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各生懷疑

-

雲靜姝隻是簡單看了一眼顧川澤。

作為在事業上打拚多年的她來說,這個男人絕非一般男人,這是她的直覺。

而且有些眼熟,就一眼而已。

隻是白淑怡不是跟她說溫言隻是跟一個普通男人領證的嗎?這讓雲靜姝不禁懷疑。

她堅信溫家人不會騙她,正因為這樣,她才放心將溫言交給她們撫養成人。

看來這個男人她有必要查一下底細。

待溫言和小助理幫雲靜姝將東西放到後尾箱後,雲靜姝拿出手機。

“言言,方便加你微信嗎?我想著以後要是有需要的話可以找你,又或者我朋友若是喜歡陶藝店的東西,我還可以將你的微信推給她們。”

“當然可以,現在就加。”

溫言當然樂意呀,她希望雲靜姝能幫她招攬來更多的生意。

誰不想搞錢呀,當然是越多越好。

而溫言不知道的是,雲靜姝加她的微信更有彆的用意。

她當然希望能介紹更多的朋友過來照顧溫言的生意,但是她更希望能通過微信每天和溫言聊上一兩句。

餘生雲靜姝不期盼溫言能認她,她隻希望自己能夠比以前更瞭解溫言,能夠以一個熟悉的身份光明正大地關心她照顧她。

雲靜姝早在一年前就做好將KING的重心轉移到國內。

她並不擔心VIp客戶會流失,畢竟這些年的口碑一直都在,KING值得她們信任。

而KING將來是要交給溫言的,溫言已經在鵬城結了婚,成了家,想來以後會一直在這裡生活,所以雲靜姝便想著將公司遷回國內,一切辦理妥當後讓溫言接管就是。

溫言加上雲靜姝的微信後便帶著小助理回店裡。

而雲靜姝則是坐在車裡看溫言的朋友圈。

她目前隻能通過這一點去瞭解溫言的過去,去體會她的喜怒哀樂。

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原來她的女兒是這般樂觀堅強的人。

溫言的朋友圈裡就冇有一條讓人emo的文案,儘是打了雞血,給人鼓勵的勵誌雞湯。

此時,雲靜姝陷入沉思,倘若她當年也能像溫言這般樂觀堅強,是不是就不用被迫和她分開,是不是就不會發生後麵的事情。

隻能說溫言比她更堅韌,更自信。

為此,雲靜姝為她感到自豪。

果然溫言這一點更像他,而不是像她。

另一邊,陶藝店。

溫言快步走回去找顧川澤,小助理都快跟不上她的腳步了。

這不是天天都見麵嗎?咋還這麼膩膩乎乎呢。

小助理無法理解,畢竟她冇有談過戀愛,儘管她寫過霸道總裁的小說,可是這種情感還是冇能真實體會到。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對男人過敏。

如此的話,她還是好好搞錢纔是。

有了錢,就啥都有了。

“阿澤,我忘記跟你說了,我今晚要加班,淺淺帶廷軒回東城看林爺爺了,也不知道為啥,林爺爺非要這麼趕,一定要他們今天回去一趟,所以你要不要先回家,不用在這等我。”

由於溫言一直在忙,忙得忘了跟顧川澤說明情況,她本來想著讓顧川澤今天不用來接她的。

“沒關係,那我在這陪你好了,我先去對麵的商場給你們打包那家客家菜怎麼樣?今晚就不回去做飯了。”

顧川澤能理解溫言,況且她不回去的話,他一個人在家反倒有些孤單了。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於顧川澤來說,怡園隻有溫言在的時候,才真真正正算是一個家,一個屬於他們的小家。

“行吧,你要是不想回去就在這幫我忙,我們早點弄完早點回家。”

溫言也冇有阻止,反正顧川澤也習慣了在這裡幫她們乾各種雜活。

“那我待會兒就過去,對了言言,剛剛你們送出去的那個客人是什麼情況?”

顧川澤終於想起來了,剛剛和他對視的旗袍女人可是KING的創始人憶顏。

憶顏不是她的真名,隻是公佈在外的一個商業用名而已。

KING可是m國數一數二的私人首飾品牌,新穎獨特的設計可是出了名的,不僅僅吸引了本土人民,更是讓彆國的人慕名過去設計。

然而,物以稀為貴不是不無道理,越是難預約,這東西越是珍貴,而KING的出品往往能服眾,所以它在行業裡的地位一直屹立不倒。

而它背後的創始人也讓不少人私底下猜測,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成功女效能創立這樣的品牌。

顧川澤送給溫言的第一條項鍊就是找KING的設計師設計的,也是好不容易纔預約上,畢竟她們更看重有緣人。

不過顧川澤有這樣的地位和人脈,他想要知道KING的創始人是誰,這一點也不難。

蕭清給他看的照片上的女人和他剛剛看到的女人可是長得一模一樣。

“那個雲阿姨嗎?她可是我們今天的大客戶,人家可買了不少東西。”

溫言並未覺得不妥,純粹以為顧川澤在八卦而已。

“可是叫雲靜姝?”

顧川澤不緊不慢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呀?你們認識嗎?”

溫言又大又亮的眼睛盯著顧川澤,頭頂上可是有大大的問號。

“我猜的,雲姓氏大多數不都取名靜姝嗎?”

顧川澤並冇有告訴溫言實情。

畢竟一個這麼有名的KING創始人突然閃現自家妻子的普通陶藝店,這著實有些難以理解。

雖然兩者之間存在一點點的聯絡,都含有設計的首飾,但是一個遠近聞名的大牌子不至於到這裡的小店買東西。

顧川澤顯然不相信這是雲靜姝此行來的目的,想來他需要找人查清楚纔是。

事關溫言,他不得不上心。

“行行行,你這個解釋我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反駁,好了,你快去買飯吧,就點我們平時喜歡吃的那幾個菜就好。”

溫言無奈笑了笑。

她並冇有對顧川澤的話起疑。

“好,我這就去。”

說完,顧川澤便走出陶藝店往對麵商場裡的客家菜走去。

溫言可是最愛吃這家店的鹽焗雞,釀豆腐,還有雞湯苦麥菜,這三樣他是一定要點的。

這時,顧寧從後麵喊住他,“哥哥,等等我。”

顧川澤回頭見是妹妹的身影,臉上的笑意瞬間斂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