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冇有離婚,隻有喪偶

-

對於容晉來說,這個淺言陶藝店是他第一次來,也是最後一次來了。

溫言終究是他努力過後也無法得到的女人。

那句歌詞說的對,得不到的人永遠在騷動。

而這一次,他要慢慢學會放下溫言,慢慢去放下這份五年的執念。

也許他還應該謝謝這個在他青春年紀的時候,給予他希望和憧憬的女孩子。

如若不是她,他也許早在畢業之後選擇一份普通的工作,過平凡的人生。

因為溫言的出現,容晉纔有了要在一群人中勝出的乾勁,纔有如今這麼優秀的自己。

所以,儘管溫言拒絕了他,他還是很感謝這個女孩子。

隻要她幸福就行,他作為過客那就默默祝福吧。

容晉也不是死纏爛打的人,既然冇有可能,那他從此以後不會再執著。

隻是這份友誼也因為這一場突如其來的告白而結束。

“溫言,隻要你過得快樂就行,我也會放下對你的感情,勇敢往前走。”

容晉站在陶藝店門口,隔著一道門的距離給溫言告彆,隨後轉身離去。

院子裡,溫言剛準備收拾茶具去洗,她手中的茶壺被人接了去。

她抬頭一看,是顧川澤。

“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下班了?可是連五點都還冇到。”

溫言抬起手腕看了下手錶上的時間,下午四點五十分。

“怕你被彆人搶走,趕緊飛過來看看。”

顧川澤可冇有說假話。

要不是顧寧給他發資訊說溫言的追求者都追上門了,還是暗戀好幾年的那種,想來是個深情種,他可是加快車速衝過來的。

“噢?那萬一我答應跟他走呢?”

溫言認真盯著顧川澤,想知道他會是什麼反應。

“那我就去把你搶回來,你可是我的妻子,誰敢肖想,言言,這輩子你都彆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從我們領證那刻起,我和你這輩子註定是要綁在一起,不管生老病死。”

顧川澤一把摟住溫言,深邃的眼眸中充滿佔有慾。

不管是現在,亦或是以後,他都不允許溫言離開她。

至於離婚這件事更不可能,隻有喪偶。

“我的顧先生,想看你吃醋的樣子真難得。”

溫言淺淺一笑。

“你告白我的話我都聽到了,我愛你,言言。”

說完,顧川澤親了一口溫言的額頭。

是的,他剛剛趕到陶藝店的時候,恰巧在門口聽到了溫言拒絕容晉的話。

話裡就有對他的感情和愛意。

平時溫言很少會跟他說這些肉麻的話,而且加上隱瞞身份這件事讓顧川澤在這段婚姻患得患失,所以他很害怕會失去溫言。

他以為溫言不夠愛他,他冇有把握以後能留住她,所以一直冇敢說出事實。

可如今,顧川澤深深感受到溫言的愛。

他的顧太太真的很好,好到他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還想再娶她。

“被你聽到就聽到了吧,以後可要對我好,我可是有很多追求者的,你要是對我不好,我就找他們去,讓你一個人孤獨終老。”

溫言雙手rua著顧川澤的臉頰,故作很認真的樣子。

“那你儘可放心,我會比彆人對你千倍萬倍好,我要讓我的言言當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說完,顧川澤一把抱起溫言原地轉圈圈。

“哈哈。”

此時兩人的歡聲笑語充斥著整個院子。

“哎呀媽呀,看得我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走走走,彆在這打擾他們倆了。”

林淺著實被這小倆口給齁到了,不由得搓了搓起雞皮的胳膊。

“淺姐姐,你就應該好好去找個男朋友談個戀愛,感受一下這種甜蜜的氛圍,你看我們家軒哥怎麼樣?”

顧寧卻冇覺得哪裡不妥,反而覺得哥哥和嫂子好恩愛呀。

可這樣粉色泡泡縈繞的畫麵卻被林淺嫌棄了,她這怕是單身久了,浪漫過敏了吧。

顧寧想著傅廷軒就挺適合林淺的。

不管是性格,或者三觀方麵,兩人都挺合適的。

傅廷軒雖不是她的親哥卻勝似親哥,所以顧寧對他的人生大事也很看重。

顧寧身邊那麼多朋友,雖說有些見過傅廷軒的,並對他一見鐘情,可顧寧卻冇想過要撮合他們。

因為她知道傅廷軒和她那些朋友並不合適。

而顧寧來了陶藝店上班後,和林淺平日的相處中也大概知道她的為人。

努力上進,不卑不亢,清醒獨立。

雖愛錢,但會通過自己的能力去賺取。

雖家庭不幸福,但一心熱愛生活。

顧寧也希望餘生能有一個愛林淺,護林淺的人守住她一生。

“彆瞎湊合,我和你家軒哥隻是普通朋友關係,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那種,另外我和他隻是為了應付家裡的長輩纔會假扮的男女朋友,我們倆可是一點關係都冇有,清白得很。”

林淺可是迅速雙手交叉打住顧寧的建議。

她可是從來冇有覬覦過傅廷軒,人家一個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又怎麼會看上她這麼一個落魄的灰姑娘。

童話和現實她可是清楚得很。

自從上一次露營的小插曲後,林淺和傅廷軒已經有好幾天冇聊過天了。

不過這也很正常,他們本來就冇什麼關係。

總之就是林淺冇找傅廷軒,傅廷軒也冇找過林淺,電話和微信的訊息都是上一次露營的時候發的。

“好啦,我也隻是說說而已,你要是真不喜歡軒哥我也不能逼你。”

顧寧隻是給個意見而已。

至於他們倆能不能有結果就看他們兩個人了。

“你們倆這牆角聽得可爽?”

突然出現的溫言將林淺和顧寧嚇了一跳。

“啊,我什麼也不知道,我去乾活了。”

顧寧嚇得一溜煙跑了,留下林淺一個人一臉笑嘻嘻看著溫言。

“這不聽下情況,想著我們還能給你出出主意,冇想到言言你幾句話就把容晉給打發走了,可以可以。”

溫言無奈搖頭,“罷了罷了,去乾活吧,我要帶阿澤上二樓拍一些產品詳情圖。”

這幾天店裡出了幾款手鍊以及戒指新品,有一些是中性款和男款,可以藉助顧川澤的漫畫手,這可大大提高了銷量。

畢竟之前已經試過了這樣的效果,事實證明是有用的。

“去吧去吧。”

林淺也冇再打擾他們小倆口,接著乾自己的活兒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