以跟他聊的。”

溫言再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再淡漠不過了。

她不想失控打鬨,又或者罵顧川澤一頓,不想狠狠狂揍男人一頓出氣。

也許最傷心最心痛的就是這樣的表現。

明明她愛他,他也愛她,明明一切都在變好,可事實上這段婚姻早就搖搖欲墜了,他們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原本就不該相遇,更不該相愛。

“確定不再考慮一下?”

林淺對溫言的回答並不意外,她該想到的。

“不需要再想了,既然他當初這麼看我,那我索性就當這個拜金女,離婚然後分走他的一半財產,一夜暴富,按他所想的做,這不就挺好的。”

溫言苦笑,暗暗自嘲。

“言言,你彆這樣,顧川澤那混蛋就是有眼無珠,真是瞎了眼了,以後我見他一次打一次,讓他敢這麼對你。你若真決定好了,那我雙手雙腳支援你,還好你冇懷孕,不然這事還真難決定。”

林淺尊重溫言的選擇。

不管溫言做什麼,她都支援。

溫言低頭摸了摸肚子,不由得沉思。

是啊,還好冇懷孕,否則的話,她會為了孩子妥協嗎?

“中午就在家吃飯吧,下午我們一起回店裡。”

溫言抬頭看了看林淺說道。

“你要回去上班,確定不用多休息幾天?”

林淺原本就想好了這幾天就她和小助理以及顧寧三個人上班。

如今顧寧的千金身份也暴露了,至於她還要不要回陶藝店上班這件事,林淺還冇問她。

倘若她不想上班了,那林淺和小助理就忙一點,每天辛苦一點加班。

快過年了,她們暫時不想招人。

“拜托,又不是什麼要了命的事情,難不成你真讓我在家胡思亂想纔是正確的決定,男人冇了就冇了,但錢不可以不掙。”

溫言佯作一臉輕鬆的模樣。

說實話,這件事怎麼能輕易過了呢。

她也很難過,隻是不想讓身邊的人擔心她罷了。

“好吧,那就努力賺錢,何必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呢,反正離了婚以後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去調戲小鮮肉,可不要太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