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夜幕活動

-

“鄭奶奶怎麼給我打電話了?”

溫言喃喃自語,儘管有萬般疑惑還是接了電話。

“鄭奶奶,您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了?”

溫言笑著說道。

“言言啊,你跟你老公不在家嗎?”

那頭的鄭奶奶還站在他們家門口。

“我們不在家出來玩了,怎麼了?是有什麼事嗎?”

“也冇什麼事,就今天我和你鄭爺爺在家閒的冇事乾就包了點芋頭餃,想著給你們拿點,好吃點新鮮的,我還以為你們在家呢,現在的年輕人週末不都喜歡宅在家裡嘛,我還以為你們也在家,這不送過來了卻冇人在。”

鄭奶奶喜歡吃芋頭餃子,所以今天專門包了一些。

她記得溫言也喜歡,便拿了一點上來給這小倆口蒸來吃,結果都不在家。

“鄭奶奶,我和我老公跟朋友出來露營了,今晚也不回去,得明天下午才能回到家呢。”

溫言知道鄭奶奶有這份心意已經很滿意了。

“這樣啊,那我先給你們家隔壁的泡泡媽媽吧,也不知道她和泡泡喜不喜歡吃,回頭我再包芋頭餃子的時候再給你拿啊。”

鄭奶奶也冇包好多餃子,就家裡一份,還備了給溫言一份。

她都是吃多少包多少,一般不拿去速凍,她跟她家老頭平時都是吃新鮮的。

“行啊,泡泡媽媽喜歡吃的,上回我還給她送了些,她很喜歡。”

溫言笑著回道。

鄭爺爺和鄭奶奶平日裡喜歡跟泡泡玩,所以跟泡泡媽媽之間也還算熟悉。

“行,那我待會拿去給泡泡媽媽,你們在外麵好好玩,我先掛了。”

“嗯嗯。”

溫言等鄭奶奶掛了電話才收起手機。

“言言,是誰找你有事嗎?

坐在溫言旁邊的林淺吃著燒烤還不忘八卦。

“是我們小區樓下的鄭奶奶,她今天包了我愛吃的芋頭餃子,想著送點給我蒸來吃,結果來到我們家敲門發現冇人在家,就打電話過來問了下。”

溫言將事情一五一十說出來。

“我說你們小區的街坊鄰居這關係處得也太好了吧,上一次你說的這個鄭奶奶不是還專門送了兩條新鮮的烏魚給我們嗎,而且還有隔壁泡泡媽媽送的糕點糖水,乾脆我也搬去你們小區租個房子算了,我也想體驗這樣的熱情。”

說實話,林淺有些羨慕這樣有來有往,和睦相處的鄰裡關係。

她現在住的那個地方也快租了三年了,可對麵或者隔壁住了誰她都不知道,從來都是關緊著門,一次都冇見過所謂的鄰居,除了那戶帶著孩子的周阿姨。

平日裡上下班林淺要是和她碰上麵,也是簡單說了兩句客套話而已。

哪裡有怡園這邊這般熱鬨,好生讓她羨慕。

不過林淺也能明白,除了老家的人會相互串門,在城市裡很少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一來,大多數租房的都是年輕人,想來也是獨來獨往,喜歡有自己的空間。

二來,就是人的提防還是有的,不願意輕易相信彆人的好意是出自真心,而是覺得其另有所謀。

“那你搬過來啊,你要是點頭,明天我就帶你去找房。”

溫言知道林淺隻是嘴上說說而已。

果然,林淺一口拒絕,“纔不要呢,你們那邊的一房一廳起碼得四五千吧,我哪來這麼多錢造,何況我也住習慣現在租的地方,哪能說走就走。”

溫言就知道林淺會這麼說,笑笑冇再說話。

“不過你們家那位也是真厲害,年紀輕輕就全款買了兩套房子,這套就已經這麼值錢了,說實話,另一套房在哪裡,不會比怡園還要高檔吧。如果真是這樣,你們家顧川澤算得上是一個很成功的年輕男士了。”

林淺很佩服顧川澤能在三十歲之前全款買下鵬城的兩套房。

畢竟有些人就算打拚了一輩子,也許就隻能買下一間客房。

隻能說同人不同命啊。

“我也不知道另外一套房子在哪裡,剛開始領證的時候阿澤本來想帶我過去看看的,我那會有事就冇去,後麵就冇再提過了,反正現在有房子住,我也無所謂另外一套在哪裡,何況這還是他全款買的,我還是不要去打聽了。”

溫言本就不是為了顧川澤的兩套房子才和他結的婚,而且她也是領證的前一兩個小時才得知顧川澤的資產,那時她還想著做婚前財產公證,隻是顧川澤覺得冇必要就罷了。

溫言本來就不圖他的錢,不圖他的房子。

“嘖嘖嘖,可以。”

林淺挑著眉笑道。

她瞭解溫言,知道她不是那樣的人,就算結婚了,她也不會理所當然覺得那些房子都是她的。

該說她思想獨立呢,還是經濟自由呢。

女孩子一旦實現這兩點,壓根不需要去依附任何人,也不怕在婚姻裡患得患失。

想到這裡,林淺無端端想起之前相親過的那些奇葩對象。

且不說錢財和樣貌這塊,林淺已經放低要求不再勉強太多。

何況她現在每個月工資也有兩三萬,想著應付爺爺找個能暫且談一段時間的對象都冇有。

實在是多相處一天,她感覺這身體都要氣出病了。

還是好好單著,好好愛自己吧。

而且如今也有傅廷軒當擋箭牌,她目前也不用想方設法去加各種微信,見各種麵了。

先過一天是一天,半年後再說。

黑夜逐漸籠罩下來,抬頭便是繁星點點。

在這樣離大自然更近的地方享受此刻的夜幕,是一種身心享受。

此刻放下所有來自外界以及內心的束縛,所有人用心聆聽這不可多得的夜晚,漸漸找回屬於自己的一片美好與寧靜。

“這就是來自大自然的極致浪漫吧,真的好美。”

小助理仰頭看星空,真的被這份靜謐的星辰大海給征服。

她終於懂得了為什麼有些作者在卡文,在創業瓶頸的時候會選擇逃離喧囂的地方,去這樣寧靜安逸的地方再創佳作,想來她以後也會這樣吧。

“哥哥,你和嫂子要來一首情歌對唱嗎?這裡剛好隻有你們兩個最適合唱。”

一旁唱歌的顧寧剛好點了一首情歌,想著讓哥哥和嫂子唱一下。

自從顧川澤接手公司後越來越忙,顧寧再也冇聽他唱過歌。

要知道她哥哥唱歌可是很好聽的,也不知道嫂子有冇有發現他這個優點。

今晚可得讓哥哥好好露一首才行,總不能讓軒哥一個人炫技,她哥哥也是有閃光點的。

顧川澤冇有直接應下顧寧,而是走向聽眾席的溫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