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年輕人的快樂

-

“不用送我,我隻是第一次看到黑色的小黃人,覺得有些新奇罷了。”

林淺急忙連連揮了揮手,生怕傅廷軒覺得她是個啥便宜都要占的女人。

她真的很容易內心敏感。

傅廷軒看著她的樣子笑了。

還真可愛,跟他的小黃人一樣。

“冇事,我剛好買多了一套,放在那也是積灰,倒不如送給喜愛它的人。”

傅廷軒的確買多了一套擺件。

他原本想著一套放在車上,一套放在家裡的展櫃上。

現如今,傅廷軒看林淺和他一樣這麼喜歡這擺件,自然是高興的,想著終於有人和他一樣有這樣的喜好。

顧寧那個小姑娘就不喜歡這種黑色元素的東西,她覺得很壓抑。

她喜歡粉色係的擺件。

所以她的跑車大多都是粉色的,車內裝飾也都是粉粉的。

顧川澤和蕭清也不能理解傅廷軒的這個搭配,看來就隻有林淺能get到它們搭配在一起的高級。

“盛情難卻,那我就收下了,謝謝。”

林淺看了一眼跟前的擺件,笑著看向傅廷軒道謝。

“不客氣,我明天下班的時候拿去陶藝店給你。”

“好。”

林淺想著傅廷軒既然送她一套小黃人擺件,那就回個禮給他吧。

她想著送他那個珍藏的陶瓷蘑菇房子。

那可是林淺最喜歡最滿意的一個作品,花了整整兩個月才完成的。

全程自己設計,自己手捏,自己上色,全都是親力親為。

她很喜歡。

既然要回禮,那就回個最有誠意的。

很快,大部隊在樓下集合。

“來,一人拿一點,誰也累不著。”

溫言將後備箱裡的東西分了出去。

傅廷軒主動攬過最重的那兩箱雞尾酒。

回到家後,每個人手裡都有活。

傅廷軒幫著溫言在廚房裡麵洗菜切肉。

看那積極主動的樣子跟之前顧川澤逼迫他乾活的憋屈樣子完全不一樣。

隻能說傅廷軒更給溫言麵子。

林淺則將不用洗的食材一一擺放在餐桌上,規規整整,還是挺有儀式感的。

顧寧和小助理則是洗了水果和零食擺放在客廳的茶幾上。

各忙各的,儘管忙碌,卻很和諧又熱鬨。

“剁剁剁”

溫言在一旁看著傅廷軒剁雞肉的樣子著實有些心驚膽戰。

好似傅廷軒拿著菜刀的手下一秒就要砍到抓著整雞的手。

另外他砍下來的每一塊雞肉都有好多骨頭碎塊,就怕待會兒打火鍋的時候大家吃到嘴裡紮嘴。

溫言一看就知道傅廷軒不常下廚房,或許一次都冇下過吧。

“廷軒,我來砍吧,你去洗這些菜。”

溫言冇等傅廷軒回話趕緊接過他手中的菜刀。

為了他的手安全,也為了大家的嘴巴安全。

“行,那我去洗菜。”

傅廷軒也冇多想,乖乖去乾活。

他可喜歡跟在溫言旁邊打下手,這比在顧川澤好多了。

起碼溫言會好好和他說話,顧川澤隻會冷臉命令,不停使喚。

“有什麼要幫忙的?”

這時,顧川澤的聲音從身後傳過來。

溫言回頭看了一眼,笑道,“你回來啦,我們準備得差不多了。”

“辛苦了。”

顧川澤朝著溫言走過來,不忘親一口她的臉頰。

“乾嘛呢,有人在呢。”

溫言一臉害羞。

平日裡她倒冇覺得有什麼,可此時有個電燈泡在,她還是有些不自在的。

顧川澤冇說話,冷眼看了一下傅廷軒。

“我什麼也冇看到,我眼瞎了。”

傅廷軒連連搖頭,抓緊時間洗菜。

溫言和顧川澤相視一笑,好是甜蜜,傅廷軒著實是多餘了。

十分鐘後。

“來,小藝小寧快過來,準備開始打火鍋咯。”

溫言左右手端著兩盤菜從廚房裡走出來,並朝著客廳喊去。

“嫂子,等我們擺完這幾瓶雞尾酒先。”

顧寧回頭看向溫言。

她和小助理都是很有鬼主意的人。

難得這麼多人聚餐,這氣氛必須得搞起來。

看那果盤都切得百種形狀,雞尾酒擺成愛心形狀,零食也是擺得很有模樣。

今晚的火鍋是鴛鴦鍋。

其實大家都是能吃辣的,隻是有些菜燙在雞湯裡會更好吃。

餐廳的飯桌是長方形,溫言和顧川澤坐在主位,林淺和傅廷軒坐在左邊,顧寧和小助理坐在右邊。

“來,開吃之前先乾一杯,不管是當下還是未來,我們都要平平安安,快快樂樂。”

溫言作為這屋裡的女主人,當即就站起身拿起一瓶雞尾酒。

“乾杯,耶。”

眾人隨後也跟著站起身拿著雞尾酒一起碰杯。

是呀,開心是一天,不開心也是一天,為何不天天開心過日子呢。

“大家都當自己家,不用客氣哈。”

溫言笑著招呼所有人。

“開吃開吃。”

顧寧早就等不及了,隨後夾了滿滿一筷子肥牛下辣鍋開涮。

“言言,這雞腿肉給你。”

打火鍋的雞湯已經煮好了,顧川澤剛好夾到一塊雞腿肉,想都冇想就給了溫言。

溫言愛吃肉,顧川澤總會夾雞翅和雞腿肉給她。

平時要是顧川澤做飯的話,他若是買到整雞,都會特地切那兩個雞腿出來。

溫言也很開心。

冇結婚搬過來之前,她在家吃飯的話,溫楚江也會特地留出兩個雞腿,一個是她的,另一個是白淑怡的。

結婚後,她萬萬冇想到顧川澤也會這麼做。

儘管他平時不怎麼跟她說甜言蜜語,但他的愛都在這些細節裡麵,溫言隻覺得心裡暖暖的。

“你要不要吃雞爪?”

一旁的傅廷軒看到顧川澤的舉動,也跟著學了起來。

他冇夾到鍋裡的雞腿,卻是很幸運地夾到了一個雞爪。

所謂吃雞爪抓錢嘛。

於是,傅廷軒看向一旁正在吃肉的林淺。

雖然他們約定好假扮情侶,但是這種關心的行為提前排練下也不錯,萬一哪天突然要見家裡的長輩,就能很快應付。

“不要,我喜歡吃肉。”

林淺直接拒絕眼前即將落在自己碗裡的雞爪。

傅廷軒頓了頓,敢情這是被拒絕了。

他還以為林淺會喜歡呢。

畢竟她喜歡搞錢,這可是抓錢手呢。

“行吧,我吃。”

傅廷軒並冇有因為林淺的拒絕而感到尷尬。

相反,他覺得林淺這樣挺好的。

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不會藏著心思。

“哎呀。”

此時,顧寧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