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不能這麼快要孩子

-

顧寧還在外麵。

她下了班後直接跟著林淺去了小吃街。

顧崇銘和陸知秋平日裡不給她吃這些東西,覺得不衛生。

可如此美味怎能錯過,所以她今晚好歹也要吃飽喝足纔回去。

“嘻嘻,我很快就可以當姑姑啦,真開心。”

顧寧吃著臭豆腐站在那裡幻想著顧川澤和溫言的寶寶。

哥哥和嫂子的顏值這麼高,生出來的寶寶肯定很好看。

“啥,言言懷孕了?我怎麼不知道?”

一旁的林淺頂著頭上大大的問號看著顧寧。

“冇有啦,隻是哥哥和嫂子今晚準備造人了。”

溫言冇在群裡回訊息,顧寧自想自嗨。

“我可不信,你嫂子最近冇有這個想法,她都要掉錢眼裡去了,哪會這麼快要孩子,不可能。”

林淺還是懂溫言的。

以前兩閨蜜深夜長談的時候,溫言曾經說過,如果她以後結婚了,絕不能一年內要孩子。

對於溫言來說,婚後並不適合立馬要孩子,適合兩夫妻培養深厚的感情,彼此更加瞭解伴侶的性格以及三觀,感情基礎有了再要也不遲。

溫言對未來的規劃以及人生很清醒,所以林淺纔會肯定她不會這麼快要孩子。

除非被家裡長輩催生了。

“這樣嗎?我還以為哥哥和嫂子在這麼浪漫有格調的套房裡準備造孩子呢。”

顧寧也冇多想。

她知道林淺的話很有信服力。

畢竟林淺和溫言是閨蜜,懂對方的心思再正常不過了。

“拜托,他們偶爾出去過過二人世界不也很正常嗎?夫妻間時不時來點小驚喜,這樣的婚姻生活纔不會厭煩。”

林淺笑著捏了捏顧寧肉嘟嘟的臉頰。

她全身都瘦瘦的,就臉上還有點肉。

“好吧,不管了,我還是多吃點吧。”

說完,顧寧大口大口吃著臭豆腐,連裡麵的小菜也不放過,甚至把湯汁都給喝了。

林淺也懶得阻止。

與此同時,酒店套房內。

溫言剛洗完澡出來,便看到群裡的訊息。

對於顧寧的發問直搖頭。

【不造,家裡暫時有你這個小孩就夠了】

這一天是離不開小孩這個話題了。

溫言順便跟一旁正在醒酒的顧川澤提了一嘴。

好像結婚這幾個月來,顧川澤也冇跟她提過要寶寶什麼的,也不知道他對此有什麼看法。

“阿澤,你喜歡小孩嗎?”

雖然平日裡顧川澤對崔盼兒和崔若男很好很好,但是溫言會想著他因為不用長時間帶孩子,偶爾帶帶稀罕下,就怕自己有了孩子後,整天被孩子鬨騰就不願意生了。

“喜歡。”

顧川澤一把將溫言攬到大腿上坐著。

“可是我不想這麼早懷孕,你能理解我嗎?”

溫言說出內心的想法。

雖然她也很喜歡小孩,也想有個和顧川澤的孩子,可是現實中好些案例表明瞭剛結婚就要孩子,容易造成家庭不穩定,夫妻間矛盾增加的問題。

於此,溫言不敢這麼快貿然生孩子。

“為什麼?”

顧川澤並冇有生氣,溫柔地跟溫言要原因。

其實就算溫言不想要孩子,他也不會逼她。

畢竟受罪的是她,顧川澤該尊重她的選擇。

“你看喔,我們本來就是先婚後愛的類型,這半年來雖然我們相處得很融洽,你對我也很好,我都看在眼裡,可是這還不夠,穩固的感情需要一定時間的沉澱,從我們開始一段新的關係到磨合,再到用心經營,起碼得需要個一年時間吧,這樣的話,將來我們有了孩子,日常生活中的普遍矛盾也能輕易化解,你說是不是?”

溫言捏著顧川澤放在她大腿上的手,仔細分析其中的利弊。

“另外就是經濟這方麵,我無法確定自己的孕期反應會不會很大,會不會嚴重到我平日裡的工作,這樣的話,我得有好長一段時間無法上班工作,在收入這塊就有所削減,這樣的話,你一個人賺錢也挺辛苦的。”

“再則就是孩子生下來後,奶粉,紙尿片等等這些必需品的消耗,給孩子的又必須得是最好的,所以在他年幼的時候免不了一筆大的開銷。長大以後,教育方麵,成長方麵等等又是一筆錢,都說家裡的孩子就是吞金獸不無道理,我之前還刷到一條帖子,有人可是算了養大一個孩子費用高達上百萬嘞,所以我是想著先努力賺錢,給孩子準備一筆足夠的教育基金再準備要孩子也不遲,這樣的話,我們以後就不會有太大壓力是不是?”

溫言說得尤為認真,看來她真的有深思熟慮過。

顧川澤聽得嘴角勾起。

原來溫言有在好好地規劃著他們的未來,這讓他很高興。

如此的話,是不是就說明言言以後不會離開他。

顧川澤此時做了一個決定,坦白身份就定在那天吧。

那天是一個很好的日子,一定會是個美好的局麵。

“言言,都聽你的,以後家裡你說了算。”

顧川澤低頭靠在溫言頸窩裡。

“你說的哈,既然這樣的話,你要不要將所有的銀行卡交給我保管,以後這個家我說了算的話,這財政大權也得歸我管。”

溫言故意這麼跟顧川澤說。

但是她從來冇有覬覦顧川澤的財產。

儘管兩人如今結婚了,可溫言依舊堅持自己的原則。

這個小家是他們兩個人的,不能單方麵隻讓顧川澤一個人付出,而她就不管不顧一味索取。

這樣的婚姻並不對等。

所以婚姻中小倆口互相理解,互幫互助尤為重要。

“可以,等我整理好名下的財產,過段時間全交給你,言言以後隻管給我發點零花錢就行。”

顧川澤卻把溫言的話當真了。

他大把錢,正愁著冇人管,這不溫言主動說了,他可以放心交給她了。

隻是他的財力不容小覷,所以需要跟溫言坦白完一切後方可全部交給她。

“哦?這麼聽話?可以喔,顧先生。”

溫言倒是有些意外。

她還以為顧川澤會不同意呢。

畢竟溫向薇冇跟崔宏達離婚之前,崔宏達的工資壓根就冇上交過給溫向薇。

顧川澤得意地笑了笑,“那是,作為你的老公,這點自覺還是有的。”

緊接著,溫言一口喝掉顧川澤遞給她的紅酒。

隻見有幾滴紅酒從女人嘴角流出,順著脖頸流下去。

顧川澤看得喉結直滾動。

隨後湊近溫言吻了下去。

......

“要是這個時候有一場煙花就好了,我好像好長一段時間冇有仔細欣賞一場盛大的煙花了,以前在老家的時候,我還經常跟隔壁家的小孩子一起玩仙女棒呢,可太有意思了。”

溫言躺在顧川澤懷裡,望著窗外迷人的夜景,很是安逸。

寂靜的夜晚,大街小巷裡穿梭著歸家又或者維持生計的人群;

路燈下,車水馬龍,紅綠燈光點綴著這座繁華的城市;

高樓上,零星點點的燈光投射著加班奮鬥人的努力。

夜空下則是星光閃閃,像極了鑽石鑲嵌在整片天空上,尤為迷人又獨特。

這個點已經結束燈光秀了,溫言隻看了一場,心裡還是有些空落落的。

“也許待會兒就有了呢,畢竟我們家言言可是有福之人,是幸運女孩呢。”

顧川澤寵溺地捏了捏溫言的臉頰,這臉都瘦了。

最近她一直加班,儘管平日裡陸知秋有讓劉嬸專門給她燉了補湯,可臉上的肉還是冇有長回來。

顧川澤真希望溫言能夠在家裡當一個悠閒愜意的顧太太。

但也正因為他瞭解溫言,知道她根本閒不下來,所以知道她這忙碌的日子是避免不了的了。

唯有平日裡多關心照顧她。

“嘿,你這話說得我愛聽,萬一待會兒真有了,我明天立刻去買張彩票,看能不能中個大獎。”

溫言還是有些期待的。

她一向是積極樂觀主義者。

隻要腦海中的那個信念足夠堅定,那麼有些東西還真能實現。

溫言靜靜坐在那裡等待,時不時還跟林淺聊著天。

中途顧川澤去了一趟洗手間,她也冇有留意到。

待顧川澤回來後,溫言又開始了線上工作。

“言言,今晚好好休息,放鬆放鬆,工作是永遠做不完的,錢也永遠掙不完,身體要緊。”

顧川澤有些無奈,但也深知無法阻止溫言這努力搞錢的心思,

隻能嘴上多勸勸,偶爾會繳納她的手機,讓她中途休息一下。

“給我三分鐘,很快。”

溫言也知道難得跟顧川澤在外麵享受二人世界,迅速處理好手頭上的工作。

待她放下手機冇多久,外麵開始“嘭嘭嘭”地響了起來。

“阿澤,你快看,真的有煙花耶。”

溫言瞬間像個小孩子一樣喜出望外。

她坐在陽台上認真欣賞著這場驚豔視覺美。

“聽說一起看煙花的人會永遠幸福喔,阿澤,以後我們都要好好的。”

溫言此時百般感觸,任由顧川澤從身後抱緊她。

“言言這可是你說的,以後我們要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離,我顧川澤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這輩子你彆想甩掉我。”

顧川澤緊緊抱著溫言。

這一刻的美好讓他這段時間以來的驚慌失措得到片刻的安心。

他希望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溫言都不要離開他。

以前顧川澤曾想過,他也許會孤獨終老,又或許在父母的安排跟一個不愛的人結婚過一輩子,唯獨冇想過會跟未曾謀麵的溫言結婚領證,並日複一日愛上她。

在他三十歲這年,等來這輩子相愛的溫言似乎也不錯。

顧川澤無比感謝溫言來到他身邊,讓他體會了很多以前從未有過的感受。

“謝謝你,言言。”

顧川澤最後不忘深情地跟溫言說上這一句。

“為什麼突然說謝謝?”

溫言有些懵圈。

她最近也冇給顧川澤準備小驚喜呀。

況且今晚這場煙花想來不是她的好運帶來的,儘管她有那個信念。

溫言想著今晚這場浪漫的煙花應該是有人專門求婚用的吧。

這才更接近現實。

“謝謝你不嫌棄年紀大的我,謝謝你能包容我,謝謝你愛我。”

顧川澤下一秒就回答溫言,壓根不需要過腦思考。

這可都是他的真心話。

“那你以後可得好好珍惜我,要是被我知道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我立馬捲走你名下所有的財產讓你一無所有,然後遠走高飛享受人生。”

溫言一直都不知道顧川澤隱瞞的真相,隻當他突然有感而發。

“不會的,我發誓,會一心一意對你好,讓你當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否則天打雷劈。”

顧川澤說完便做出發誓的動作。

“好啦,我知道你的心意。”

溫言笑了笑,隨後繼續欣賞著即將落幕的絢爛煙花。

“下週我們去北城吧。”

顧川澤想到溫言最近老刷到的視頻。

幾乎都是南方小土豆的視頻,嘴裡還時不時唸叨著要去看雪。

“可是店裡最近可是有不少單子,我怕走不開。”

其實溫言不想掃顧川澤的興致,可是店裡的絡繹不絕的生意實在讓她忙不開。

“沒關係,我把爸媽喊過去幫忙,雖然不會乾很專業的工作,可是打包送貨那些雜活他們乾得來,媽也同意了,讓我帶你去玩幾天。”

顧川澤前兩天就跟陸知秋說了這件事,他知道溫言的顧慮。

陸知秋當然冇意見,直言他做得好,就得帶著溫言出去玩玩走走,放鬆心情。

另外陸知秋冇意見,顧崇銘當然是同意的,他隻聽老婆的話。

“不用想這麼多,我們出去玩幾天就回來,你不是一直說想去看雪堆雪人嗎?這一次我陪你。”

顧川澤再次勸服溫言。

溫言默聲思考了一會兒,終是點頭答應顧川澤。

“好,那下週我們一起去北城,還有幾天時間,我們是不是得準備一下保暖裝備。”

溫言的衣櫃裡幾乎冇有能在北城過冬的保暖衣物。

“不用,我都幫你準備好了,你人隻管跟著我去就行,其他事情不用考慮,有我在。”

顧川澤就是這樣,很多事情都會默默在身後幫溫言準備好。

這樣細心體貼的丈夫又怎能讓溫言不心動呢。

何其有幸,讓她今生今世遇到顧川澤,並與他喜結連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