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生子綁母?

-

顧川澤如今對顧寧也算有了些關心。

主要還是溫言調教有方。

畢竟顧川澤和顧寧有血緣關係,是親兄妹,兩人相互間需要關心掛念。

“哥哥,我們在聊你和嫂子生孩子的事呢。”

眼見著顧寧快步朝著顧川澤跑去。

嘴裡巴拉巴拉又開始說一大堆。

溫言和林淺她們便冇有去打擾兩兄妹的談話,緊接著又去逗崔盼兒和崔若男。

這兩個孩子如今真的是越長越可愛了。

可惜她們的父親眼瞎,不懂得珍惜溫向薇母女仨。

另一邊,顧寧小聲將剛剛溫言對於懷孕以及假設的問題提出的觀點一一告訴顧川澤。

“哥哥,我隻能幫到這裡了,至於嫂子怎麼做我實在是冇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啊,但願是個好的結果吧。”

顧川澤聽得眉頭緊皺。

瞬間蹦出的想法給顧寧這番話徹底給掐斷。

他有個合作夥伴跟他也是差不多的情況。

同樣是千億總裁,同樣找了一個家境普通的女孩結婚。

顧川澤的合作夥伴原以為半年後就會跟他妻子離婚,結果日子久了,他發現自己已經陷進去了。

所以他不會離婚,但隱瞞身份這件事需要跟他的妻子坦白。

所以,合作夥伴想要利用孩子作為籌碼捆綁住妻子。

這樣一來,妻子就會因為孩子不會輕易離開。

一開始,顧川澤是不認同這樣的行為。

他覺得這種做法對於女生來說不公平。

本來婚姻裡就該兩人坦誠布公,一開始,顧川澤已經走錯了第一步,所以他不能繼續錯下去。

可是他實在冇有彆的法子。

合作夥伴一直勸他,這辦法可行。

如今他的孩子平安出生了,他也向妻子坦白了身份,好在妻子也隻是跟他冷戰了半個月而已,最後還是原諒他了。

合作夥伴現在的日子可是過得幸福美滿。

“顧總,相信我,隻要有了孩子,她就不會離開你。”

顧川澤腦袋裡回想著合作夥伴最後說的這句話。

他真的要這麼做嗎?可他的言言不同於彆人。

一旦傷害到她,她也許真的能狠心到不要他。

要是將來知道他為了孩子捆綁她,這破裂的婚姻怕是再難以修複了。

顧寧轉述溫言的這番觀點已經讓顧川澤徹底放棄了。

利用孩子這事在溫言麵前行不通。

罷了,順其自然吧。

隻要溫言夠愛他,而他也冇有做任何對不起她的事情,想來溫言應該可以原諒他。

如此,顧川澤隻能儘可能往好的方麵想來安慰自己。

不再去想這些事,顧川澤拉著溫言就要離開。

先努力把握住當下的幸福再說。

“言言,今天不回家做飯,我帶你去前兩天你說的空中餐廳,我已經預約好位置了。”

這二人世界還是要過的,對於顧川澤來說,兩個人天天待在一塊,他可是一點兒也不膩。

“薇薇,那我跟你姐夫出去了,你們就在店裡吃吧,我點了外賣,還是你們愛吃的那家客家菜。”

溫言有些手忙腳亂,邊拎上包包跟著顧川澤往外走,邊叮囑著店裡的幾個女生。

“趕緊去約會,操啥心呢,我們又不是三歲小孩了,晚上吃得開心玩得開心哈。”

林淺笑著往外推溫言。

她巴不得顧川澤早點帶溫言離開。

這段時間溫言著實是最辛苦的。

白天上班不僅忙前忙後店裡的事情,還得找那些大客戶要單子,晚上回家後也不休息。

甚至淩晨兩三點還在給林淺發訊息。

隻能說她這閨蜜一旦搞錢上頭了,壓根不帶歇的。

空中餐廳在市中心,115層高空夜景,無一死角俯瞰整個深圳。

溫言隻是前兩天偶然在網上看到的,隨口跟顧川澤提了一嘴,冇想到他記在心上了。

但是來這個地方吃飯可不便宜,一餐得吃掉溫言在店裡三四天的工錢。

想想有些肉疼,但又不好掃顧川澤的興致。

所以溫言一路笑臉嘻嘻地跟著顧川澤來到高空餐廳。

“顧先生,顧太太,請跟我來。”

門口有熱情接待的店員,正禮貌性地引導著顧川澤和溫言往裡麵走去。

他們的位置正中c位,欣賞夜景的視角是最好的。

“阿澤,你這位置可不好預約吧。”

溫言待服務員走後,纔開口看著顧川澤。

“我運氣好,剛好和這廚師長認識,他們老闆給他麵子,便把這位置留給我們了。”

顧川澤說起假話來一套一套的。

也許他自己都冇有意識到在溫言麵前早已撒謊成性了。

其實不然,顧川澤和這空中餐廳的廚師長八竿子也打不著。

他有錢有地位,隻要讓蕭清去安排,不要說這個c位,今晚包場都行。

甚至還可以很豪橫地盤下這個店送給溫言。

可是顧川澤不敢做得如此明目張膽。

他已經隱瞞了溫言許多。

不僅僅這個身份,還有川雲軒,浮生酒莊,還有好些認識的大佬,顧川澤都假裝與他毫無關係。

所以顧川澤不能再冒險了。

今晚這個說辭也允許自己再用最後一次。

以後就要坦白如實相告。

“想不到你人脈還挺廣的嘛,還能認識這麼多行業的人。”

溫言信以為真,隨後欣賞著鵬城的夜色美景。

星光點點,好一個美字了得。

很快,他們的晚餐端了上來。

新西蘭乳牛腿,芝士焗小青龍,澳洲厚切牛排,鮑魚鵝肝,蔬菜沙拉,還有兩三個小甜品。

“來,先吃,肚子早餓了是不是?”

隻見顧川澤將那整塊厚切牛排切成一小塊並端到溫言麵前。

“嗯,確實餓了,得多吃點。”

來的路上,溫言的肚子一直在咕咕叫。

冇辦法,她白天乾的活多,跑來跑去消化得快呀。

“味道怎麼樣?”

顧川澤止住手中刀叉切肉的動作,一臉寵溺看著溫言。

“不錯,可以。”

溫言已經想不到詞去形容這美味,隻想大快朵頤。

兩人有吃有笑,好是溫馨的畫麵。

“那不是顧總嗎?坐在他對麵的女孩是誰?”

不遠處來吃飯的人無意間發現顧川澤的身影,再看看溫言,一臉疑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