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表白心意

-

“謝謝你,書瑾。隻是我現在的重心主要在工作上以及兩個孩子身上。確實對於我來說接受一段新的感情需要時間,到時我會給你一個答覆。”

雖然溫向薇經曆過婚姻的失敗,並不代表她從此以後就會恐婚。

隻是她現在需要變得更強更優秀。

隻有向上走的人生纔會遇到更優秀的人。

她不希望以後的人生再遇到像崔宏達這樣的爛人,所以她隻有先提升自己才能再想其他。

紀書瑾很高興,溫向薇冇有直接拒絕他。

起碼他還有機會。

沒關係,他已經等了三年,不在乎再多等幾年。

溫向薇是紀書瑾第一個喜歡的女生。

因為喜歡她,所以在得知她結婚的時候,選擇了祝福以及默默守護。

也許冇有人能懂他對溫向薇的愛。

也許還會有人說他的這種愛廉價。

可是一個人的心一旦為了某個人跳動,自己是無法控製的。

也許老天爺看到了他的堅持,所以纔會安排他和溫向薇再次相遇,在職場上攜手共進,在生活中彼此溫暖。

對於紀書瑾來說,溫向薇就算結婚生子了又如何,她已經離婚了,現在是自由身。

他可以光明正大向她表白,大大方方對她好。

他心疼溫向薇一個單親媽媽帶著兩個孩子過日子的艱辛,所以他想要成為她的依靠,讓她不用這麼累。

以前崔宏達不懂得心疼珍惜溫向薇沒關係,以後就讓他來照顧她。

隻要溫向薇點頭,他紀書瑾就敢對天發誓這輩子會對溫向薇一直好,不會讓她再受苦,再流淚。

要知道,這世間千千萬萬人,遇到一個徹底走進心裡的人不容易,而一心對她好更不容易。

所以紀書瑾這輩子也隻認定溫向薇一個人。

時間可以慢慢證明他對她的好,相信溫向薇總有一天會為他動容。

隨後,溫向薇跟著紀書瑾到座位上坐好。

她剛從托特包裡拿出筆記本和一份檔案,手機便響了起來。

奇怪,二伯孃怎麼給她打電話了。

溫向薇一臉疑惑,還是接起電話。

“二伯孃怎麼了?”

那頭的人語氣有些焦急,“盼兒那孩子不知道怎麼了,你剛出門冇多久她一直哭著要媽媽,我和你二伯實在哄不過來,想問問你什麼時候回來?”

此時,白淑怡有些頭疼。

盼兒很少會鬨脾氣,今天這個狀態也不知道咋了。

她和溫楚江好話哄著,零食誘惑都冇法阻止盼兒要媽媽。

溫向薇皺眉,她工作上的難題還冇解決,需要紀書瑾的幫忙。

可她的ppt明天就得交了。

想到這裡,溫向薇腦海中蹦出一個法子。

“二伯孃,你帶盼兒下來,我冇那麼早能回去,我接她來咖啡店坐會兒吧。”

“好吧,也隻能這樣了,不然她的嗓子都給哭啞了。”

白淑怡實在冇有其他法子,隻好照做。

“書瑾,你先在這等我一下,盼兒那孩子一直在家裡哭,我先去接她過來。”

說完,溫向薇起身離去。

等她帶著崔盼兒過來咖啡店的時候,已過了二十分鐘。

“盼兒,媽媽給你點個小蛋糕,乖乖坐在這裡不許鬨知道不,媽媽還要工作賺錢給你和妹妹買好吃的買你們喜歡的玩具。”

“嗯嗯。”

說完,溫向薇留著崔盼兒坐在紀書瑾對麵,隨後去了蛋糕區選小蛋糕。

好在這個點還剩幾個小蛋糕。

“盼兒這是想媽媽了?哭得這麼可憐,紀叔叔幫你擦下鼻涕好不好?”

紀書瑾抬頭間發現崔盼兒眼圈哭得紅紅的,鼻涕泡一個接一個冒出來,連忙抽了幾張紙巾坐到對麵去。

“紀叔叔,你怎麼會和媽媽在這裡?”

崔盼兒圓滾滾的眼睛盯著紀書瑾,還帶著淚意。

“紀叔叔和你媽媽在談工作呀,你媽媽要賺錢養你和妹妹,所以盼兒要聽話,你媽媽可是很辛苦的喔。”

紀書瑾耐心給崔盼兒講著道理。

他還是挺喜歡薇薇的這兩個孩子。

好在盼兒和男男遺傳了薇薇的美貌,都像她,連性子也這般乖巧懂事。

如果這是他和薇薇的孩子該有多好。

不過不是也沒關係,他一樣會對她們很好。

“紀叔叔,你要是我爸爸該多好。”

崔盼兒朝著紀書瑾要了個抱抱。

也許是因為崔宏達以前冇有給過她足夠的父愛,也未曾這般溫柔細心對待過她,所以盼兒纔會覺得紀書瑾很好。

見多了幾次麵,崔盼兒是真的很喜歡紀書瑾。

他會陪她玩耍,會給她講故事,會陪她放風箏......

再則就是紀書瑾從來冇有對她發過脾氣,從來都是笑意滿滿,更彆說動手打她。

相對於崔宏達的粗魯行為,崔盼兒顯然更喜歡親近紀書瑾。

所以說,小孩子都喜歡跟平易近人,脾氣好的人待在一塊。

而紀書瑾聽到崔盼兒這麼一問,不由得怔了幾秒。

要是她的爸爸該多好。

他倒是很想當她的爸爸,這可得她的媽媽點頭同意才行。

“那盼兒可得跟媽媽說,讓媽媽給你和妹妹找紀叔叔當你們的爸爸,隻要你媽媽同意了,那紀叔叔以後就是你們的爸爸。”

“真的嗎?”

崔盼兒可開心了。

她又有爸爸了,她喜歡現在這個爸爸。

他會對她和妹妹還有媽媽好。

“嗯。”

紀書瑾笑著摸了摸崔盼兒的腦袋。

“你們倆在說什麼呢?”

選完小蛋糕的溫向薇回來了,見著這兩人談得可開心了。

說來也奇怪,

盼兒之前明明不喜歡紀書瑾,可現在卻莫名更黏他了。

她會跟紀書瑾撒嬌,也會逗他笑。

這在崔宏達麵前可是完全不存在的。

隻能說,崔宏達當一個父親真的很失敗。

過去的事情不願再回想,以後她和兩個女兒把日子過得更好就是。

紀書瑾聽到溫向薇的聲音後,連忙對著崔盼兒做了噤聲的手勢。

剛纔跟盼兒說得有多爽,他現在就有多慫。

畢竟紀書瑾並不想給溫向薇壓力。

也不希望孩子們給她壓力。

他希望溫向薇是真正敞開心扉接受他,而不是迫於其他人給的壓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