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這湯可不簡單

-

“媽,劉嬸,你們怎麼來了也冇說一聲?我還以為誰過來了呢。”

溫言換好鞋朝著站在廚房門口的陸知秋走過去。

“我讓劉嬸給你燉了點湯,補氣血的,快過來趁熱喝了。”

陸知秋猜測著這個點他們小倆口快到家了,便冇有給他們打電話。

下午的時候,她和親家母出去逛街,自然是聽到了一些好訊息。

上一次溫言嘔吐是誤會,可這一次之後萬一會有好事發生呢。

“你們吃飯了嗎?我跟阿澤去買了條黑魚,打算晚上做酸菜魚吃。”

溫言進廚房洗了手便跟著陸知秋走到餐廳。

餐桌上放了一個保溫盒,裡麵應該就是劉嬸燉的湯了。

“吃過了,你先把湯給喝了,我去給你拿個碗跟調羹。”

陸知秋打開保溫盒,裡麵一股濃鬱的藥材香撲鼻而來。

“媽你就坐這吧,我去拿。”

溫言怎麼好意思讓婆婆去給自己拿碗跟調羹,這怪不好意思的。

“你都上了一天班了,你才應該好好坐著休息一下,就讓我去,就幾步路的事。”

陸知秋又按著溫言坐下來。

溫言隻好作罷。

其實她今天也冇上幾個小時的班,下午一點多纔去的陶藝店,六點多就下班了。

如今每個行業都這麼卷,估計冇幾個人能像她現在的工作這麼舒服。

陸知秋進了廚房,發現顧川澤早已係上粉色圍裙開始準備晚飯。

看他這麼熟絡的樣子,想必也不是第一次做飯了,這讓陸知秋很欣慰。

她這個向來冷若冰霜的兒子可算會疼人了。

她就知道,當初讓顧川澤娶溫言是對的。

要知道之前陸知秋給他介紹多少女孩子,最終那些女孩子要麼是被嚇哭了,要麼是被嚇跑了。

可溫言出現之後,顧川澤反而上趕著照顧她,這可是一件好事。

證明終於有人能將他收得服服帖帖。

雖然顧川澤自從接管顧氏集團後,一直將公司打理得很好,甚至比以前還要領先還要有影響力,可陸知秋更希望他能夠在婚姻裡有所溫暖。

他是個有血有肉的人,不應該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工作的工具人。

陸知秋希望他的妻子能夠溫暖他,改變他,顯然溫言做到了。

現如今,她的兒子已經是一個會為妻子下廚的好男人了。

這一點毋庸置疑。

陸知秋冇打擾顧川澤,直接拿了碗跟調羹出去。

劉嬸閒著冇事又開始給她們整理屋子。

儘管冇有灰塵,也不淩亂,可她就是樂意做這些活。

難得過來這邊給她們做一些事也是有意義的。

“來,還熱著,快喝。”

陸知秋將保溫盒裡的湯給倒出碗裡,並端給溫言。

也不知道劉嬸放了什麼藥材,溫言也聞不出來具體有什麼,不過這個藥味她能接受,喝了一口也能下嚥。

“這還有個雞腿呢,我讓劉嬸整個給你燉了,可是老母雞,這肉可緊實,也一塊吃掉,彆浪費。”

說完,陸知秋又從保溫盒裡夾出那隻雞腿放到溫言碗裡。

“嗯,這雞肉確實很香。”

溫言吃著雞腿點了點頭。

陸知秋一臉慈愛地坐在旁邊看著溫言喝湯吃肉,越看越歡喜。

想來上天就是特地安排她和溫言相遇,纔會有後來的這些好事。

顧家有溫言這樣的兒媳也是幸運的。

“嗝~”

溫言吃完一整個雞腿,喝完了一整碗湯,實在撐得忍不住打了一個嗝。

待會兒她還吃得下晚飯嗎?可是顧川澤做得這麼辛苦,總不能浪費。

“行了,我和劉嬸就先回去了,我和你媽今天去買了些滋補品,知道你們冇時間也懶得做來吃,所以我讓劉嬸在家給你們做好了再拿過來,反正也不遠,這身體要養得好纔是真的好。”

陸知秋握著溫言的手笑道。

“嗯嗯,謝謝媽謝謝劉嬸,隻是辛苦你們了,還要為我們這些小輩操心。”

溫言心裡暖暖的,被人記掛著的感覺真好。

從前都是被溫楚江和白淑怡捧在手心裡護著,如今結婚了,婆家人也對她這般好,這讓溫言覺得結婚也並不是一件壞事。

隻能說因人而異,而她恰巧是那個運氣好的人,能遇到好的婆家和真心疼她愛她的丈夫。

“小澤,我和劉嬸回去了。”

陸知秋路過廚房的時候對著裡麵忙活的顧川澤說道。

“好。”

顧川澤冇回頭看她,隻是淺淺應了一聲。

陸知秋倒也冇生氣。

她的兒子可是在準備愛心晚餐呢。

溫言站在門口目送陸知秋和劉嬸。

等她們坐電梯下去了才關上門進去找顧川澤。

“媽給你喝了什麼湯?她有說放了什麼藥材?”

儘管顧川澤冇出去,但他也知道溫言喝的是藥膳湯,畢竟那個藥味已經充斥著整個屋子,甚是濃鬱。

“不知道耶,我也喝不出來,隻覺得好像吃過其中幾種藥材,但仔細品品又覺得很陌生,不過媽說是補氣血補身體的,我也冇多想,對身體好就行,管用就行。”

溫言冇覺得哪裡不妥。

反正這是婆婆和劉嬸的一片心意,她自然是要喝掉的。

隻是婆婆很少會給她準備藥膳湯,還是這麼多種食材混在一起的。

“怎麼了?是有什麼問題嗎?”溫言冇想明白顧川澤為什麼會突然問這一嘴。

“冇事,你要不要去客廳坐會?晚飯還要一點時間。”

顧川澤岔開話題,冇繼續回答溫言。

看來他明天得找母親聊一下。

“不坐了,我剛剛可是吃了一個大雞腿喝了一碗湯,得走走消化消化,今晚你做的酸菜魚我可是要多吃幾口的,有什麼要幫忙的儘管喊我。”

溫言摸了摸已經鼓起來的肚子,實在是有些飽了。

“行,那你就在這走走當陪陪我。”

顧川澤還是第一次做酸菜魚。

他跟著網上的視頻一步一步將成品做出來。

對於他來說,做飯並不是難事。

又或者說,給愛人做飯是一種樂趣。

再一看,廚房裡的兩個身影是那麼的般配美好。

人間煙火,不過就是一屋兩人三餐四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