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曖昧氛圍

-

傅廷軒迅速起身往前想要接住她,結果冇接住兩人倒在了一塊。

此刻的畫麵何其曖昧。

因為是石子地,傅廷軒第一時間用手護住林淺的後腦勺。

兩人的臉差半根手指的距離,灼熱的氣息劃過雙方的臉。

雙眼就這麼對視著,這份曖昧的氣息越來越濃厚。

傅廷軒看著林淺那纖長捲翹的睫毛,她的眼睛圓圓的亮亮的很靈動。

無意間,他的喉結輕輕滾動不自知。

“淺姐姐,軒哥,你們這是在乾嘛呢?”

顧寧的聲音徹底打破這一份旖旎氛圍。

林淺瞬間清醒過來,趕緊推開還壓在她身上的傅廷軒。

敢情她剛剛看著他可是入迷了。

想到這裡,林淺的臉頰和耳根迅速紅了起來。

“咳咳,我去喝杯水。”

傅廷軒確實有些口渴,而且這個時候他不能再待在這裡。

冇敢回頭去看林淺的反應,他徑直往前走去,直接拿起一罐冰啤酒喝了起來。

他似乎有些混蛋,剛剛對林淺可是見色起意了。

不,他不能這麼做,也不能有這樣的想法。

他們倆可是有約定的,說好的隻是假扮情侶,他怎麼能偷偷對她動心。

萬一被林淺知道了,想來這個合作也就作廢了。

不,今晚隻是個意外,他對林淺絕非有不同尋常的心思,他們隻是普通朋友而已。

過後,傅廷軒直接回了帳篷冇再出來。

另一邊的林淺被顧寧扶了起來。

“淺姐姐,我剛剛是不是打擾到你和軒哥了?”

顧寧後知後覺,這才反應過來。

好歹她也是有男朋友的人,剛剛咋就眼瞎了跑過來打斷他們。

但凡她不出現,也許這兩人就親上了呢。

“冇有,我和傅廷軒一點關係都冇有,剛剛我是因為冇坐穩往後麵倒去的,他想著扶住我的,結果冇扶穩。”

林淺趕緊解釋,生怕顧寧誤會。

儘管林淺此刻的心跳加速中,可她依舊不承認對傅廷軒有彆的心思。

他們可是連普通朋友也算不上。

要不是因為溫言的關係,他們倆又怎麼會認識。

再則,她和傅廷軒暫時也隻是各有所需的合作關係而已,隻是在各家長輩麵前假扮男女朋友關係。

既然是假的,那麼這情就不該有。

“好吧,那可能是我想多了。”

顧寧還以為林淺和傅廷軒還真有點什麼,結果兩個卻如此清白。

“我有些累了,先回帳篷裡休息了,你們慢慢玩。”

林淺喝光一整杯溫水後,和顧寧說明情況便進了帳篷。

顧寧等林淺走後又坐回原來的位置。

此時,顧川澤和溫言已經放下手中的麥克風下來。

“哥哥嫂子你們不繼續唱了?”

“連著唱了幾首有些累了,我得坐下歇會兒。誒,淺淺跟廷軒呢?他們兩個怎麼不見了?”

溫言這才發現林淺跟傅廷軒的位置是空著的。

“淺姐姐說有些累了,已經進帳篷休息了,軒哥說去喝水喝著喝著人也不知道去哪兒了,不知道是不是也進帳篷休息了?”

顧寧一一解釋道。

“確實不早了,快十一點了,我們也早些休息吧,興許明早還能起來看一場日出。”

“嗯嗯。”

這附近可是有一個看日出的好去處,平時就有不少人來打卡。

而後,顧寧則是帶著小助理一起進了帳篷。

進去的時候,林淺已經躺在最邊邊睡著了。

兩個小妹妹以為她當真是累了。

其實不然,這一晚林淺失眠了,隻是其他人不知道而已。

還在外麵的顧之謙則跟著顧川澤和溫言將那些設備設施都給關掉。

點的篝火還在燃燒,他們也不再裡麵添木柴,讓它燒完剩下的就是。

“之謙,回去睡吧。”

溫言打著哈欠讓顧之謙進帳篷休息。

“好,大哥嫂子你們也早點休息。”

說完,顧之謙便往那個藍色帳篷走去。

“言言,這個粉色帳篷是我們的,我們進去。”

這個粉色帳篷是顧川澤特地選的,因為溫言喜歡粉色,且裡麵的東西都是他今天佈置的。

“這還是我第一次在戶外過夜呢。”

溫言以前儘管有出來露營過,但向來都是當天去當天回。

主要是她們幾個女孩子膽子小,生怕夜晚會有什麼東西跑出來。

“那你害不害怕?”

顧川澤躺在溫言旁邊,輕柔問道。

“以前會怕,但現在有你在就不怕了,想來我今晚會睡個好覺。”

溫言一臉認真道出心中的真實想法。

顧川澤嘴角的笑意甚是明顯,溫言說的話著實讓他很高興。

“快睡,我在這陪著你。”

溫言躺在顧川澤懷裡很快入睡。

淩晨一點。

林淺實在睡不著,小心翼翼起了身。

旁邊的顧寧和小助理早就抱在一塊睡著了。

腿搭腿的姿勢可真隨意,舒服就行。

外麵篝火上的木柴已經燒儘,還剩著簇簇火星。

林淺找了張椅子圍在篝火旁發呆。

她實在睡不著,出來透透氣也挺好的。

這時,顧寧的身後多了一件薄外套。

她回頭一看,是傅廷軒。

“你怎麼也出來了?”

“我有些吃撐了睡不著。”

傅廷軒順便拿了張摺疊椅坐在林淺旁邊。

“你呢?”

“我也是,晚上吃太多燒烤了。”

林淺尷尬笑了笑。

其實不是,她是因為腦海中滿是那會兒傅廷軒倒在她身上的畫麵。

越是不刻意去想,她卻越發清醒,一點睏意都冇有。

殊不知,傅廷軒半夜睡不著的原因也正是因為這個。

然而兩人偷偷將這小心思藏在心裡不讓對方發現。

冇有過多的交談,隻有沉默的陪伴。

看篝火,看黑夜,看星星月亮。

兩人一直坐到淩晨兩點多纔回帳篷休息。

淩晨五點整。

“哥哥嫂子,軒哥謙哥快起來啦,我們去看日出咯。”

顧寧昨天就定了鬧鐘,可是準時起來的。

出來玩的她好是精力充沛。

於是,一行人在附近看日出的地方好好欣賞了一番日出美景才離開。

回去的時候,林淺選擇坐顧川澤的車回,她的理由是他們住得近,開車不用特地繞路。

儘管溫言直覺林淺和傅廷軒不對勁,卻還是冇有當麵說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