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顧家人的闊綽

-

第二天。

顧川澤和溫言下了班後去了荔枝小區。

“小澤和言言回來啦,老頭子我已經好一段時間冇見過你們小倆口了。”

顧老爺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回來的小倆口。

一段時間冇見,溫言的氣色看起來極好,隻是顧川澤今日狀態不太行,黑眼圈有些明顯,人看起來有些憔悴。

“爺爺,你這段時間去玩得怎麼樣?聽媽說你跟團去雲城旅遊了。”

溫言放下包包坐在顧老爺子旁邊的單人沙發上,開始和他老人家嘮嗑起來。

對於她來說,爺爺是個和藹可親的人,跟年輕人之間也聊得來。

“好多好玩的地方,還有吃不完的美食,雲城是個不錯的地方,等阿澤後麵放年假了就讓他帶你去那裡旅居一段時間。”

“對了,你們回去的時候記得帶走櫃子上麵的特產,可是老頭子我給你們仔細選的。”

顧老爺子這一次去雲城是和其他兩個好友一起過去的。

那裡過的是慢節奏生活,很適合他們去那邊養老。

這一趟過去旅遊,不僅很享受,還有了想要在那裡開發項目的想法。

這不,趕上日程準備讓顧川澤考慮下分公司要不要在那邊發展。

顧川澤早在顧老爺子回鵬城的前兩天就收到他的訊息。

隻是覺得無奈。

這老人家都退休多少年了,該是享受人生的時刻,卻在商業藍圖發展這方麵依舊閒不下來。

不過如今顧氏集團的掌權人是顧川澤,由他來決定是否拓展雲城的業務。

“嗯,明年開春可以考慮下,阿澤是不是?”

溫言兩年前和林淺去過一次雲城,還是說走就走的那種旅行。

雲城確實值得去一趟。

如今她身邊有了顧川澤,再去打卡一次也是不錯的。

“好,聽你的。”

顧川澤冇意見,隻要溫言喜歡,他就喜歡。

不知不覺中,他已經潛移默化成一個寵妻狂魔了。

也正是因為這段婚姻,他才真正明白顧崇銘和陸知秋之間的愛情。

當初他的父母是商業聯姻,兩人一開始的婚姻生活也是相敬如賓,可長久相處下來,他們的感情越發濃厚穩固,漸漸地就變成了誰也離不開誰。

又或者更準確地說父親更愛母親多一點。

在顧川澤的印象中,父親都是寵著,愛著母親的。

他很少會惹母親生氣,就算是母親的錯,父親也會先承認錯誤,然後去哄母親。

母親也不是不講理的人,知道是自己的問題後,會跟父親道歉。

總而言之,兩人就是相互間理解,懂得換位思考,如今的感情依舊恩愛如初。

母親已經五十六了,臉上幾乎冇有被歲月折磨的痕跡。

因為她被父親寵得跟小女孩一樣,冇有煩惱,冇有悲傷,所以她的樣貌和心態比同齡人要年輕得多。

所以顧川澤開始以父親為榜樣,他也要這般寵愛溫言,讓她成為這世間最幸福的人。

“言言,來,這是小澤他奶奶留給孫媳的戒指,現在我就把它交給你了。”

顧老爺子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一個紅色錦盒。

“爺爺,這怎麼使得,太貴重了。”

顧老爺子當著溫言的麵打開紅色錦盒,裡麵放了一個祖母綠的戒指。

溫言直覺這戒指肯定很貴重,像極了王室裡的寶貝。

“這孩子客氣什麼,你如今嫁進我們顧家,以後就是顧家的人了,這還是他奶奶臨終前囑咐我務必交到小澤媳婦手裡,現在我也算是完成任務了,快收下,小澤快幫言言戴上。”

溫言和顧川澤領證也快半年了,顧老爺子這纔想起將老伴留下來的東西交給溫言。

主要是他上回第一次見溫言的時候給忘了,再之後要麼就是去小兒子那裡,要麼就是去旅遊,也冇來得及將這戒指交給溫言。

這下終於將老伴最寶貝的祖母綠戒指交到溫言手上,想來老伴終於不會在夢中怪他了。

“言言,來。”

顧川澤伸手將錦盒裡的祖母綠戒指取出來給溫言戴上。

剛好這個時候陸知秋走了過來,她一眼就瞧見了溫言手上的戒指。

她認得,這是婆婆的嫁妝,是她最寶貝的東西。

婆婆的身份可不一般,當年帶來的嫁妝可是在老宅的庫房裡放滿了一個房間,通通都是價值連城的寶貝,好些都是市麵上買不到的珍藏品。

當年陸知秋嫁到顧家的時候,婆婆也給了她不少寶貝。

可惜呀,在老太太臨終前也未能見到寶貝孫子的媳婦,想來是有些遺憾的。

“要是奶奶還在的話,肯定會很喜歡你的。”

陸知秋走到溫言身後搭了搭她的肩膀笑道。

溫言低頭望著這色澤這淨度的祖母綠,儘管她冇研究過這方麵的寶石,卻也知道這東西的珍貴,又或者說很像王室裡的珍品。

她怎麼覺得顧家人這身份不一般呢,這送東西的豪華程度都快趕上豪門家族了。

儘管如此,溫言還是很快認清事實。

他們本就是普通人家。

“謝謝爺爺,我會好好保管好好愛惜奶奶送的戒指。”

溫言對著顧老爺子淺淺一笑。

“好了,爸的東西送完就該到我了,言言快跟我來。”

說完,陸知秋拉著溫言坐到另一邊。

隻見她從房間裡拿出一套首飾。

是紅寶石係列的。

戒指,吊墜,耳飾,手鍊。

材質是高級紅寶石還有鑽石鑲嵌。

“這是我之前和朋友逛街買的,想著你應該冇有這個款式的首飾便買了下來,不貴,就幾千塊錢,言言你不要捨不得戴,平時上班拿來搭衣服就很百搭。”

陸知秋打開紅色盒子給溫言展示裡麵的首飾。

她冇有讓溫言直接戴上。

畢竟溫言手上已經戴了祖母綠戒指,還有金手鐲,脖子上還帶了條項鍊,想來是顧川澤上次給她定製的那條。

這會兒是冇法再讓她戴這紅寶石係列的首飾了,不然就會顯得累贅,不好看。

敢情溫言每來一趟荔枝小區這,就有一次大大的收穫。

不過,她不知道的是陸知秋說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