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北城的熱情

-

北城。

溫言和顧川澤一下飛機就感受到了北城的熱情。

他們剛好趕上了北城機場正在表演的節目。

舞姿優美的舞蹈再配上高昂澎湃的歌曲,讓遠方而來的遊客感受到這份熱情。

“這裡讓我有一種安心熟悉的感覺,完全不像是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完全冇有那種忐忑不安的感覺。儘管這邊寒冷,可他們的熱情似火已經溫暖了我們,阿澤,看來還真來對了,我們這一次終於來了網上火爆了的北城。”

溫言欣賞著北城寵愛南方小土豆而準備的歡迎節目,可是萬分欣喜。

她該帶著家裡長輩還有店裡的幾個小妹妹一起過來的,好好感受北城人的熱情以及北國風光。

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燦爛的笑容,熙熙攘攘的人群來回穿梭,給溫言一種提前過年的錯覺。

“你要是喜歡,我們就在這多待幾天。”

顧川澤看著溫言笑了笑。

看著溫言出來放鬆遊玩的狀態跟在鵬城專心工作的狀態完全不一樣。

此時的她更像一個活潑童真自由的小女孩。

兩人站在那裡悠哉悠哉地欣賞完這輕歌曼舞後才離開。

待他們出了機場後,外邊停了不少車輛。

有的車身上還貼著橫幅。

【愛心行動:免費接送小土豆】

有的車上還放著喇叭,夾著聲音喊道,“小土豆,接南方小土豆,免費拉。”

溫言笑了笑,“這可跟我在網上刷到的視頻太真實了,我突然覺得他們也好可愛啊,阿澤,要不你也試著夾一下。”

以前溫言也認識一些北城的朋友,很明顯的北方口音,以及他們那豪邁的聲音,足以見得他們的豪爽性子。

以前溫言有一個大學舍友就是北城人。

性子很是熱情外向,跟誰都能聊得來。

重點是那個舍友比溫言要高大一些。

而溫言又給了她一種很強的保護欲,以至於溫言但凡在學校裡被彆人欺負了,她都是第一個站出來幫溫言的。

如今她可終於來到大學舍友所在的北城,這一次可得好好敘敘舊。

“你們是南方來的嗎?是南方小土豆嗎?”

突然跟前一輛勞斯萊斯的車主大哥朝著溫言他們喊道。

溫言被這黑衣大哥的笑容所感染,連忙回笑。

“是的,我們是從南方來的。”

溫言的聲音本來就很溫柔。

這一下子讓跟前的車主大哥秒變夾子音。

“你們要去哪裡?我可以送你們過去,這邊可不好打車,我免費拉你們過去。”

溫言正要上前一步,實在是這北城大哥太熱情,說話也可溫柔了。

結果顧川澤一把拉住溫言的手。

不管在哪,他的警惕性尤為高。

隻是這免費又熱情的歡迎方式讓顧川澤一時間冇那麼快能接受。

他也是本能地拒絕。

畢竟有這戒備心很正常。

“阿澤,沒關係的,這裡可是北城呐,這邊的人都很真誠熱情的。況且有你在呢,我怕啥。要不我們待會兒下車的時候再給這個大哥塞點車費,我帶了現金,偷偷塞給他。”

溫言能理解這些司機大哥賺錢的辛苦,要是來回拉上幾趟,可是要不少油費,也不好讓他們破費。

“反正我們現在也叫不到車,先坐這個大哥的車吧。”

溫言小聲朝著顧川澤說道。

“好。”

顧川澤就這麼被溫言說服了。

確實,他能感受到這座城市人民的熱情招待。

從一下飛機就體驗到了北城人的熱烈歡迎。

“大哥,我們要去達景酒店,您順路嗎?”

“順路順路,我送你們過去。”

隻見車主大哥一把將他們的行李箱幫忙放進車裡。

“謝謝大哥。”

“不客氣,你們能來北城旅遊我們很開心,這也算是為家鄉儘一份力。”

車主大哥全程笑容滿麵。

溫言覺得這好像有那種接自家親戚的那種熟悉。

不過這也冇毛病,全國一家親嘛。

“謝謝。”

顧川澤跟著道出一聲感謝。

“冇事,我們可開心了。”

隨後,溫言和顧川澤坐在車上,一路聽著這位大哥對北城的介紹。

“你們住的達景酒店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老劉家常菜飯館,要是冇吃飯的話可以去試試,在我們北城,用不著害羞,不知道地方又或者對哪裡有疑惑的隨便逮一個路人,他們都會幫你們解決問題的,我們骨子裡就是這麼熱情,希望你們在北城這段時間能有個愉快的旅程。”

車主大哥很貼心,去酒店的路上給溫言和顧川澤說了不少話。

溫言小倆口切切實實能感受到北城人的滿腔熱忱。

“嗯,我們下飛機那一刻就已經很明顯感受到你們的真摯啦,想來我們這一次一定會有個不錯的旅程。”

二十分鐘後,車主大哥在達景酒店門口停好車,還不忘幫他們將行李箱拿下來。

溫言是最後下車的。

她悄悄塞了幾張百元鈔在車裡的收納盒裡。

“謝謝您,真的太感謝了。”

溫言再一次跟這個車主大哥道謝。

“不客氣,你們可要吃好喝好玩好啊。”

隨後,顧川澤拖著行李箱帶著溫言剛走進酒店門口,身後就傳來那車主大哥粗獷焦急的聲音。

“南方小土豆,這錢是不是你留的,我不收,趕緊領回去,說好的免費拉不收錢。”

說完,車主大哥一把將錢塞進溫言手裡。

“不行的,我們好歹得出點油費,不能讓你破費了。本來我們就是要打車過來的,這錢得花。”

溫言也有自己的原則。

她就是清楚他們不會微信或者支付寶收款,才特地留的現金。

不曾想,這大哥又給她拿回來了。

“快收好,我們也是為家鄉出一份力。”

隻見這車主大哥話音剛落,轉身拔腿就跑。

哢哢上車,隻留一個車背影給溫言他們。

這是生怕他們追上去嗎?

溫言拿著現金的手還停留在半空。

看到此情此景的她笑了笑,隨後朝著顧川澤無奈擺手。

冇辦法,這實在是真心熱情的人兒。

“走吧,回房間休息一會去吃飯,那個大哥可極力推薦了附近一家菜館,我們待會兒去嚐嚐。”

顧川澤繼續牽著溫言的手往酒店大堂走去。

“嗯嗯。”

......

過後的幾天,

溫言徹徹底底感受到北城人的熱情好客。

在網上刷到的視頻她終於親身體會到了。

夾子音的蔓延:“好的,公主”,“公主請下車”。

凍梨的精緻花式擺盤等等。

北城的搓澡體驗也是讓人格外享受。

就連北方虎也變得熱情好客,還會給遊客賣萌。

......

總而言之,就是北城一天一個活,把遠道而來的客人寵上天。

這不就是妥妥的霸道總裁寵溺小嬌妻的既視感嗎?

這樣花樣百出的北城已經不是本地人所認識的北城了。

如今主打的就是一個字,寵。

這一次北城的爆火可不隻是火遍全國,甚至以從未有過的速度火遍全球。

不僅僅是南方小土豆,各國“洋土豆”也紛紛慕名過來打卡。

這一次的潑天富貴,讓每一個北城人狠狠接住。

這下是真的火出圈了。

溫言和顧川澤在這邊待了有五六天。

鐵鍋燉吃了,教堂去了,紅腸吃了,冰雪大世界去了,玩了雪圈滑梯,和大雪人合照了,潑水成冰玩了,各種小吃嘗過了,冰燈看了,虎林園去了......

太多太多值得打卡的地方以及好吃的美食。

“阿澤,回去之前我要再去蹦迪一下。”

溫言可太喜歡這種一群人在台下跟著跳舞的狂歡。

這真的堪比過年的氣氛。

和諧又熱鬨。

“好,我就在這等你,手套帽子戴好,彆凍感冒了。”

顧川澤不喜歡擠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裡。

於是,他便站在離溫言不遠處的地方看著她就好。

他的顧太太來北城這精氣神可是比在鵬城還要活力一百倍,天天使不完的勁,就好像一匹脫韁的野馬,徹底放飛自我了。

顧川澤就靜靜站在那裡盯著溫言,眼神裡儘是柔情的寵溺。

不知不覺中,男人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打開攝像機記錄著溫言跳兔子舞的過程。

歡快的音樂配上活力四射的人們,現場簡直就是要嗨翻天了。

可以說,一個社恐的人來到北城,也許潛移默化中也會變成一個社牛的人吧。

兔子舞剛過去,鳳凰傳奇的歌《最炫民族風》緊接著又來了。

“不需要多說了啊,感覺找到了啊,大家都嗨起來。”

“蒼茫的天涯......”

“綿綿的青山......”

“什麼樣的節奏......”

......

“火辣辣的歌謠......”

此時溫言右手擺動著手上的氣球棒跟著人群唱起來跳起來。

另外她不知不覺中跟旁邊的小姐姐牽起手來,很是默契地擺動歌唱,莫名的默契一下子就來了。

在這裡,儘管冇見過麵的兩個人,也能很快地相處融洽。

也許是這樣熱鬨非凡的氛圍給了大家十足的心安和嚮往。

另一邊,顧川澤一心顧著給溫言拍美美的照,絲毫冇發現不遠處女孩的偷瞄。

他還是第一次給彆人拍照,而這第一次儼然給了他心愛的顧太太。

“帥哥,還記得我不?我們在h國見過,隔了這麼久,竟然在北城遇見了,想想我們還真有緣分。”

隻見安晚喬笑著走到顧川澤跟前打上招呼。

顧川澤早就不記得上一次去h國出差遇到安晚喬的搭訕。

也許正因為冇有正眼瞧過安晚喬,所以顧川澤對她一點印象都冇有。

顧川澤緊蹙眉頭,因為安晚喬走到他跟前擋住了他看溫言的視線。

“我不認識你,煩請讓讓。”

顧川澤最是討厭這樣隨意上來就套近乎的人。

也許跟他的職場習慣有關。

“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大概八月份的時候,h國,我那時還留著公主切的髮型,我那時還摔倒了,你冇有印象了嗎?”

安晚喬說得可仔細了。

她可是一眼相中顧川澤這個男人的。

是家裡給她安排的各種相親對象都比不過的。

要不是當時因為忤逆父親的安排,搞砸一場重要的聚會,導致父親錯失一單大生意,安晚喬從而被父親罰了在家足不出戶兩個月,不然她早讓人去查了顧川澤的下落。

另外她這一次能來華國,主要的目的還是勸母親回去。

安晚喬順勢先來了一趟北城,畢竟這個城市最近已經火遍全球了。

“冇印象,不認識,我已婚,這位女士請自重。”

顧川澤對於陌生人向來就是惜字如金。

對於女孩子的搭訕,同樣是冷言冷語,他可不是憐香惜玉的人。

或許是因為對方不是溫言。

況且他如今已經是有老婆的人,當然要跟其他異性保持距離,以免不必要的麻煩。

“什麼,你結婚了?”

安晚喬有些意外。

她自以為這樣冷冽禁慾的男人不會這麼快結婚生子。

也正因為這個,纔會挑起安晚喬的征服欲。

顧川澤冇再理她,直接朝著跳完舞出來的溫言走去。

“累不累?”

顧川澤抬手理了理溫言的帽子和耳罩。

“不累,可開心了,你確定不去體驗一下?”

溫言勸著顧川澤去感受一下這種歡快的氛圍,可太開心了。

“不用,你玩得好就好。”

“明天就要回去了,我們現在去買特產給爸媽他們寄回去?”

溫言來北城玩得可是儘興。

當然也冇忘還在店裡加班工作的林淺以及其他人。

另外她還要準備一些寄給孃家那邊。

主打就是一個也不漏,

人人有份。

“好。”

隻見顧川澤牽著溫言的手直接略過定在原地的安晚喬。

此時,安晚喬的心思已經不在顧川澤身上了。

她直直盯著溫言的背影,喃喃自語,“姐姐,那是姐姐嗎?是媽媽鐵了心都要回來見的姐姐嗎?”

安晚喬曾經在母親的保險櫃裡見過溫言的照片。

從嬰孩時期到長大成人,每個年齡階段的照片都有。

一開始,她並不知道這個長得這麼好看的女孩子是誰,直到有一次母親告訴她這是她的姐姐,同母異父的姐姐。

安晚喬怔在原地看了很久。

而溫言完全冇發現站在身後對她有萬分疑惑的安晚喬。

她此時的心思隻有北城的特產。

對於溫言來說,這一次北城之旅來得很值,很有意義。

如果可以,她下回要帶著家裡人一起過來這邊打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