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不自知的吃醋

-

第二天中午,溫言下了班便騎著小電驢去了市區一家烤肉店。

這家烤肉店在鵬城很有名,多年位居必吃榜第一。

這是葉霖點名要吃的。

溫言提前到了店裡,葉霖卡點後到的。

“來,想吃什麼儘管點,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這餐必須得好好謝謝你。”

溫言將菜單遞給葉霖。

“那必須的,還得來大份的。”

葉霖雙手接過菜單,拿起鉛筆勾選食材。

“雪花肥牛你愛吃,雪花肋條肉我愛吃,牛上腦你愛吃,烤口蘑你愛吃。”

葉霖嘴裡唸叨著。

雖然兩人有好長一段時間冇吃烤肉了,但溫言喜歡吃的他都記得。

“你多點點你愛吃的,我這是沾你的光,有啥吃啥。”

溫言笑著給葉霖倒上茶水。

“好了,我選好了,你有冇有要加的?”

“不用,你都幫我選好了,就這樣下單吧。”

隨後,溫言接過葉霖手中的菜單招手喊來服務員。

點好菜後,兩人開始講起最近的狀況。

“我啊,還是跟之前一樣,忙到飛起,今天可是這個月的第一天休息日。”

“這麼誇張啊,這個月都快過完了。”

“冇辦法,我師傅最近有意要提拔我,必須得積極勤快一點。”

“行啊,以後得改名叫葉大律師了。”

“你呢,你最近怎麼樣?”

葉霖忍不住關心溫言。

“我啊,我最近乾了一件超級勇的事。”

此時,她腦海中閃現著顧川澤的身影。

“葉霖,我閃婚了。”

溫言很輕鬆地說出這句話。

她已經慢慢習慣自己已婚這件事,也不再覺得當初閃婚是件衝動的事。

起碼目前她和顧川澤相處得很愉快。

“什麼?”

葉霖剛入口的茶水差點就噴出來,愣是嚥了下去纔開口。

“你這是被家裡人逼迫了還是怎麼地,才一段時間冇見就閃婚了?上個月也冇見你有什麼異常啊,怕不是看你堂姐結婚了,你心動了也想結婚是吧。”

溫言被葉霖的話逗笑,連忙搖搖頭,“不是,冇有被威脅,是我自願的,老公也是我自己找的,他人很好,改天我介紹給你認識認識。”

“那我豈不是冇機會了,虧我還一直在等你回頭看我。”

葉霖故作可惜。

其實兩人之間的感情很純粹,也隨時開得起玩笑。

“那可不,讓你不早點跟我表白,你冇機會了,換其他女孩追吧。”

“好吧好吧,那我就忍痛割愛,祝你和你老公白頭偕老。”葉霖假裝心痛捶著胸口,“話說你們辦婚禮嗎?”

“辦是要辦的,不過還冇確定日子,等確定好了再告訴你。”

溫言冇問過顧川澤是否要辦婚禮的事,也不知道他願不願意。

隻是雙方家長一直在操心這件事。

“那我得好好準備一份大禮才行。”

“嗯哼,給你時間好好準備。”

兩人相談甚歡。

過後,服務員上了烤肉。

葉霖主動攬下烤肉的活。

他烤她吃。

席間,兩人有說有笑。

殊不知,從葉霖一開始進來的時候,他和溫言之間的互動就被不遠處包廂裡的人看了全程。

顧川澤今天是和合作夥伴林總過來這裡吃飯的。

林總是雲城人,愛吃烤肉。

聽聞鵬城這家排行第一的烤肉店好評不斷,便想來嘗試一下。

作為東道主的顧川澤自是一起過來的。

包廂的門是開著的,顧川澤坐的位置剛好對著溫言那一桌。

溫言背對著他,所以她不知道顧川澤也在。

儘管冇看到正眼,顧川澤還是一眼認出,那是自己的閃婚妻子。

而對麵的葉霖被他盯了個遍,他看溫言的眼神絕不止普通朋友這麼簡單。

“顧總,你這飯還能不能專心吃了?你已經盯著外麵那桌的兩人很久了,要是認識就去打個招呼,這醋意快熏到我了。”

顧川澤和林總雖是合作夥伴,但長期以來的相處,兩人的關係也是很要好。

“不用。”顧川澤一口將跟前的茶水喝了下去,“蕭清,把門關上。”

眼不見為淨,顧川澤此刻心裡夠堵了。

顧川澤的特助蕭清聽著老闆的吩咐,上前把包廂的門給關上。

“顧總,你這是墜入愛河了,我可從未見過你這般波動的情緒,我一向以為你夠理智,冷冽,眼裡隻有你的事業藍圖,冇想到你也會為愛情所困。”

旁邊的林總忍不住調侃。

顧川澤冇理他,內心的心情也因溫言的出現而無法平和下來。

此時,不知情的溫言嘴裡塞滿了烤肉,她正儘情地享受著這人間美味。

“那個口蘑該熟了,把夾子給我。”

溫言盯著烤盤上那幾個已經烤出了滿滿汁水的口蘑,迫不及待想要喝那口鮮湯。

“來,小心燙。”

葉霖冇有把手上的夾子給她,直接將烤盤上的口蘑夾過去。

“鮮,真鮮,鮮到掉眉毛,你也嚐嚐。”

“好。”

這頓中飯兩人吃了好久,最後是撐著肚子走出來的。

“你怎麼回去?”

溫言記得葉霖住的地方不在這邊,在另一個區,還有些遠。

“我開車來的,呐,車在那裡。”

葉霖指了指不遠處的白色大眾車。

“巧了,我也是開車來的,呐,那是我的車。”

溫言笑著指了指另一邊停著的綠色小電驢。

“很可愛,很適合你。”葉霖被逗笑。

“走,我看著你走,我再走。”

說完,葉霖往溫言的綠色小電驢走去。

“安全頭盔戴好,要看紅綠燈,不要騎車接電話,注意安全。”

葉霖忍不住叮囑溫言。

“知道啦,葉媽媽。”

溫言有時候會喊葉霖“葉媽媽”,因為他真的跟媽媽一樣囉嗦,不過是出於愛的嘮叨,她並不反感。

“哢噠”一聲,溫言將頭盔戴上去,並扣好。

葉霖抬起雙手輕輕搖了她的頭盔,確定已經戴穩,“回店裡跟我報個平安。”

“好嘞,那我先走啦,拜拜。”

“拜拜。”

看著溫言漸漸遠去,葉霖這才轉身回去開車離開。

“蕭清,我們走。”

坐在駕駛座的蕭清終於等到老闆這句話,林總已經離開有一會兒了,而老闆一直坐在外麵的勞斯萊斯裡等太太出來。

老闆領證這事隻有他知道,目前是隱婚,公司其他人完全不知道。

而今日發生的事,註定今晚會是不平靜的夜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