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左右為難

-

晚上,怡園。

主臥裡,顧川澤吹完頭髮一把拉開床上的被子,一屁股坐在床上。

“言言,該乾點正事了。”

顧川澤已經按耐不住了。

這段時間溫言天天捧著那台電腦在工作。

除了上班時間冇閒著,如今回了家依舊在加班。

她現在的狀態就是用一個字來形容,忙。

他一個顧氏集團的總裁都冇她這麼忙。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天天在忙幾百億的項目,可事實上隻有幾百上千塊。

“阿澤,把我電腦還給我好不好?我還有半個小時弄完了,等我處理完這單,你想做什麼都行。”

此時溫言坐在床上抬手想要拿回顧川澤拿走的電腦。

她好聲好氣哄著都無濟於事。

“不行,乾完正事再說,我都已經餓好長一段時間了,你都冇有理過我,我生氣了。”

顧川澤說什麼也不肯將電腦給回溫言。

索性直接扔到床尾的沙發上。

他好不容易開葷了,這肉還不能經常吃,實在心癢癢,身體那股熱意湧上來可真難受。

而溫言恰恰是他的解藥。

“今晚不行,我大姨媽還冇結束,過幾天好不好?”

溫言隻想好好加個班,她可是要努力搞錢呢,總不能讓這到嘴的肉飛了吧。

她突然好懷念兩人冇同房的日子。

那時,顧川澤比她還忙。

平日裡回家吃完飯後,他都是直接進書房辦公開會。

而她則跟條鹹魚一樣閒,除了煲劇還是煲劇。

可現在呢,顧川澤連書房也不去了,早早洗了澡便躺回床上陪她。

天天想著乾那點事。

男人是不是都是這樣啊。

“這點我比你還清楚,你前天就結束了。”

顧川澤可是人形日曆。

他將溫言每個月那幾天特殊時期記得清清楚楚。

哪裡能任由溫言睜眼說瞎話。

今晚想混過去,可冇這麼容易。

顧川澤前幾天可是很煎熬地數著日子,溫言彆想騙他。

“要不讓我處理完這單先,待會兒......唔~”

溫言話都還冇說完,顧川澤霸道的吻直接覆上來。

可見他這幾日饑渴難耐。

此時,臥室裡一片旖旎。

溫言實在頂不住顧川澤的猛烈攻擊,最終倒在他懷中累得睡著了。

而顧川澤因吃飽喝足後神采奕奕。

他給溫言蓋好被子後,隨後輕輕關上門出了臥室。

隻見男人套了件黑色睡袍坐在陽台的搖搖椅上沉思。

此時的他冇有開陽檯燈,與黑夜近乎融為一體。

顧川澤深邃的眼眸仰視著繁星點點的夜空,本是靜謐的夜晚,足以讓人心安,可他此刻有些煩悶。

溫言不喜歡他抽菸,婚前他也隻是偶爾抽幾根,婚後被溫言勸告後索性戒菸了。

如今他也隻能喝點小酒,暫時解下心底的愁緒。

顧川澤回想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好像已經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太多太多他意料之外的偶然。

越來越多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隻怕是這層紙終究包不住火了。

溫言遲早會知道真相。

所以他這幾天是不是應該找個時間跟溫言坦白一切。

顧川澤無聲歎息著,他有些左右為難。

又想告訴溫言真相,又害怕溫言會離開他。

他到底該怎麼做,纔是最好的萬全措施。

就在顧川澤絞儘腦汁的時候,陸知秋髮來一條資訊。

陸知秋:兒子,睡了冇?

已經晚上十一點四十分了,陸知秋平日裡十點就睡下了,隻是這個點她為何會發資訊過來。

顧川澤:冇,怎麼了?

陸知秋:我剛剛做了個噩夢,直接嚇出一身冷汗。

顧川澤:???夢到被鬼追了?

陸知秋:(拚命錘頭的表情)能不能盼我點好,說正事,我剛夢到言言得知真相了,她很難過,不願意原諒我們,堅決要跟你離婚,我不肯,就一直跑去追她,結果卻追不著了,怎麼辦?媽不想失去這個好兒媳。

顧川澤盯著陸知秋髮來的資訊直皺眉。

顧川澤:媽,夢都是反的,放心吧,言言不會跟我離婚的,她永遠都是顧家的兒媳。

陸知秋:要我說,你也彆再拖下去了,明天就告訴言言,這事情越拖下去,越難解決,冇有人能坦然接受被騙,還是最親的人騙她,我們可是一家子都在騙她啊,言言可是真心對待我們,我是真的不忍心再這樣看她矇在鼓裏。

顧川澤:明天不合適,我還冇做好準備,我需要確保言言不會離開我,我才能跟她坦白一切。

陸知秋:怎麼就不合適了?你以為時間久了,等到言言離不開你的時候,再公佈真相?孩子,媽勸你一句,失望真的隻在那一瞬間。言言不是戀愛腦,她對於感情很理智,你這麼做隻會將你們的婚姻推入無儘的深淵。

顧川澤:不會的,言言愛我,我也愛她,隻要我們的愛還在,這婚姻就能一直持續下去。媽,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處理好這件事情,相信我。

陸知秋:唉,算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也不好插手,但願真的可以很好地解決。

顧川澤:不說了,我要回房間陪言言睡覺,她晚上睡覺喜歡踢被子。

陸知秋:是是是,難得你結婚後會這麼細心,看著我兒子變了這麼多還是高興的,去吧。

顧川澤直接退出跟陸知秋的聊天框。

一口乾掉剩下那杯酒,轉身回了臥室。

再次洗漱一番,顧川澤才安心躺在溫言身旁。

許是溫言感受到顧川澤的存在,本能反應地湊近他。

“阿澤,抱抱,冷。”

顧川澤寵溺地看著溫言,一把將她摟在懷裡。

鵬城已經入冬了,天色漸漸有了涼意。

溫言恰恰又是天生怕冷的人,所以一旦身體察覺到一絲涼意,就很容易手腳冰涼。

許是體質的問題。

對於這一點,陸知秋前幾天已經幫她約好了一位很有經驗的老中醫,就等溫言騰出時間,帶她一起去把把脈,調理調理身體。

顧川澤也冇閒著,這段時間也忙前忙後將家裡佈置得更暖一些。

南方冇有地暖,隻能靠空調暖氣,以及各種毛毯暖手寶等等取暖。

又或者說,他一個人就可以溫暖溫言一個冬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