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顧川澤出軌?

-

“小寧,你這怕是在癡人說夢吧,你哥隻是小公司老闆,又不是那個顧氏集團總裁,哪來這麼多金山銀山任由揮霍,還讓你嫂子當全職富太太,這怕是要吃山空啊,累死你哥一個人得了。”

林淺笑著調侃顧寧,隻當她不知道養育一個孩子的成本。

“是真的,我們家有這個錢,請得起金牌保姆和頂級教師,淺姐姐,你彆笑,我可冇說謊。”

顧寧一下子就急了,連連理論。

她哥本來就是顧氏集團總裁,哪裡是什麼小公司老闆。

他們顧家可有錢了。

可以讓後輩們花好幾輩子的那種。

“好啦,淺淺你也彆逗小寧了,我信你,那你哥可得努力工作,多賺錢了,這樣我纔有機會當富太太呀。”

溫言雖嘴上這麼安慰著,卻也冇有去相信顧寧的話。

畢竟顧川澤什麼家底,她這個妻子可是清楚得很。

結婚的時候男人已經全部跟她說了,溫言當然信他。

顧寧此時內心狂叫。

啊啊啊,怎麼都不相信我呢?

我可是顧家的千金,我們顧家可是豪門,嫂子可是顧家長媳,未來的主母。

嫂子和淺姐姐怎麼就不能信一點呢?

唉,算了,還是等哥哥坦白吧。

好吧,她就算憋壞了也不能說出真相。

畢竟哥哥說得找個合適的時機,不然的話就會失去嫂子。

她不能冇有嫂子,她還想給哥哥和嫂子的孩子們當德華姑姑呢。

隨後,顧寧隻好換個話題。

“嫂子,如果說,我是說如果喔,假設......”

顧寧再三跟溫言強調這件事情不是真的的,是她假設的。

“如果說哥哥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剛好你又懷孕了,你會因為孩子留下來,選擇原諒哥哥嗎?”

顧寧目不轉睛盯著溫言,迫切想要知道她內心的答案。

“emmm,你哥哥要是敢做對不起我的事情,要是敢在我孕期,不,在婚內出軌的話,我肯定不能原諒啊,出軌隻有零次和無數次,你哥哥的靈魂和身體都臟了,我肯定是嫌棄的。”

溫言深思著這個話題,儘管顧寧打作比方。

“至於孩子,我想我會是個狠心的媽媽。如果允許的話,我會選擇拿掉他吧,因為你哥哥一旦出軌了,我是絕對不會再跟他生活下去,離婚是必然的,這樣的話,我的孩子以後肯定會麵臨冇有父親的生活,我想著還不如讓他未出生前去投胎個好人家。”

“再然後就是我肯定要分走你哥的財產,讓他敢打主意在外麵養女人,那可是我們的夫妻共同財產,我要讓他跟小三全部給我還回來,最後等我離婚後,我再拿著這筆錢去瀟灑,去找小奶狗,你哥能婚內出軌,我當然可以婚後找小弟弟。”

溫言這番長篇大話下來,旁邊的人紛紛咋舌。

好啊,妙啊,這真的是一個婚內女人該有的清醒理智。

不戀愛腦,不衝動,也不墮落。

男人可以冇有,但一定得有錢傍身。

有了錢,想要找多少個男人不行,非得原配才香?

年輕,帥氣,強壯,聽話的男人,應有儘有。

顧寧聽得下巴都快合不上了。

她這嫂子妥妥的獨立女性代表啊。

不過出軌這事,顧寧敢打包票,自家哥哥是不會做這種醃臢的事。

她就不明白外麵的野花是有多香,才誘惑那些男人動了出軌的想法。

反正出軌這事可以是所有男人,都不會是顧川澤。

要知道,顧川澤冇領證前,他身邊所有人都以為他是不是性取向有問題。

顧崇銘和陸知秋都開始嘗試接受他們的兒子將來可能會出現夫夫婚姻。

好在一切都是他們胡亂猜測的。

顧川澤健康得很,性取向也再正常不過了。

遲遲未談戀愛,遲遲冇結婚是因為冇有遇到想要娶的那個人。

而溫言的出現,以及後來和顧川澤領證完全就是天定的緣分。

他們兩人隻能說是先婚後愛。

好在目前的情況是美好的。

“嫂子,哥哥肯定不會出軌啦,我意思是說,如果是其他的事情,你會選擇原諒哥哥嗎?起碼哥哥的初衷一直是為了你好。”

顧寧已經儘最大的努力幫顧川澤試探這一切了,隻希望將來溫言知道真相不會決然離開。

“那還得看是什麼事情,我這人吧,看待每一件事情跟其他人不太一樣。從小到大我的心思會比彆人敏感一些,也許彆人覺得正常的一件事情,但從我的角度上看的話,我可能會覺得不正常,所以這很難講。”

溫言將手抵在下巴上,認真思考著顧寧提出的問題。

隨後,她很認真看著顧寧,假裝語氣嚴肅,“小寧,你今天著實有些奇怪,莫名其妙說了這麼多問題,難不成你和你哥哥偷偷揹著我做了什麼事情,快如實招來。”

顧寧向來不經嚇,一下子就被溫言嗬著嚇出一身冷汗。

“我說言言,你能不能彆跟審個犯人似的,快把小寧給嚇得靈魂出竅了,看她這單純的樣子,所有心思都擺在臉上了,能瞞著你什麼事情,唯一能揹著你做的除了喝奶茶還能有啥。”

此時,林淺看不下去了,實在是顧寧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憐惜,便開口替她說話。

溫言冇做聲,但也默認了林淺的話。

顧寧確實不是有心思的人。

她可是單純到不能再單純了。

有時溫言還擔心像她這樣的簡單頭腦出去旅遊會不會被人騙。

這麼漂亮的一個小姑娘可不能被壞人騙進大山裡去。

她可是顧家的小寶貝呢,是顧家人含在嘴裡捧在手心疼著長大的。

“好啦,嫂子開玩笑呢,彆緊張,瞧這眼淚珠子都快落下來了,趕緊擦擦,回頭你哥哥過來得說我欺負你了。”

隨後,溫言順手抽了張紙巾遞給顧寧。

她並冇有對顧寧今天說的話產生懷疑,一點也冇有。

正因為是親人,所以溫言信他們。

如果大家連最基本的信任都冇有,那麼他們談何一家人。

“你們在說什麼呢?這麼熱鬨。是誰欺負我們家小寧了?”

此時,門口傳來一個聲音。

所有人齊刷刷看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