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會永遠支援她

-

“是啊,姐夫這一次做得確實有些過分,言姐好像有意要跟姐夫離婚,二伯孃,這可怎麼辦?我倒不是偏袒姐夫,而是這樣的人以後要是再找就難了。”

溫向薇並不是被顧川澤收買了,纔會這麼替他說話,而是現實就是這麼殘酷,有些事情真的需要深思熟慮,考慮好前因後果纔好下決定。

畢竟很多時候衝動之下做的任何事情,大多數人過後往往懊悔不已。

“小澤確實是不錯的一個孩子,你看他平時都會帶著言言回來看我們,我和她爸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會替言言回來照顧我們,帶我們去看醫生,日常生活中也經常是出自內心的噓寒問暖,這些我和你二伯都看在眼裡,這女婿確實是已經得比兒子還要儘心了,隻是他畢竟騙了言言,不管初衷是因為什麼,可騙了就是騙了,一開始,這段婚姻就已經存在問題了。”

白淑怡確實對顧川澤這個女婿很滿意,完全是挑不出任何毛病的那種。

隻是他一開始就不應該隱瞞溫言。

夫妻間最基本的信任都冇有,這婚姻如何能維持下去。

白淑怡從來就冇指望過溫言要嫁進什麼所謂的豪門。

有些東西本就是命中註定。

隻要她的丈夫能夠疼她,愛她,婆家人也能善待她,這婚後的日子過得安穩幸福就行,就算過的是普通生活又或者小康水平又如何,不受委屈就行。

可現在的真相是,溫言確實是豪門家的兒媳,可這讓白淑怡高興不起來。

要知道,豪門兒媳可不是那麼好當的。

況且如今溫言和顧川澤之間還冇將這件事情給談清楚,婚姻能不能持續下去還是未知數。

“唉,這件事情還是得看他們兩個當事人,我們最多就是給個建議,說實話,我們是覺得姐夫樣樣都挺好的,可是站在言姐的角度上思考這個問題,確實有些不能坦然接受,所以言姐有這個想法也很正常,冇有人能接受被枕邊人欺騙,至於她最後做了什麼樣的選擇,我們應該在她身後支援她。”

溫向薇一臉認真地說道。

不管怎樣,在溫家人心裡,溫言永遠排在第一位,顧川澤再好,隻要溫言不願意再跟他過下去,他們所有人會支援溫言的一切決定。

“你說的也冇錯,就算言言真的要跟小澤離婚,我們也尊重她的選擇,以後你們兩姐妹還有兩個孩子陪著我和你二伯一起生活也挺好的,可彆忘了,溫家的大門可是隨時為你們溫家每一個孩子盛情打開。”

白淑怡也不是死板執拗的人。

如果溫言真的覺得這一事件過後,冇法好好跟顧川澤過日子,那麼她會和溫楚江一起去接溫言回家。

也不是說這婚姻非留著不可。

一想到顧家人一起幫著顧川澤隱瞞溫言,白淑怡都替自家女兒紮心。

如此的話,她更希望溫言嫁的是普通人家,就不至於出現後麵這些事。

溫言回來的第一餐,白淑怡和溫向薇做了一大桌飯菜,都是溫言愛吃的。

期間,溫楚江還特地給溫言洗了她最愛吃的草莓。

“言言,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和你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你從來都不是一個人。”

溫楚江平日裡不會跟溫言說太多煽情暖人心的話。

他對溫言的愛以及關心隻會表現在日常細節中。

這也許就是沉默的父愛。

雖無言,但深沉。

“嗯嗯。”

其實,溫言在溫楚江說完這番話的時候就已經有些哽嚥了。

她一直都知道溫楚江比白淑怡還要疼她。

隻是冇有嘴上說得這麼甜這麼關心罷了。

但是溫言一直都知道溫楚江對她的好。

所以那年她就算知道身世的真相,知道她不是溫楚江和白淑怡的親生女兒,溫言也從來冇想過要離開他們。

這麼些年,溫言從來冇想過要找親生父母。

畢竟是他們先拋棄的她,即使以後找來,她堅決不會認回去。

就算以後找來的父母是首富又或者有錢人家的女兒,溫言也不會猶豫。

但凡她有一點心動,那就是對不起溫楚江和白淑怡。

更何況她不貪財,絕不覬覦彆人的錢財,就算以後她的親生父母有金山銀山交到她手上,她也不會坦然接受。

從他們決定拋棄溫言的那一刻起,溫言就已經跟他們冇有任何關係了。

當然,若是貧困潦倒的親生父母找來讓溫言給他們養老送終,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對於溫言來說,溫楚江和白淑怡永遠是她最愛最親的父母。

以後她隻在他們膝前儘孝。

可就在溫楚江跟小時候那樣輕輕摸著溫言的腦袋安慰時,溫言徹底破防了。

眼淚嘩啦啦掉了下來。

“想哭就哭吧,爸的肩膀永遠給你靠。”

溫言下一秒就靠在溫楚江的肩膀上。

她想要堅強一點的。

可在溫楚江麵前,她隻會是長不大的小女孩,父母永遠是她的靠山。

可以哭可以笑可以有任何的情緒,隻有父母纔不會笑她,不會責怪她。

“言姨怎麼哭了?”

在陪妹妹玩的崔盼兒這才留意到溫言哭了,一臉疑惑朝著他們走過去。

“你言姨冇事,她哭過就好了,盼兒自己玩去。”

溫楚江笑著捏了捏崔盼兒肉嘟嘟的臉頰。

剛好這個時候白淑怡走過來喊她們過去吃飯。

她恰巧碰上溫言哭了。

白淑怡和溫楚江對視一下,緊接著走到溫言跟前。

“言言,來,媽抱一下,想哭就大聲哭出來,又不丟人,隻要你哭過能舒服就行。”

“媽。”

隨後溫言抱著白淑怡的腰痛哭流涕,將內心深處積壓的一切委屈通通發泄出來。

“孩子,不管你做什麼決定,爸媽都支援你,你不需要顧慮其他人的感受,要知道,你更應該為自己而活,隻要自己把日子過得開心了纔是最好的。”

白淑怡輕輕拍了拍溫言的後背,輕柔安撫她。

是啊,父母永遠是最愛孩子的人。

隻要她們過得開心快樂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