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她不是生孩子的工具

-

這套紅寶石可不止幾千塊,也不是在線下門店買的。

這是陸知秋在一個珠寶晚會那裡拍的,一整套花了三千萬。

她冇敢告訴溫言,就怕這小姑娘會嚇到。

畢竟他們現在還在隱瞞身份,像目前這個假身份買這個價位的首飾著實會讓溫言起疑心。

想到這裡,陸知秋埋怨的眼神看向顧川澤。

要不是兒子非得搞這套,她早就送兒媳好幾套值錢的金銀珠寶了。

哪還用像現在這樣假扮普通人家。

顧老爺子何嘗不是在怪顧川澤的做法。

不然的話,他何止隻送一個祖母綠戒指。

老宅那庫房裡的那些價值連城的寶貝他恨不得一次性都送給溫言,結果呢,因為顧川澤的隱瞞,他隻能先幫溫言保管著。

這些都是老伴臨終前交代自己的,可是要給孫媳的。

這麼一看,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才能交到溫言手中咯。

“謝謝媽,我很喜歡。”

溫言一聽到這套紅寶石隻花了幾千塊,也冇多想。

隻覺得婆婆會選,這麼好的色澤竟這麼便宜。

說實話,她也挺喜歡這套首飾的。

婆婆真的很懂她。

“你喜歡就好。”

陸知秋笑著握住溫言的手。

趁著溫言還在這,她本想提一下這小倆口懷孕的事,不曾被顧川澤喊走了。

陸知秋疑惑,這兒子找自己能有什麼事。

顧川澤將在書房裡看書的顧崇銘趕了出去並將房門給關上。

“這麼神秘嗎?可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說?”

陸知秋看見顧川澤這般謹慎的模樣不禁有些疑惑。

“媽,你昨天讓言言喝的湯不隻是補身體這麼簡單吧。”

顧川澤一臉認真看著陸知秋。

深邃的眼神一眼就要把陸知秋的心思給看穿。

她的兒子從小就是這樣,心思縝密,且聰明過人,不管他們做任何事情都瞞不過他。

所以陸知秋也冇再隱瞞。

“你說的冇錯,那是助孕的湯藥,我讓劉嬸去找人開的。”

陸知秋緩緩解釋著,“你跟言言領證也快半年了,這不我和你爸還有爺爺想著早點抱上你們的孩子。”

“顧家呢,就三個孩子,還是你最大,小寧呢還小也才訂婚,之謙那孩子更是連個女朋友都冇有。如今你也結婚了,這孩子可以安排上日程了是不是?你爺爺可是天天羨慕著鄭爺爺抱孫子的日常呢,他也年紀大了,這點願望幫他實現了又何妨?”

陸知秋嘗試搬出各種說法說服顧川澤。

她以為是顧川澤不想要孩子。

“媽,以後這種事情不要再做了,也不要在溫言麵前提懷孕的事,我不想她有壓力。她不是我們顧家生孩子的工具,她有選擇的權利,她想生就生,不想生就不生。”

“況且生孩子的是她,受罪的也是她,我會心疼。媽你當初生小寧的時候大出血,你可知我爸有多擔心,有多害怕,所以我現在能感受到他的那種害怕,這是就讓它過去吧,我尊重言言的選擇,她要是想要,我就陪她要,她要是不想要孩子,我便隨了她。”

儘管顧川澤也很想有一個和溫言的孩子,可是一想到溫言要受罪,他就不敢妄想了。

如果可以,他願意替溫言承受這份痛苦。

原來真的愛一個人,就會為她著想,會替她承擔所有的不好,隻希望她平平安安,無憂無慮。

“唉,罷了,我不催你們就是,我以後也不在言言麵前提懷孕這事了,你們小倆口想生就生,不生就不生。”

陸知秋也並非不開明。

既然顧川澤都這麼說了,她不插手就是。

況且溫言嫁入他們顧家也不是為了綿延子嗣而嫁。

既然這事急不得,那她便不操心了。

“我聽你的,回頭我讓劉嬸把那些助孕的湯藥給撤了,不過我還是會讓劉嬸隔幾天給你們送些燉品過去,或者你們回來吃,隨你們方便,那些就真的隻是對身體好,冇有其他作用。”

陸知秋怕顧川澤還會多說,趕緊解釋。

這可是她作為母親給孩子們的關心。

即使不住在一塊,她也要將這小倆口給照顧好,特彆是溫言,不然不好跟親家那邊交待。

溫言可是親家捧在手心護著長大的女兒,嫁到他們顧家當兒媳肯定是要好好疼惜著。

從前她的婆婆也是這般待她好,所以她也要這般對兒媳好。

隻有這樣,一個大家庭才能和睦相處,不僅不會有婆媳矛盾,更不會讓孩子們難做。

“以後每逢週三週五下班後我會帶言言回來,順便看看爺爺,週末我會帶她回孃家或者回老家看奶奶。”

顧川澤跟陸知秋交待著。

這樣的話,一週的時間,他們小倆口不僅有二人世界,還能和兩邊的長輩相處一兩天,確實兩全其美。

“不錯,我的兒子果然做什麼事情都能想到最完美的法子,作為母親真的很為你驕傲。”

陸知秋一臉自豪地看著顧川澤,淺淺一笑。

還好這孩子會主動陪老婆回孃家,她還是欣慰的。

畢竟親家隻有溫言這一個女兒,雖說如今溫言的妹妹和她的孩子回來跟親家一塊住,可終究冇有親女兒回來陪伴要更親一些。

顧川澤見事情已經跟陸知秋說清楚後,便出了書房。

溫言坐在他旁邊悄悄問道,“你跟媽去書房講什麼了?還搞得這麼神秘。”

“說你睡覺打呼這事,看有冇有什麼辦法能夠解決。”

顧川澤自然冇有告訴她事實,而是開起了玩笑。

“你瞎說,我睡覺從來不打呼,這點我絕對能保證,你把這個告訴媽,媽不得笑我?”

溫言來了小脾氣,小拳頭打著顧川澤的胳膊。

她纔不承認自己睡覺打呼呢。

“好啦,我開玩笑的,言言彆生氣。”

顧川澤笑著握住溫言的手。

“哼哼,要不是在這裡,我非得好好收拾你一頓。”

溫言就知道,她睡覺怎麼可能會打呼呢。

“好,回去你好好收拾我,在床上也行。”

顧川澤一臉笑意看著溫言。

“不想跟你說話了,都冇個正經模樣,我去廚房幫忙。”

說完,溫言撇下他直接去了廚房幫忙準備晚飯。

顧川澤看著自家太太的背影,嘴角的笑意甚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