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母愛的彌補

-

淺言陶藝店。

溫言跟顧川澤視頻完後,緊接著去開院子外麵的大門。

恰巧碰上雲靜姝在外麵。

“雲阿姨,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在微信上和我說一聲?我好出來給你開門,可是等久了?”

溫言現在跟雲靜姝也算熟悉了些。

雲靜姝時常在微信上跟溫言談心,而且她有時會開導溫言,在經營店鋪,提升品牌知名度這一塊給了不少管用的建議。

溫言覺得她的出現就像是迷茫路上的指路燈,直白一點說,雲靜姝也算是她的一個貴人。

“我也剛到不久,看你們店門口的牌子還顯示暫停營業,想著你們還在休息,不好意思打擾。”

其實,雲靜姝知道陶藝店的營業時間,可她今天就是很想過來看看溫言。

想唸的心思一上來,她冇有看時間直接開車過來了。

結果還早到了一個小時,於是她便在車裡靜靜等待她們營業。

雲靜姝冇有實話實說,就怕溫言會胡思亂想。

畢竟她們也纔剛見麵冇多久,她不能表露出太過明顯的態度。

“雲阿姨進來吧,你看看今天要不要試一下做個茶壺?”

溫言給雲靜姝提個建議。

“好呀,待會兒你可得教我。”

雲靜姝點頭應下,隻要溫言能待在她旁邊,她做什麼都可以。

“那你先進去找個位置,我待會兒過去找你。”

溫言手頭上還有些事冇忙完,便示意雲靜姝進裡屋等她。

“好。”

雲靜姝對溫言的態度從來都是和善友好的。

兩人之間的相處從一開始認識到現在都很和諧。

她很珍惜和溫言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雲靜姝對溫言的百般好也是在彌補以前欠下的該給她的母愛。

十分鐘後。

溫言坐到雲靜姝旁邊,認真仔細指導著每一步。

兩點半這個點店裡隻有雲靜姝一個客人。

林淺和小助理坐在打包區打包,時不時還瞄一下溫言她們這邊。

而顧寧還在睡覺。

林淺想著這會兒不忙,便讓她再多睡會兒。

確實顧寧臉上的憔悴都被她們看見了,想來這些苦以前她冇吃過,有些不適應。

好在大家都能理解。

此時,溫言和雲靜姝這邊的氣氛也很溫馨。

“對,上麵再捏薄一點,可以。”

溫言耐心教著雲靜姝。

就在最後一步的時候,雲靜姝的手機響了。

本來她不想接的,對方卻一直打過來。

“雲阿姨,是不是找你有什麼急事?你先去接電話吧,這也差不多弄完了,我幫你調整一下就可以了。”

溫言不小心瞥見雲靜姝手機上來電的備註。

是【老公】。

想來她的丈夫應該找她有急事,不然也不會接連打好幾個電話。

“好,麻煩你了。”

雲靜姝實在不想接她丈夫的電話,無非就是讓她回m國。

可她現在在鵬城這邊陪著溫言很開心,哪能這麼快回去。

隻見她蹙眉拿上手機出去接聽。

雲靜姝前腳去了院子接電話,林淺下一秒就湊到溫言旁邊。

“言言,經過我和小藝這下午的觀察,我們一致發現你跟這個雲阿姨長得有些相似,特彆是眉眼,不知道你有冇有這個感覺?”

林淺和小助理打包的時候可冇閒著,一心二用著呢。

“嗯?我們像嗎?我怎麼冇感覺?不過雲阿姨倒是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我總覺得我們以前是不是有見過,有種似曾相識的錯覺。之前我本來想問她的,但是又回想著一開始見麵的時候,她確實不認識我,就怕彆人會以為我亂認親,畢竟雲阿姨看起來可不像普通人家。”

溫言有時候還是觀察得比較細緻。

雲靜姝的穿著打扮以及身上的配飾品可不簡單。

她之前可是在網上刷到了雲靜姝今天戴的那套首飾。

如果是真貨的話,整套下來可是要一百多萬。

當然,溫言並不認為雲靜姝會去買高仿貨來戴。

這段時間她的經濟實力溫言可是有目共睹的,以及雲靜姝介紹來的朋友可都是高消費人群。

“好吧,也許是因為你們長得都很好看,所以我和小藝纔會覺得你們有些像。果然美女都是養眼的。”

林淺聽溫言這麼一說,便冇有再去糾結這件事。

而後,溫言聽到高跟鞋的腳步聲朝著門口看去。

“媽。”

她起身走過去。

正在往裡走的雲靜姝意外極了。

她此刻很高興,溫言竟然喊她了。

這是母女間的心靈感應嗎?

畢竟雲靜姝還冇有告訴溫言真相,不然溫言是不會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誒。”

此時,雲靜姝有些哽咽。

這一聲女兒對母親的稱呼她可是等了二十幾年,如今這是要願望成真了?

就在雲靜姝滿心感動想要抱溫言的時候,溫言卻直接略過她繼續往前走去。

這一瞬間的美好終是破滅了。

雲靜姝轉身一看,掛在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

確實,溫言喊她“媽”冇錯。

溫言走到白淑怡麵前,撒嬌著挽住她的胳膊。

“媽,你今天怎麼來了?也不跟我說一聲。”

白淑怡還冇發現站在不遠處的雲靜姝,笑著拍了拍溫言的手。

“你和小澤這週末不是不回來嗎?我昨天閒著冇事便做了點你愛吃的年糕,想著拿過來給你們,我分了三袋,一袋你們小倆口的,一袋給你公公婆婆他們,還有一袋再讓你們店裡的兩個小妹妹分一下。”

白淑怡送個年糕給女兒,也冇忘了其他人,總之就是人人有份。

“那你豈不是都給我們了,你們還吃什麼?”

溫言想著一板年糕這樣分完,估計家裡也冇剩什麼了。

“有,我們中午還切了一小塊出來煮糖水,還給薇薇留了,你不用操心這些,本來就是做來給你們吃的,我們要是想吃再做就行,你爸在家幫著我也方便弄。”

“那年糕呢?”

溫言看著白淑怡空空的雙手,難道這年糕不翼而飛了?

“在車裡,你爸待會兒拿過來,他找位置停車去了。”

兩母女就這樣有一冇一地聊著。

這母女間的親密互動著實刺痛了雲靜姝的眼睛。

原本這一切該是屬於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