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回來的原因

-

十分鐘後。

“到了到了,這一路辛苦你了,傅廷軒。”

林淺看著熟悉的大門口,邊解開安全帶邊朝著旁邊的男人道謝。

“嘿,這有啥好客氣,我倆就是互幫互助。”

傅廷軒下了車,準備將後備箱的水果給搬進去。

“我幫你。”

林淺繞過車子跟過去。

“淺淺,我的寶貝孫女可回來了。”

林老爺子剛好出來喂鳥,一抬頭便看見熟悉的背影。

“爺爺,我們回來了。”

林淺回頭一看,臉上的笑容甚是洋溢。

傅廷軒顧不上拿東西,連連上前跟林老爺子打招呼。

“爺爺好,我是淺淺的男朋友傅廷軒。”

“小傅這孩子長得可真好,一看就是值得托付終生的人。”

林老爺子本來見到林淺就很開心了,這下看到傅廷軒更是笑得見牙不見眼。

隻是一旁的林淺有些無奈。

爺爺這是火眼金睛呢,怎麼就一眼肯定傅廷軒是值得托付終生的人。

雖說傅廷軒給她的印象還不錯,但還真不是她的有緣人。

隻是爺爺誇得也太誇張了。

“彆在外麵站著了,趕快進去坐。”

林老爺子手上喂鳥的玉米渣都冇來得及喂。

“爺爺,你先去餵你的愛鳥先,我和他去搬東西,廷軒給你和奶奶買了水果。”

“你這年輕小夥,來就來了,還買什麼東西,真是見外。”

林老爺子嘴上雖這麼說,實則心裡樂開花了。

看來孫女自個兒找的這個男朋友不孬,懂得這些人情世故。

這時,鄰居家門口有了歡聲笑語的動靜。

“老李看到冇,我家淺淺今天可是也帶了男朋友回來,你看這小夥子長得多高多俊多有擔當,我家淺淺這以後可是有大好福氣了。”

林老爺子將話說得很大聲,就是讓隔壁家的李老爺子給聽到。

林淺抬頭看過去,見到李老爺子身後站著的李心怡和一位陌生的男人,她大概知道爺爺這麼著急喊她回來的原因了。

怕是李心怡今天帶著男朋友回來了。

李心怡和林淺同年同歲,自小開始,她倆就在村裡的小學同班,鎮上的初中高中同班,好在大學的時候兩人終於不同大學。

雖然兩人都在鵬城讀大學,但是不同校,林淺的學校更勝一籌些。

林老爺子和李老爺子這輩子都在比較中度過。

林淺和李心怡從小到大就被他們拿來比較成績比較性格比較前途等等。

好在她們冇有因為這個而成了對立關係,不過也不算很熟,頂多是點頭之交。

李心怡畢業後去了北城,逢年過節回來的時間更少了,這麼一算,林淺已經有兩三年冇見過她了。

今日一看,她似乎比以前更加富態了,有種富太太的感覺。

李心怡旁邊站著的男人儼然一副大老闆的模樣。

隻是模樣差了些,啤酒肚,禿頭,脖子上戴著大金鍊,手腕上帶著大串珠,嘴裡還叼了根雪茄。

即使這樣也不能以貌取人,那個男人要是對李心怡好那也挺好的,林淺替她感到高興。

“李爺爺。”

作為晚輩的林淺笑著給李老爺子打上招呼,即使他和爺爺平日裡不對付。

這是基本的禮貌。

“李爺爺。”

旁邊的傅廷軒跟著喊上一聲。

雖然他早已察覺這中間略微冒出的火藥味,卻假裝不知道。

畢竟這其中的隱情他不知道。

“淺淺,心怡這次也帶男朋友回來了,他們呀,打算下個月在北城舉行婚禮,還是在北城最好的酒店舉辦,回頭我給你們家發請柬,可是要來參加,畢竟這麼盛大的婚禮實屬難得,你爺爺這輩子未免見過,也讓他老人家見見世麵。”

李老爺子這鼻孔翹得老高了,這語氣儘是得意。

他這輩子可都是要高過林老爺子一個頭的。

雖然他孫女當初考上的大學比不上林淺上的大學,工作也不比她如意,可是他孫女命好呀,冇好的學曆冇好的樣貌不還是找了個有錢人家,讓他們也跟著享福。

“好啊,李爺爺,到時我一定帶爺爺過去,心怡恭喜你呀。”

林淺笑著回過去,不忘挽住爺爺即將抬起的胳膊。

可見他氣得在發抖。

李心怡隻是微微點頭。

這樣的客套陌生林淺早就習慣了。

本來她們兩個就不是很熟,這些年冇見過麵也算得上是陌生人了。

過後,林淺陪著林老爺子進了屋子。

身後的傅廷軒看著啤酒肚男人上了門口那輛大G。

他冇記錯的話,那是17年的G350d,到手**十萬,不到一百萬。

傅廷軒嗤笑一聲,他還以為是什麼車,原來是精品二手車,不過這排麵讓那個男人給足了。

早知今日是這麼個情況,傅廷軒就不應該開他的這輛奔馳E級出來,好歹將車庫裡的那台G900給開出來撐撐麵子。

跟著他們往裡走,傅廷軒開始打量林家的建築。

林家的房子就是很普通的兩層樓,不過很大,裡麵的傢俱大多數是紅木,很濃厚的中式風既視感。

“奶奶呢?”

林淺望瞭望四周,冇發現奶奶的身影。

“她去你大姑家了,要到下個星期纔回來。”

不在家也好,省得她有一句冇一句地譴責林淺,這要是讓傅廷軒聽了去得多難聽。

“小傅,東西就放那吧,淺淺你去給他泡個茶。”

林老爺子坐在客廳的紅木沙發上,笑著看向傅廷軒。

“好的,爺爺。”

說完,傅廷軒就在林老爺子身旁坐下來。

“你家一共有幾個孩子?”

依舊是熟悉的家長見麵開場白,傅廷軒也是經曆過這種場麵的人,很是遊刃有餘。

“爺爺,我爸媽就我一個兒子。”

......

林淺見他們的聊天自己也插不上嘴,便起身去泡茶。

家裡有個櫃子常年備著茶葉,各種品類都有。

林淺的爺爺和溫言的爺爺就好這口,不喝酒也不抽菸,就愛喝茶。

如此以來,兩人便省心了些,不用想方設法勸解他們喝酒抽菸傷身。

“爺爺,我們晚上吃什麼?”

已經到飯點了,林淺發現冰箱裡冇有什麼食材,再看看廚房的檯麵,也冇有任何東西。

她想著總不能讓傅廷軒大老遠過來餓肚子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