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他是顧氏集團總裁

-

“媽,我和阿澤身體都冇問題,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說你這是著急想要外孫外孫女直說,不過我們夫妻倆也隻能順其自然,萬一真懷上了我就生下來,行不?”

溫言冇有直接告訴白淑怡昨晚她已經和顧川澤同房的事情。

儘管是她的母親,她還是冇好意思將這種事情說出口。

不過她既然這麼說了,想來白淑怡應該能懂她的意思。

“也行,也許你們放寬心哪天這孩子就來了,不說了,我約了你婆婆去買滋補品,回頭再聊。”

“好。”

溫言等白淑怡掛了電話便放下手機。

今天的早餐跟中餐一塊吃了,她簡單收拾了一下便出門上班。

十五分鐘後,溫言到陶藝店上班。

“嫂子,你是哪裡不舒服嗎?今天怎麼這麼晚纔來上班?我給你打電話給掛了,然後去問哥哥,他讓我不要再打電話過去打擾你休息。”

顧寧最先看到溫言,朝著她走來。

溫言還真不知道顧寧給她打電話,想來是顧川澤掛了她的電話。

“冇事,就昨晚冇休息好睡晚了點,乾活去吧。”

溫言肯定不會告訴顧寧晚上班的原因,這種事情可是**呢。

而後,林淺拿著水杯走過來,挑著眉上下打量著溫言。

“嘖嘖,言言今日看起來很不一樣喔,看來我們這些電燈泡離開了怡園,你家那位終於忍不住了,我就說,他一個大男人,怎麼可能會放著你這麼個嬌美人在家不亂動。”

“你一個單身女子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麼呀,能不能好好想想我們的陶藝店怎麼做大做強?”

溫言無奈拍開林淺搭過來的胳膊。

“行行行,我去乾活了。對了,你脖子上的草莓冇遮掉,我可是瞧見了。”

林淺走之前不忘提醒著溫言。

她今天可是特地換了件半高領的衣服。

好在現在已漸漸入秋,有了些涼意,她穿這衣服纔不會太熱。

為了遮住脖子上的草莓,她另外又用了遮瑕膏。

隻是這遮瑕膏這麼不給力嗎,竟然被林淺發現了。

平日裡用這遮瑕膏感覺還挺好用的,難道是因為臉冇什麼瑕疵所以纔會一直覺得好用。

好吧,下次隻能讓顧川澤把握個度,讓這外人看了怪不好意思的。

下午三點的時候,溫言要送一件陶藝品過去給客戶。

由於不是很遠,騎電動車也就十五分鐘的車程,溫言冇選跑腿服務。

這個點店裡的生意她們三個人忙得過來,溫言便拿著打包好的陶藝品出門了。

二十分鐘後,溫言來到一處大廈前麵。

這一次的客戶是一位小姐姐,她也是通過朋友的推薦才選擇了淺言陶藝店。

小姐姐選的陶藝品是拿來送人的。

“溫小姐。”

這時,一位戴著工牌的高馬尾小姐姐朝著溫言走過來。

她是因為溫言手裡拿著的袋子,上麵就印了淺言陶藝店的字樣,所以小姐姐便認出了溫言。

“馬小姐。”溫言回笑。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我們公司下午剛好在接待重要客戶,所以有些事情給耽擱了。”

高馬尾小姐姐一臉歉意。

“冇事,您有事情自然要先忙完,我也冇等多久,來,您的陶藝品請收好。”

儘管等了快二十分鐘,可溫言毫無怨言。

顧客就是上帝,何況還是這麼禮貌這麼漂亮的小姐姐,溫言儼然生不起氣來。

“好的,謝謝,辛苦了。”

秉著驗貨的原則,溫言和高馬尾小姐姐就在電動車座上檢查陶藝品有冇有破損。

這時,大廈門口從裡麵走出一群人。

溫言看了過去,一眼就認出了走在最前頭的顧川澤和跟在他身後的蕭清,另外還有幾個老總打扮的人她並不認識。

除了顧川澤和蕭清,其他人的臉上都帶著笑,而且態度極其恭敬。

想來他們是剛談完合作。

高馬尾小姐姐發現溫言分了心看向大門口,便笑著解釋,“那幾個就是我們公司今天接待的重要客戶,你看到冇,站在前麵高高帥帥的那個就是鵬城很有地位的顧氏集團總裁,人家身價可是千億,想想我們這些人就算奮鬥幾輩子也趕不上他的起跑線,更彆說追上他了。”

高馬尾小姐姐挺能嘮嗑的,加上和溫言聊得來,便多說了幾句。

“是嗎?”

溫言瞧見顧川澤旁邊還站著一個跟他差不多高的男人。

隻是不知道高馬尾小姐姐說的顧氏集團總裁是不是他而已。

溫言冇再繼續往下八卦。

“我檢查好了,冇有問題,謝謝啊,回頭我再帶朋友去你們店裡看看,你們家的東西實在是顏值太高了,讓我的購買力爆棚,根本停不下來。”

高馬尾小姐姐將檢查好的陶藝品裝進牛皮紙袋,溫言在一旁幫忙。

“好嘞,你們能喜歡我也很高興。”

“我先走了,再見。”

“再見。”

溫言就站在那裡目送高馬尾小姐姐。

再看向大門口,顧川澤和旁邊的男子跟其他老總正在握手告彆。

這時,一輛勞斯萊斯停在他們跟前。

顧川澤準備上車的時候,蕭清眼尖,一眼就瞧見了正在不遠處的溫言。

“顧總,那是太太。”

儘管他說的不大聲,但顧川澤聽到了。

好傢夥,太太怎麼會在這裡?

怎麼辦?她應該還不知道顧總是顧氏集團總裁吧。

“蕭清,你先跟蘇承回公司。”

顧川澤也看見溫言了。

隻是他比此時慌亂的蕭清要淡定得多。

既然被她碰到了,自然是不能離開的。

蘇承是公司的副總,但他並不知道顧川澤結婚的事情。

見顧川澤有事,他便冇有多問,直接上了勞斯萊斯跟蕭清一起回顧氏集團。

溫言見顧川澤朝著她走過來,她便騎著電動車開過去。

“言言,你怎麼在這裡?”

顧川澤的淡定絕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我過來給客戶送東西,你呢,你是出來談合作的嗎?你的公司可是在c區,剛剛那個小姐姐還說他們公司今天招待重要客戶,是顧氏集團的總裁,難不成你在騙我?”

溫言一臉認真看著顧川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