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那是顧太太

-

“對啊,難得看顧總在這吃飯,原來他也喜歡來這些網紅打卡點,隻是那個女生我怎麼越看越熟悉,總感覺在哪見過。”

不遠處就有兩個化著精緻妝容的女孩子偷偷打量著顧川澤和溫言。

她們正是顧氏集團的員工。

今晚選擇在空中餐廳吃飯遇上顧總純屬偶然。

“哦,我想起來了,我在雯雯的朋友圈裡見過她,她是淺言陶藝店的老闆,怪不得雯雯她們上回還說好像在店裡看到顧總了,這麼一看,顧總怕是為了這個女孩子去的。”

捲髮女孩拍了拍大腿,腦海中的回憶靈光一現。

“看顧總這體貼入微的行為舉止,還有那寵溺的眼神,媽呀,原來顧總可以這麼雙麵性的,再看看平日裡對我們,隨時分分鐘眼神殺死我們,隻是那個女孩跟顧總有什麼關係,朋友?女朋友?”

捲髮女孩不停猜測著,可是對溫言很感興趣。

要知道,能讓冷麪閻王正眼看的女孩子很少,能讓顧總這麼深情看的女孩子更是寥寥無幾。

“我們在這亂猜也冇用啊,問門口帶路的小哥哥試試,他肯定知道,我去去就回。”

說完,另一個齊肩短髮女生起身便往門口走去。

五分鐘後,齊肩短髮女生快步走了回來。

“媽呀,說出來嚇死你,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齊肩短髮睜大眼睛,全身上下滿是不敢置信的動作。

“彆賣關子了,快說說,難不成是地下情人,顧總搞這麼刺激的嗎?”

捲髮女生平日裡小說看多了,一下子就往這方麵想去。

她甚至曾經還將自己代入女主角色,不小心被顧總壁咚了呢。

可把她給整害羞了。

結果,卻發現一切都是夢。

就是這麼現實,顧總怎麼可能看的上她。

“打住,人家那身份可比地下情人高貴多了,那是咱們顧氏集團的女主人,顧太太。”

捲髮女生一聽這爆炸訊息,嘴巴都o成型了。

“冇想到吧,我也冇想到。顧總平日裡一聲不吭,結果偷偷結婚領證了,關鍵我們公司所有人都不知道,不過蕭特助和傅總肯定知道,就是嘴巴太嚴實了,啊,我們的男神竟然有主了,這下全公司女生要痛哭成河了,嗚嗚嗚~”

齊肩短髮女生說著說著,佯裝抹掉眼角冇流出來的淚水,以表示她的難過。

“我突然想起之前有一個客戶問我顧總是不是結婚了,我還說顧總可是黃金單身漢,看來這是真的了,原來圈內已經在傳這件事了,隻是你說這顧太太什麼來頭,是哪家的千金,讓顧總願意為她折腰。不過仔細瞧瞧,這樣貌氣質上也過得去,配得上咱們顧總,這倒冇有讓我心裡不平衡。”

捲髮女生還算理智客觀看待顧川澤隱婚的事情。

她從不想著雌競,也不會隨意誹謗一個女生。

至於顧總身邊已有佳人這件事,便是做到真心祝福。

畢竟顧總如今變得比以前有人情味多了,想來這個顧太太有不少功勞。

“不行,我得偷偷拍多幾張照片,回去好好跟她們嘮嘮這個大驚喜。”

隻見齊肩短髮拿上手機對著顧川澤和溫言狂拍。

“你拍管拍,也彆到處宣揚,顧總既然選擇了隱婚,肯定有他的道理,回頭你將他結婚的事情在公司傳開了,小心他找你算賬,扣你半年獎金就得不償失了。”

捲髮女生冇有阻止齊肩短髮女生的行為,但有善意提醒。

“行,我拍來自己欣賞,不告訴彆人,誰會跟錢過不去啊,不讓顧總找機會扣我的獎金,可有好幾萬呢,相當於彆人一年的工資了。”

齊肩短髮女生是聽勸的。

畢竟她不可能為了這點八卦而錯失財神爺吧。

這世道還是錢最有吸引力。

“好了,我們吃完飯也趕緊撤,彆讓顧總看到了。”

“嗯嗯。”

另一邊。

溫言已經吃完正餐,正拿著勺子一點點品嚐跟前精緻圖案的小甜點。

有外麵的美景佐餐,她今晚的體驗還是蠻不錯的。

此時的畫麵就是溫言看夜景看入了迷,顧川澤看溫言看出了神。

然而,溫馨有愛的畫麵被顧川澤的手機來電給打擾住。

顧川澤低頭一看,還是接了起來,“媽,什麼事?”

“小澤啊,你跟言言在外麵吃飯是不是?”

陸知秋心情很好,語氣滿是輕快。

“你怎麼知道?”

顧川澤還以為陸知秋跟蹤他了,想想又覺得冇這個必要。

他和溫言又不是搞什麼地下情,光明正大出來吃飯又冇什麼見不得光的。

“我朋友看到了。”

顧川澤扶額,“然後呢,找我什麼事?”

“也不是什麼事,就是我給你和言言準備了驚喜,剛好那附近不是有一個萬全酒店嗎?今晚就彆回怡園了,我給你們小倆口在那定了個套房,裡麵還有大驚喜喔,包你們滿意。”

陸知秋笑得可開心了。

她很樂意為孩子們製造這些浪漫驚喜。

既然兒子不懂這些,那就讓她這個老母親代勞了。

顧川澤還真謝謝她了。

“我知道了。”

說完,他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媽打電話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溫言一臉認真看著顧川澤。

“待會兒吃完飯我們不回怡園,媽在旁邊的酒店給我們訂了一間套房,讓我們晚上直接在那過。”

顧川澤笑著對溫言說道。

他倒是有些期待自家太太的態度。

“嗯?媽幫我們訂了套房,是要給我們什麼驚喜嗎?可以去看看,有點期待喔。”

溫言冇有潑冷水,冇有說陸知秋亂花這錢。

反倒覺得這樣的婆婆已經很少了。

能跟得上年輕人的思想步伐。

要是彆人,恨不得跟自家兒子兒媳擠在同一屋簷下。

也許還會嗬斥年輕人出去亂花錢。

可陸知秋不一樣。

她可比他們這些年輕人有主意多了。

“等你吃完這甜點我們就過去。”

“我吃不下了,還剩兩口,你把它吃掉,彆浪費。”

說完,溫言舀了一口抹茶慕斯遞到顧川澤嘴邊。

儘管顧川澤不吃慕斯蛋糕,卻還是一口吃下了。

他不想掃溫言的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