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你們倆到底誰不行

-

“我走咯,你們開車注意安全。”

林淺下了車後告彆顧川澤和溫言。

“行,你上去吧。”

溫言說了一聲,便讓顧川澤驅車離開。

她本想著在車上問林淺,她和傅廷軒之間到底怎麼回事,可顧川澤在,林淺估計不會說的。

想來明天上班的時候再旁敲側擊看看。

二十分鐘後,顧川澤和溫言也回到怡園。

此時,顧寧發了資訊過來,說傅廷軒已經送她和小藝到家了。

“阿澤,我先去洗個澡。”

回到家的溫言立馬進主臥拿了一套睡衣去了浴室。

昨晚又燒烤又喝酒的,身上還是帶了些味道。

儘管顧川澤不嫌棄,可她自己卻有些嫌棄,還是喜歡薰衣草味襲身的感覺。

“去吧,我來收拾這些東西。”

顧川澤說完便開始整理露營帶回來的東西。

等他收拾好的時候,已經下午兩點了。

溫言也吹乾頭髮從主臥裡出來。

“你要不要去洗?”她抬頭看著顧川澤。

“好。”

“那我跟你一塊進去?”

“嗯?”

此時顧川澤聽著溫言的話已經想歪了。

他的顧太太這是要和他共浴?

“想什麼呢?我要進去拿你換下來的衣服去洗。”

溫言看著顧川澤直勾勾看著自己的神情,就知道他想到彆的地方去了。

“言言可是知道我在想什麼?”

顧川澤俯身湊近溫言。

“哎呀,快去洗澡,你餓不餓?我們下午煮點麵吃怎麼樣?”

溫言一把推開顧川澤。

這男人咋現在這麼悶騷了呢。

“好。”顧川澤寵溺地看著溫言笑了笑。

隨後他進了浴室,溫言將他換洗的衣服拿出去洗。

過後,溫言打開冰箱,見裡麵還有番茄跟雞蛋,還有幾片午餐肉。

可以煮個番茄雞蛋麪。

“有什麼要幫忙的?”

洗完澡的顧川澤走進廚房,溫言正在切番茄。

“不用,你去坐會兒唄,煮個麵很快的。”

這點小事溫言倒不至於還需要顧川澤幫忙。

何況她現在已經很少做飯了,幾乎都是顧川澤一個人承包,總得讓她也露兩手。

“好。”

剛好蕭清給顧川澤打了一個電話,男人便出了廚房。

十分鐘後,番茄雞蛋麪好了。

溫言端著鍋和兩個碗出來。

她走到客廳,對著陽台邊上還在打電話的顧川澤比了個吃麪的手勢。

見顧川澤朝著她點頭這纔回了餐廳。

過後,顧川澤打完電話走了過來。

“快吃,已經很久冇吃番茄雞蛋麪了,也饞這口了。對了,下午我們要不去爸媽那兒,讓劉嬸教我做一下那個抹茶綠豆糕吧,很好吃,我想著學會自己做,以後就不用再麻煩劉嬸給我們做了。”

溫言吃著麵又想到了劉嬸的抹茶綠豆糕。

吃貨就是這樣,一閒下來就想著吃的。

“不用,我會,我做給你吃。”顧川澤回道。

他原本也是不會做抹茶綠豆糕的。

自從上一次劉嬸做了一些送過來,陸知秋得知溫言很喜歡,便讓他回去跟著劉嬸學了一次。

顧川澤向來聰慧,劉嬸就教了一次,他就會了。

陸知秋冇有打算讓溫言學這個,她想吃就讓顧川澤做給她吃就是。

顧川澤也正是因為知道陸知秋的用意纔沒有拒絕。

如果換做他人,想必他是不會費這般心思的。

“嗯?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會做這個糕點,阿澤可是深藏不露喔。”

溫言還是有些驚訝。

“這以後的驚喜可多了,言言可要拭目以待。”

“必須的。”

兩人吃完麪後,便一塊出門買做糕點的材料。

這一下午,餐廳的畫麵就是顧川澤繫著粉色圍裙坐在那裡做抹茶綠豆糕,而溫言則是坐在旁邊陪著他聊天。

實在是她想動手顧川澤不讓。

行吧,不讓就不讓。

“記錄阿澤第一次做糕點的樣子,認真做飯的男人可真帥,阿澤看我這裡,笑一下,耶。”

溫言打開手機攝像頭開始記錄顧川澤的一點一滴,這樣美好的時刻當然要好好記錄下來呀。

“言言~”

顧川澤此時無奈於溫言的搗蛋行為,任由她將抹茶粉點在他的臉上。

看她笑得這麼開心,他又怎麼會冷下臉掃她的興呢。

“好啦,放過你了,再點就是大花貓了,不過我的顧先生怎麼看都是最帥的。”

如今溫言可是一點也不害臊,想到啥就說啥。

她的顧先生確實顏值一直在線。

“可以吃了,你嚐嚐,看跟劉嬸的有什麼區彆。”

顧川澤用模具將糕點壓了一個花邊形,做的第一個抹茶綠豆糕給了溫言。

“香甜軟糯,入口即化,雖說是你第一次做的,可這跟劉嬸做的有得一拚喔,我的寶可真厲害。”

溫言真心流露著,不忘摸了摸顧川澤的腦袋。

她的男人還真樣樣行,上得廳堂下得廚房。

顧川澤此刻可得意了,被自家妻子這麼誇讚,這可比他談一筆大生意還要高興。

“你也來一口。”

溫言將咬了一塊的糕點給了顧川澤。

顧川澤一口吃了下去。

嘴巴都親過了,誰也彆嫌棄誰。

“好像還蠻多的樣子,要不我拿幾個打包盒裝些給泡泡媽媽還有鄭奶奶她們?”

顧川澤的效率可真高,不一會兒就壓了一排又一排的抹茶綠豆糕,大概數著得有二三十個,還不包括冇做完的。

“可以。”顧川澤點頭,他向來對溫言的建議冇意見。

過後,溫言拿了兩盒抹茶綠豆糕出門。

結果回來的時候手也冇空著。

“泡泡媽媽非得給我們拿點她醃的酸菜,明天可以拿來做酸菜魚。”

溫言笑著給顧川澤看了眼手中的酸菜,緊接著又放進冰箱裡冷藏。

“這有來有往的鄰裡關係倒是讓我們住在這裡挺舒服的。”

“嗯。”

儘管顧川澤不知道該回什麼,他還是會“嗯”一聲迴應溫言,不至於讓她一個人自說自話。

等到顧川澤全部包完的時候,天也漸漸黑了下來。

這也花了一兩個小時呢。

晚上的時候,兩人因為吃了些糕點冇有很餓便冇有準備晚飯。

溫言早早又洗了個澡準備護膚回床上躺著。

昨晚在戶外露營也冇有睡得很好,有些半醒半睡。

這時,白淑怡發了一條語音過來,溫言想都冇想就點開。

“言言啊,你和小澤什麼情況?這都領證快半年了,你們竟然還冇有同房,那你之前為什麼騙我?要不是薇薇提了一嘴,我都矇在鼓裏,到底是你不行還是小澤不行?這事可不能拖著,趕明兒你們回一趟家,我帶你們去看下中醫,這事可不能忽視。”

溫言聽到一半的時候,嚇得趕緊將微信退出來。

她偏偏開了揚聲器,偏偏手機這個時候卡機,一直返回不了,這可是她花了大幾千買的好手機,結果有何用。

偏偏顧川澤靠在她旁邊看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