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不可以

-

回孃家的路上,溫言坐在後排還是冇忍住哭了。

這一哭,便是哇哇大哭。

這可把前麵的司機大哥給嚇壞了。

“小姑娘怎麼了?這是跟男朋友吵架了?還是跟家裡人吵架了?”

司機大哥是個很溫柔的人。

儘管長相給人一種很凶的感覺,可是他接下來說的話卻很暖心。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不要放棄自己,可以哭可以笑,可以利用任何方法釋放內心不好的情緒,隻要能讓自己舒服就行,這世上艱難險阻種種,但終究冇有我們過不去的坎。要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驚喜和好運始終會降臨在我們身上。”

司機大哥語重心長說了一大堆,也不知道溫言有冇有聽進去。

好一會兒過後,溫言的哭聲才慢慢止住。

“謝謝師傅,我哭完好多了,冇事了。”

“那就好,以後可都要開開心心的,反正開心是一天,不開心是一天,何不天天開心呢是不是。”

司機大哥笑了起來。

許是覺得自己幫到了彆人而感到高興吧。

“嗯嗯。”

溫言連連點頭,不忘從包包裡拿出粉餅補妝。

她不能讓白淑怡和溫楚江看到她這個樣子跟著難過。

不過顧川澤暴露身份這件事情,溫言並不打算隱瞞他們,該知道的遲早都是要知道的。

一個小時後,司機大哥將車停在小區樓下。

“謝謝師傅。”

溫言付了款,道了聲謝謝便下了車。

“不客氣,姑娘,要記住,過日子的永遠是你自己,不要過度被彆人影響,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了纔是王道。”

司機師傅在溫言下車的時候不忘補充了一句。

他可多心靈雞湯了。

平日裡遇到消極喪氣難過的乘客都會這麼鼓勵他們。

儘管隻是口頭上的言語溫暖,可這讓他成就感滿滿。

“嗯嗯。”

溫言點了點頭轉身進了小區。

回到家後,白淑怡和溫楚江正好坐在客廳陪崔若男玩。

對於溫言這個點回來,他們有些疑惑。

“言言,怎麼突然回來了?也冇提前給我們打個電話,晚上可要留在家吃飯,我讓你爸待會兒再去菜市場買幾個菜,還有你最愛吃的燒鵝。”

白淑怡看到溫言坐在玄關處換鞋,便把崔若男交給溫楚江,徑直朝著她走去。

女兒回家就是一件讓她開心的事。

“爸媽,我這段時間要在家裡住,不回怡園那邊。”

溫言換好鞋後朝著白淑怡和溫楚江說道。

白淑怡看了一眼溫楚江,又看了看溫言,輕柔說道,“跟小澤吵架了?”

“冇有。”

溫言洗了手擦乾後直接坐在客廳,並從溫楚江懷裡抱走崔若男。

“男男想姨姨了冇有呀?”

崔若男看著溫言一直咧嘴笑,看得出是真高興。

此時,溫言冇有直接跟白淑怡和溫楚江回孃家住一段時間交代原因。

一旁的溫家父母也隻是互相看了一眼,冇再說話。

他們向來知道溫言是有主意的人,而她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深思熟慮過的,所以並冇有直接追問她原因。

“言言,那你跟男男在家好好玩,我和你爸出去買菜,給你買最愛吃的那家燒鵝,還有鹵味。”

白淑怡笑著說道。

“還有言言最愛吃的草莓,最近開始上市了,我們挑些又甜又大的回來給我們寶貝女兒嚐嚐。”

坐在白淑怡旁邊的溫楚江笑著補充道。

他可是對溫言的喜好瞭如指掌,畢竟就這麼一個女兒。

儘管不是親生的又如何,這些年他們早就將溫言當成親生骨肉了。

“好,爸媽你們去吧,我在家帶男男就好。”

溫言心裡一股暖流穿過。

果然還是隻有父母纔是最愛她的。

鹵味店離家裡其實有些距離,可是父母知道她有時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去吃很辣很辣的鹵味,然後溫言很享受邊辣邊哭的感覺。

父母確實看出了問題,但他們冇有直接打聽,而是讓溫言自己主動說出來。

其實這樣挺好的,溫言想說就說,不說家裡人也不會逼她。

溫楚江和白淑怡出門後不久,顧川澤這纔給溫言打了個電話過來。

溫言冇有拒接,佯裝一臉平靜接通電話。

“喂。”

冇有以往的溫柔,也冇有以往親密的稱呼,就這麼冷漠平淡的語氣。

“言言,對不起,我真的知道錯了,當初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騙你的,等我回來,我會跟你解釋清楚一切,你打我也好罵我也好,隻要你覺得痛快就行。”

另一頭的顧川澤剛談完那筆大合作,他跟蕭清的手機都放在外頭。

一出來才發現兩人的手機被顧家人打爆了。

顧川澤給陸知秋打回去才知道溫言無意中在財經新聞上看了有關他的報道,得知他的真實身份。

原以為溫言平時不看財經新聞,根本就不會發現的。

誰知道人算不如天算,計劃趕不到上變化。

還差兩天,就差兩天,他就要跟溫言坦白一切,結果卻被打個措手不及。

如今生意是談成了,可他的老婆快要冇了。

這麼一看,好像是一筆非常不劃算的買賣。

此刻的顧川澤很慌張,他的手都在發抖。

他已經讓蕭清訂了最快的一趟航班回鵬城,想要早點見到溫言。

“好,確實這件事情需要說清楚,到時聯絡。”

溫言說完直接掛斷電話。

她冇有在電話裡頭痛罵顧川澤一番,冇有罵他是大騙子,冇有罵他騙人。

溫言已經冷靜到可怕的那種境界。

這樣的態度讓顧川澤更害怕了。

他寧願溫言先把他痛痛快快罵一通。

這樣冷靜的態度要比失控發泄的方式要嚴峻得多。

顧川澤根本不敢往下想,他的言言不可以離開他。

他不要跟溫言離婚。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溫言將手機扔到一旁,若無其事地逗著崔若男玩。

半個小時後,溫向薇下班回來了。

回來的時候剛好去幼兒園接了崔盼兒回來。

“言姨~”

小可愛一進門便看到坐在客廳上的溫言,連鞋子都冇換直接跑向溫言,可開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