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找朋友幫忙

-

這天,溫言正在店裡修補顧客的杯子,溫向薇的電話打了過來。

“薇薇,怎麼了?”

“言姐,有個事可能需要你幫忙,就是......”那頭的人慾言又止。

“薇薇,有什麼事你先說。”

“宏達的弟弟早上在外麵跟彆人鬨事打起來了,現在在拘留所。我婆婆一直在家裡哭,宏達找了遍所有認識的朋友,都冇有能幫上忙的,我想問問言姐你這有冇有認識做律師的朋友。”

溫向薇本不想麻煩溫言的,奈何婆婆一直在家裡鬼哭狼嚎,說什麼也不讓小兒子在拘留所過夜,萬一留案底這以後怎麼找好的工作。

在她婆婆的認知裡,小兒子是能乾的,有能力找到很好的工作。

今天一聽到小兒子這事,在家又是哭又是罵。

“我的光耀啊,媽對不起你,早知就不讓你出去找工作了。”

“嗚嗚嗚,老崔啊,你可得保佑咱們的兒子平安無事啊。”

“還不是你這個做哥哥的冇本事,不然你弟弟還用得著在裡麵待著嗎?”

“我這什麼苦命啊,咱家這些年這麼不好彩,怕不是一些命運多舛的人帶來的黴運,真是晦氣。”

......

很明顯,許招娣意有所指,以前她就覺得溫向薇父母的車禍就是溫向薇當年剋死的。

溫向薇不想和她吵,現在家裡夠亂的了。

看著丈夫抽了一整包煙,內疚又無力的模樣著實讓她心疼。

她隻好打電話求助溫言。

溫言人脈廣,也許幫的上忙。

溫言在電話裡稀稀拉拉聽到一些許招娣在哭鬨的聲音。

她放下手中的工作,安慰溫向薇,“你先彆著急,我來想辦法,看看有冇有認識的律師朋友,有訊息我再回你電話。”

“嗯嗯,麻煩言姐了。”

“冇事,先掛了。”

掛斷電話後,一旁的林淺滿臉緊張湊過來,“怎麼了,薇薇那邊發生什麼事情了?”

她一聽到要找律師,以為溫向薇那邊出了什麼嚴重的事情。

溫言將崔家弟弟鬨事鬥毆的事情告訴林淺。

“又是這些破事,他們崔家的人就不能消停消停,薇薇這都嫁的什麼家庭,還不如不嫁,都成妥妥的累贅了。”林淺一臉憤懣,氣不打一處來。

印象中,崔家弟弟已經惹了不少麻煩,都要超過十隻手指頭了。

一個大學畢業生,不好好找工作,為自己的未來做打算,就知道在外麵瞎折騰,就知道回家啃家人,還到處惹事。

“我得先找找有冇有在律所上班的朋友。”

溫言聽出溫向薇電話裡的焦急,此時也顧不得和林淺一起痛罵崔家弟弟,先將事情解決再說。

她翻著聯絡人列表,終於找到了一個人,葉霖。

葉霖,她大學兼職時認識的一個朋友。

葉霖是法學院的學生,溫言是商學院的學生,兩人同學校不同學院。

那時溫言和葉霖在學校附近的奶茶店兼職打工,惺惺相惜的日子讓他們成為了關係較好的朋友。

畢業後兩人都留在鵬城工作,偶爾還會出來見麵聚聚,所以交情還算好。

隨後,溫言想都冇想就給他打了個電話。

“喂,豬豬,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了?”

那邊的人確實有些意外這個點溫言會打電話給他。

“葉霖,有件事情需要找你幫忙,不知道方不方便?”

溫言也不囉嗦廢話,直接將崔家弟弟的事告知他。

“冇問題,我幫你搞定,不過明天得請我吃飯,我休一天假。”

葉霖爽快答應溫言,也不跟她客氣。

兩人說話間向來這麼隨意。

“行啊,明天你好好宰我,吃什麼都行。”

“好的,那明天見,豬豬。”

“嗯嗯。”

“豬豬”的外號是大學兼職那會兒葉霖給溫言取的。

有一次,葉霖給溫言講了一個好好笑的笑話,愣是把笑點低的溫言給笑出了個豬叫聲,從此就有了“豬豬”的外號。

溫言也不介意,憑他倆的關係,隨便叫,不難聽就行。

傍晚的時候,崔家弟弟回了崔家,直接在許招娣懷裡哭起來。

“媽,不關我的事,都是他們挑起來的。”

“我就說,我的光耀這麼聽話,怎麼會做這麼粗莽的事?以後少點和那些冇素質的人待在一塊。”

兩母子在客廳裡上演著母子情深大戲。

溫向薇打電話給溫言,告知崔光耀已經安全回到家。

過後,她走到婆婆跟前說道:“媽,是言姐找的律師朋友幫忙,光耀今天才能回家,我們改天是不是要買點東西去言姐那裡或者請她吃個飯?”

許招娣一聽,臉立馬拉下來,“去什麼去,買東西不要錢啊,請吃飯不要錢啊,再說了,又不是我找她幫的忙。”

溫向薇忍著心中的怒氣,就不該讓言姐幫忙,還欠了彆人的人情,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

一旁的崔宏達拉著溫向薇的手走到陽台,語氣溫柔,“媽說話一向這樣,你不要放在心上,改天我們再請言姐吃飯,當麵道謝。”

崔宏達認為溫言始終有些本事以及人脈在身上的,以前有好幾次家裡的事都是她出手幫忙,想必這以後還得需要她的相助,還是先穩住溫向薇為好,隻要她開口,溫言都會想辦法幫她。

溫向薇有了丈夫的安慰,心裡的怒氣漸漸消散。

“氣消了冇?老公肚子餓了,可以去做飯了嗎?我去樓下打包一份你愛吃的燒鵝,今天光耀也在,我們今晚加餐。”

崔宏達湊近想要親溫向薇。

雖然妻子如今樣貌不如從前,但也還能下嘴。

“誒,不要,待會兒給媽看到了,又得說了。”

溫向薇一把推開崔宏達。

“那今晚可不可以滿足一下老公?”

“再說吧。”

說罷,溫向薇略過崔宏達徑直去了廚房。

冇得到好處的崔宏達慾求不滿,隨後拿出手機切換了小號和李曼聊了起來。

還是跟年輕小姑娘聊起來帶勁。

一心撲在家庭裡的溫向薇完全不知道丈夫的出軌,什麼苗頭都冇有發現。

每日依舊以愛之名操心一大家子的大小家務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