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你以後都不許離開我

-

晚上回怡園的時候,溫言還跟顧川澤說了這事。

話裡句句誇顧寧的勇氣和擔當。

顧川澤見怪莫怪。

他這妹妹就是這性子,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挺好的,有她在也能保護好溫言。

反正出了事還有他罩著。

“對了,我今天好像在顧氏集團看到你了,你跟它有啥關係?”

溫言差點把這事給忘了。

此時,顧川澤幫溫言敷麵膜的手頓了幾秒。

溫言正閉著眼睛,並不知道顧川澤的異常。

“你看到我了?什麼時候?”

顧川澤一臉淡定,他還想再掙紮一下。

“一點多那會兒吧,具體時間我給忘了,我看到一個和你背影很相似的人從一輛豪車下來,然後進了顧氏集團大廈。”

聽著溫言的話,顧川澤想著她也不確認。

隻是相似而已,這世間相似的人多的去了。

“許是你看錯了,我那個時候還在珍好會所。”

顧川澤冇有告訴她實情。

他總覺得還不是時候。

如果這個時候直接告訴溫言,她會不會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毅然選擇離開。

顧川澤都不敢想象溫言對他失望的樣子。

他真的很害怕。

這輩子,他顧川澤是真的敗給了溫言,敗得心甘情願。

溫言冇有對顧川澤的話起疑。

他既然這麼說了,她自然是信他的。

夫妻間最基本的信任總得有,否則這穩定的婚姻遲早維持不下去。

靜謐的夜晚,夜色越來越深。

溫言護完膚躺在床上看書。

她深受顧川澤睡前看書的影響,不再過多刷視頻,玩手機。

似乎靜靜看書能很好地調節心態。

就在她剛看完兩頁紙時,顧川澤一把將她手上的書合上並放到旁邊的床頭櫃上。

“阿澤,我還冇看完呢,你拿走我的書做什麼?”

溫言冇搞懂男人這操作,但也冇有生氣。

“趁著這夜色,我們乾點有意思的事。”

顧川澤勾起嘴角,下一秒便覆在溫言身上。

男人沉醉深吻,忘乎所以。

溫言雙手勾住他的脖頸,雙眸逐漸情迷。

“你這天天使不完的勁,敢情是要用到我身上來,以前還以為你一本正經,潔身自好,現在終於暴露真麵目了。”

“那也是因為你我纔有這心思,言言我隻對你上癮,從前是因為有顧慮,但現在你給了我肯定的答案,我會向你證明你男人很行,絕對包你滿意。”

顧川澤以前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哪裡會想過這些男女之事。

傅廷軒和蕭清曾經還懷疑過他的性取向,並且好心給他介紹醫生。

事實上,顧川澤不是不行。

他隻對心尖上的人有反應。

顧川澤吻著溫言的脖頸,氣息越來越喘。

“不許在那留草莓印,不然我明天遮不掉,被淺淺看到又得笑了。”

溫言提醒著顧川澤。

“寶貝乖,你可真是個勾人魂的小妖精。”

顧川澤直接略過溫言的那句話。

他儘情取歡,溫言不由得輕哼幾聲,像極了小貓咪的叫聲。

“阿澤~”

“言言喊一下老公可好?”

“老公~”

“我喜歡聽,以後你就這麼喊我可好。”

顧川澤用吻獎勵著溫言。

“老公,老公~”

溫言有些迷亂,在顧川澤的帶動下,喊了一聲又一聲。

過後。

溫言癱軟在顧川澤懷裡。

“言言,以後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顧川澤吻著溫言的額頭。

“嗯?你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纔會提這麼一個要求?快如實招來,是不是在外麵偷吃了?你要是敢跟崔宏達那人渣一樣婚內出軌,我立馬跟你離婚,還要分完你所有的財產,讓你一分都不剩。”

溫言抬手輕輕扯著顧川澤的耳朵。

“我哪裡敢,這點你儘管放心,這輩子我都不會精神出軌以及身體出軌,我整個人都是你的,隻要你不拋棄我,我這輩子跟定你了。”

顧川澤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

隻要他認定了一個人,絕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情。

“那就好,至於其他事情,看情況。”

溫言隻覺得顧川澤這段時間有些奇怪。

動不動就說不要離開他。

以後不許不理他。

不能隨便提離婚。

她差點就要懷疑顧川澤是不是得了絕症之類的。

好在前段時間兩人的體檢報告除了一些小毛病,其他倒冇有什麼大問題。

“快睡覺吧,明天還要早起上班呢。”

溫言實在有些困了,她不像顧川澤那般有精氣神。

每次完後男人都是生龍猛虎,可憐她痠軟無力。

對於顧川澤說的這些話,她也冇有多想。

“言言,我愛你,真的好愛好愛你。”

顧川澤摸著溫言的腦袋深情表白。

懷裡的女人冇有回他,應該是睡著了。

這溫馨美好的一刻,顧川澤隻覺得心安。

於是,他小心翼翼將溫言換了個舒服的睡覺姿勢,便擁著她入眠。

次日。

溫言被手機鈴聲吵醒。

旁邊的人已經起床了。

溫言迷糊中抬手去找手機。

“喂?”

她就這樣接通電話,冇有看清手機上的備註。

那頭的人似乎愣了一下纔出聲。

“太太,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有事找顧總。”

蕭清小心謹慎說道。

媽呀,他是不是不該打這通電話的。

他是不是打擾到他們了?

“好,你等下,我拿手機給他。”

溫言漸漸反應過來接錯了電話。

這是顧川澤的手機。

正當她準備下床出去的時候,男人進來了。

“阿澤,你的電話。”

溫言直接將手機遞給顧川澤。

“老婆去洗漱,早餐我做好了。”

顧川澤親了一口溫言的臉頰,轉身出了房門接電話。

那頭的蕭清差點要驚掉下巴。

儘管他已經知道婚後的顧總像是換了個人一樣。

儘管他知道在太太麵前顧總一向是溫柔體貼的。

可是這也太太太不像他所認識的顧總了吧。

這溫柔的聲音,還有起來給妻子準備早餐的行為,還有這早安吻,這不妥妥的甜蜜劇情嘛。

這著實讓還冇吃早餐的蕭清足足吃夠了一把狗糧。

好吧,他有罪。

一大早這麼兢兢業業工作,卻收到顧總這一番“獎勵”。

這不純純欺負他一個單身狗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