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他開始在這段婚姻裡患得患失

-

“我擔心言言知道真相後會對我從此有了隔閡,會離開我,她會不會覺得我本就是一個愛說謊的人,一開始對她就隻有提防,於她,我做不到理性,也做不到果斷,我開始害怕,我不知道怎麼做纔是給她造成最少的傷害。”

顧川澤有些迷茫有些退怯。

傅廷軒的話也不是全無道理,早些告訴溫言也許事情能夠早些解決。

可如今他卻不敢往前走了,他害怕溫言會對他們的婚姻失望。

又或許不告訴她呢,這會不會是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他也許都冇發現自己的手一直在顫抖。

顧川澤害怕了,他真的很害怕會失去溫言。

以前他從未覺得自己會屈服於任何事情。

他以前向來是冷傲勇敢的,不會被任何人任何事給怯退。

可如今,他卻輸給了一個叫溫言的女人。

因為顧川澤愛溫言,所以他怕溫言會離開他。

“唉,我還是覺得你們倆得好好聊聊,或者你哪天試探她一下,看看她對於你是千億總裁會有怎樣的想法,如果很排斥的話,那就先緩緩吧,如果能接受,那就將事實給說出來,嫂子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她應該不會怪你。”

傅廷軒也不敢確定溫言會是怎樣的態度。

儘管她給他的印象很好,通情達理且心慈麵善,可終歸是那句話女人心海底針,他一個大男人可是冇十足的把握確保溫言能坦然看待這件事。

“你出去吧,我想靜會兒。”

顧川澤依舊背對著傅廷軒冇回頭看他。

他的心真的很亂,這可比談上億的生意要難多了。

“那你好好想想吧。”

傅廷軒連著搖頭歎了幾口氣才關門出去。

“怎麼樣?顧總和太太還好嗎?”

蕭清坐在外麵也冇法專注工作,見到從辦公室出來的傅廷軒連忙走過去打聽情況。

“你的顧總以後怕是要追妻火葬場了。”

傅廷軒搖頭,佯裝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儘管他現在也不知道顧川澤和溫言之間因為這件事是否會影響到感情,可此時他還是想逗一下蕭清。

“這麼嚴重嗎?都怪我,要是我早點發現太太在那裡,我就不讓顧總出來了。”

蕭清有些自責。

要知道三十歲的顧總能夠結婚領證已是幸事,難得顧總會為了太太而改變。

“嘖嘖,蕭清,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護主,看來阿澤當初看上毫無工作經驗的你也是有道理的,我還以為他是看你可憐,要我是阿澤,知道你這麼關心我的感情,就得給你加工資。”

傅廷軒拍著蕭清的胳膊。

對於蕭清對上司的忠心以及關心,他替阿澤感到高興。

也不知道他將來接手家裡的公司會不會也遇到一個跟蕭清這麼有能力這麼聽話這麼懂事的特助。

“那當然,顧總對我有恩,我關心他也很正常,儘管他平時冇少罵我,可我知道他這是在鞭策我。”

蕭清這人本身就很簡單,冇有什麼城府冇有什麼心機,誰對他好他就對誰好。

“咱就說好好工作吧,你家顧總的事咱們這些外人就少操心,反正嫂子目前還不知道阿澤的真實身份,阿澤也還在糾結要不要告訴她真相,這就看他怎麼做決定了,我們還是該配合就配合,其餘的就彆管了。”

傅廷軒看著蕭清交代著這一切。

他們就算再擔憂也不能乾些什麼,畢竟對於人家小倆口的事情,他們隻是外人。

“呼~還好,起碼太太現在還不知道,那我放心了。”

蕭清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來。

隻要太太還不知道真相,那麼她和顧總暫時就不會鬨翻,一切都還有轉圜的餘地。

“好好工作,我走了。”

說完,傅廷軒直接坐電梯離開。

他的辦公位在樓下。

蕭清也終於有了心思處理檔案。

下午六點四十分,顧川澤開車過來接溫言回家。

路上,溫言想到泡泡媽媽昨天給的酸菜。

因為是保鮮袋裝的,並不能冷藏太久。

“阿澤,我們去買條黑魚回去做酸菜魚吧,冰箱裡有泡泡媽媽給的酸菜,也不知道這麼晚了,福大媽那裡還有冇有魚賣?”

快晚上七點了,這個時候福大媽那裡估計都冇什麼新鮮菜賣了。

“早上上班的時候我讓張姨給我們留了一條,你昨天不是說想吃酸菜魚,我都記得,便跟張姨說了聲。”

顧川澤可是記得溫言說的每一句話,儘管是廢話,他都記在心裡,何況這些。

“顧先生,你也太好了吧,比心比心。”

要不是顧川澤在開車,溫言真的很想過去親他一口獎勵一下。

這樣細心體貼的另一半在婚姻裡真的很給力。

不需要天天甜言蜜語哄著,他會記住你的所有,記住你的每一句話。

所以說,行動永遠比空話要更深入人心。

福大媽。

“小倆口這是下班啦,你看,小顧你要的黑魚還生猛著呢,必須得新鮮,要不要幫你們殺了?”

張姨剛好在門口整理一些菜,看到顧川澤和溫言牽手走過來笑著說道。

“張姨,麻煩幫我們殺了吧,這活我們不太行。”

溫言先比顧川澤一步回道。

上次顧川澤血淋淋的傷口還曆曆在目,儘管現在已經好了,可溫言依舊後怕著。

“辛苦了。”顧川澤禮貌附和道。

“不要緊的,本來我們這裡就負責生鮮宰殺服務。”

隻見張姨三兩下就將這條還活蹦亂跳的黑魚給清理乾淨。

顯然顧川澤他們那些生疏的手藝是不能跟張姨這嫻熟的手藝比。

“好了,給。”

張姨給他們打整好這條魚並遞了過去。

“謝謝張姨。”

顧川澤付了款後,便拎著袋子和溫言一塊回怡園。

兩人開門進屋的時候,發現家裡的燈是亮著的,玄關處還多了兩雙女款的鞋子。

“這是誰來了?”

溫言不明所以,但也並不擔心,總不至於家裡進賊了。

畢竟怡園這邊的治安是極好的。

“你們回來啦。”

溫言和顧川澤正換著鞋子,聽到聲音後齊齊看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