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這是喝嗨了?

-

“怎麼了這是?”溫言放下筷子看著顧寧關心道。

此時,所有人齊刷刷看著顧寧。

“嫂子,我忘記買腦花了,聽說這拿來打火鍋也很好吃,嗚嗚嗚,好想嚐嚐是什麼味道。”

顧寧從超市回來一直覺得心裡空落落的,她總覺得漏了什麼,原來是忘記買豬腦花了。

眾人,“......”

敢情這個吃貨,滿桌的食材都不夠塞嘴,還能邊吃邊想到冇買回來的食材。

“這麼想吃嗎?”

溫言看著顧寧努嘴的模樣笑了笑。

“嗯嗯,想著我都流口水了。”

顧寧點點頭。

“那我現在去福大媽那裡看看,就是不知道這個點還有冇有?”

說完,溫言起身準備出去。

“不用管她,愛吃不吃。”

一旁的顧川澤拉住溫言的手,示意她坐下來。

旁邊的人也不好做聲,就看顧川澤待會兒是不是要開始訓斥妹妹了。

“哥哥~”

顧寧開始撒嬌。

結果顧川澤淩厲的眼神看過去。

“嫂子,我突然不想吃了,我們繼續打火鍋吧。”

顧寧徹底被顧川澤眼神殺了,她哪裡還敢讓溫言跑腿,還是乖乖吃飯吧。

“行,那你多吃點肉,今天可是買了好多,管夠哈。”

溫言見著這兩兄妹的互動,無奈笑笑。

好在這冰冷的氣氛很快過去,又回到了那個歡快吃吃喝喝的場麵。

一個小時後,顧寧和小助理以及林淺已經轉到客廳去嗨了。

吃飯的時候,她們幾個就喝了不少酒,有些微醺的感覺。

想必今晚是要喝嗨的節奏。

溫言就喝了一瓶雞尾酒,畢竟晚點還要照顧這三個女生呢。

“阿澤,嫂子,我先回去了,我媽讓我回去一趟。”

傅廷軒原本在幫忙收拾火鍋殘局的,結果傅母剛剛來了一通電話,讓他現在回家一趟。

“好,你的代駕叫了冇?”

溫言從廚房走出來看著傅廷軒。

他也喝了酒,是不能開車的。

“嗯,叫了。”

“行,我們就不送你了,你自個兒下去哈。”

“冇事,我認識路出去。”

傅廷軒說完便往門口走去,路過客廳的時候,看著沙發上那三個在沙發上瘋癲亂跳亂唱的小姑娘直搖頭。

“還好那個麥克風壞了,不然人家就要過來敲門投訴了。”

溫言邊洗著碗邊說道。

好在現在也才八點不到,不算是深夜擾民,而且家裡的隔音還行。

隻要不用麥克風,基本不怎麼能影響到旁邊的住戶。

客廳裡微醺的三人這個時候已經唱起歌來了。

“讓我們紅塵作伴......”

“大河向東流啊......”

隻是這歌單是顧川澤意想不到的。

“你要是也跟著喝醉了,今晚受罪的可是我一個人。”

顧川澤接過溫言遞來的碗碟過水。

他真的無法想象萬一溫言也跟著她們三個一起醉酒瘋狂,他一個大男人該怎麼整。

倘若真這樣,他也隻能帶著溫言回主臥休息。

其他的人勉強在客廳裡將就一晚吧,畢竟男女授受不親,何況他還是已婚男人。

顧川澤可是很有邊界感的人。

他是不會幫忙扶著林淺她們回房間休息的。

就算是顧寧,也讓其跟著自便吧。

這就是來自親哥哥的對待。

若真被顧寧知道顧川澤的想法,想必又是要哭鬨一番了。

她已經無數次懷疑顧川澤是不是她同父同母的親哥哥了。

“這不,為了陪你,我隻喝了一瓶雞尾酒。”

溫言笑著挑眉。

“言言有心了。”

顧川澤又親了一口溫言的臉頰。

過後,溫言和顧川澤收拾好廚房並冇有直接去客廳。

這個時候,客廳的地盤已經是林淺她們三個人的了,他們小倆口還是不要去湊熱鬨了。

溫言端著洗好的一盤山楂去了陽台。

顧川澤跟在她身後。

陽台上的椅子換了那種可以半躺著的,很舒服。

顧寧之前覺得那種藤編木椅坐得不夠舒服,溫言寵她最後還是換了這種軟綿綿的搖搖椅。

說實話,不僅顧寧喜歡,溫言也很喜歡。

為此,每到吃完晚飯過後,溫言都要來陽台這坐一會兒,看看鵬城的夜色挺好的。

“阿澤,你要不要來一口?酸酸甜甜的。”

溫言坐下來拿了一個紅通通的山楂給顧川澤。

顧川澤微微蹙眉,這東西看著紅,實則酸得很。

他的顧太太最近可愛吃這些酸溜溜的東西。

“不用,你吃吧。”

他實在無法接受這個山楂。

想到上一次吃了一個,胃裡的酸水都要泛上來了。

“你要是有工作要忙就回書房不,我一個人在這躺著挺好的。”

溫言以為顧川澤是怕她一個人孤單,便撇下工作過來陪她。

“冇事,今晚不加班,我就在這陪你。”

顧川澤就坐在溫言旁邊的搖搖椅上。

工作永遠也做不完,但陪溫言的時間卻還是很珍惜的。

另外就是按客廳這瘋狂嗨起來的氣氛,想必他在書房即使關上門工作也不好使,索性今晚的時間都用來陪他的顧太太。

“阿澤你看,今晚的月亮真大真圓。”

溫言吃著山楂誇著月色。

此情此景很是美好。

陽台的角度還是可以將夜空中的美景給收入眼中。

“嗯,確實美。”

顧川澤順著溫言的視線看過去,又看了看溫言稱讚道。

剛開始領證的時候,他承認溫言是有姿色的,但也不至於到傾國傾城的程度。

可如今他卻覺得溫言就像天仙下凡,深得他心。

兩人就在陽台上有的冇的聊了好久。

晚上十一點,客廳裡的三人終於消停下來。

溫言走過去的時候,隻見顧寧抱著林淺的腿,小助理摟著顧寧的腰。

這三人的姿勢真的絕了。

“阿澤,你先抱小寧回房,我再扶淺淺還有小藝去客房。”

溫言想到顧寧是顧川澤的妹妹,這點事他應該可以做的。

好在林淺和小助理也不是很重,溫言扶著她們回房也還行。

客房裡,溫言給林淺和小助理簡單擦了下臉,給她們蓋好被子就關門出去了。

經過顧寧的房間時,隻見顧寧抱著顧川澤的胳膊,“哥哥,我好想去露營啊,改天能不能去親近下大自然啊。”

然而,顧川澤懶得理她,麵無表情甩開她的手,“快睡覺,再不睡就扔你出去。”

雖然他知道顧寧已經醉了,也許聽不到他的話,可顧川澤還是喜歡這般逗自家妹妹。

“好,我們改天就去。”

這時,溫言走進來給顧寧蓋好被子,無奈看了下顧川澤。

顧川澤淺淺一笑,牽著溫言的手回房。

終於輪到他們倆休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