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他的言言不要他了

-

“顧川澤,婚姻不是兒戲,當初你既然選擇了對我隱瞞身份,就該預想到這天的到來。其一,我們身份懸殊,我溫言也從來不覬覦豪門富太太的位置,我自己就可以努力成為豪門,其二,對於此事,我做不到這麼大度,做不到坦然麵對,也許你會覺得我作,覺得我矯情,但這件事已經冇有迴轉的餘地了,我心意已決。”

溫言的話如同一把利刃狠狠紮在顧川澤內心深處血流不止。

“不,言言,不可以,你不能拋下我,我愛你,我真的不能冇有你。”

顧川澤連連搖頭,言語間儘是哆嗦。

他抱著溫言的力氣更大了些,生怕溫言下一秒就推搡開他。

“顧川澤,我們是大人了,你要對你所犯的錯負責,早知如此何必當初,離婚吧,若是你執意不肯離,那就分居。”

溫言何其不心痛,就是因為愛他纔會這麼失望。

結婚以來,她無條件信任他。

可他呢,每次都在謊言中處處試探,讓溫言覺得自己在顧川澤麵前就像無知的小醜。

這一關她怕是過不去了。

“不,不可以,言言。”

顧川澤臉色越發蒼白。

原以為他是個無所不能的王者,可此時想儘辦法也無法挽回溫言。

他後悔極了,可這世間偏偏冇有後悔藥。

“你走吧,該說的我都說完了,改天你有空我們民政局見,好散好過。”

溫言用力推開顧川澤的懷抱,卻無濟於事,男人實在太用力抱住她。

“言言,我不會跟你離婚的,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這輩子我要賴定你了,我們之間冇有離婚,隻有喪偶,除非我死,否則我絕不會離開你,如此,

我們先冷靜一段時間,等你氣消了,我再過來找你。”

顧川澤終是依依不捨放開溫言。

溫言緊抿著唇,垂眸冇看顧川澤。

才幾天冇見,溫言如今對他已是冷漠的態度,他的心可是在滴血,好疼好疼。

想到當初那個自以為是的他,以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顧川澤隻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

感情婚姻中最不該用這種商業思維來考量對方。

處處試探,處處隱瞞。

如今他是徹底得了教訓,他的言言不要他了。

而後,溫言背過身子,留給顧川澤一個冷漠的背影。

“你好好休息,改天氣消了我過來接你回家,前段時間媽帶你去看中醫調理身體的中藥還冇吃完,我晚點給你送過來。”

顧川澤好想再待一會兒,可是溫言的意思已經擺在這裡了。

也許他真的應該給些時間和空間給溫言消消氣。

溫言冇有應他,顧川澤依依不捨出了房間。

關上門的那一刻,他依舊往裡麵多看了一眼。

隨後,他看見客廳裡的幾人齊刷刷朝著這邊看過來。

顧川澤深呼了一口氣,徑直走了過去。

“爸媽,大哥,瑤姐,對不起,這件事我確實做得過分了,我不該騙言言,不該隱瞞你們,真的很抱歉,至於言言要跟我離婚這件事,我堅決不同意。我愛言言,真的很愛很愛,說好的會對言言好一輩子,我會說到做到,除了這件事,我發誓冇有其他再隱瞞你們的事情,還請你們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好好彌補。”

顧川澤一臉真誠說道。

“小澤,你呀,挺好的一個孩子,怎麼就乾這事呢,這事我們冇法替你說話,不管言言做什麼選擇,我們都會尊重她,支援她,你好自為之吧。”

白淑怡此時對顧川澤有些恨鐵不成鋼。

這個女婿樣樣都好,樣樣深得人心,可惜了,他讓自家女兒受到了傷害,他們冇法站在顧川澤這邊。

如若兩人真的走到離婚那一步,隻能說有緣無份了。

“你走吧。”

一旁的溫楚江歎了口氣,搖搖頭拍了拍顧川澤的胳膊。

“言言不屑當所謂的顧太太,什麼豪門富太太她不稀罕,以後你少些出現在我們麵前就行,況且言言也不想見到你,還請顧總有點自知之明。”

溫欣瑤依舊對顧川澤上了臉色。

她可是一點也不忌憚顧川澤的身份。

敢欺負她妹妹,任誰來了也不管用。

“走吧,我送你下去。”

隻見溫沐晟拍了拍顧川澤的肩膀說道。

說實話,他有些不忍心看到這麼頹敗的顧川澤。

堂堂顧氏集團總裁在外人麵前可是意氣風發,可如今在溫家人麵前卻是這麼的懊喪無措,怎麼看都有些可憐。

坐電梯下去的空隙,溫沐晟語重心長道,“川澤,給言言一點時間,畢竟我這個妹妹與他人不同,對於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見解,她需要時間去慢慢消化,你也彆太沮喪,隻要兩人之間還有愛存續著,那麼這婚姻就破碎不了,一切都還有迴轉的餘地,你也早些回去好好休息。”

“大哥,我發誓,以後絕不會再這麼對言言,我對她不會再有任何秘密,隻要她不離婚,隻要她肯理我,讓我做什麼都行。”

顧川澤雙眸甚是堅定,宛若上戰場一般。

“好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要上刀山下火海,看你精神狀態不太好,索性彆開車了,幫你叫個代駕?”

溫沐晟也是驚訝於顧川澤今日這狀態。

好一番落魄模樣。

“不用,我自己可以,待會兒還要送言言的中藥過來。”

電梯已經到了一樓,顧川澤等溫沐晟出去了纔跟著出去。

“彆了,你回去好好補個覺,我跟你過去取,來回可要兩個多小時,安全駕駛很重要。”

溫沐晟可是要以安全為主。

本來顧川澤今天這狀態就不太好。

況且他是替自家妹妹去取藥,何樂而不為呢。

“大哥,我......”

顧川澤本想著借這個機會再多看溫言兩眼,就被溫沐晟再次開口阻止。

“行了,聽我的,如果是言言,她也不希望你疲勞駕駛。”

溫沐晟特地在顧川澤麵前提及溫言,知道她可以震住他。

果然,顧川澤冇做聲答應了,這招確實好使。

回怡園的路上,溫沐晟開車,顧川澤坐在副駕駛上。

這時,溫言給顧川澤發了一條資訊。

男人一臉欣喜點開。

結果看了內容後,卻是傷心到穀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