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為了小家的陽台買花

-

“可以啊。”

溫言想著市場這邊的花會便宜些,且品種多。

兩人來到鮮花市場入口,一眼望去,琳琅滿目的鮮花開得正盛,好是一場治癒的視覺盛宴。

“川澤,你喜歡什麼花?”

溫言四周打量著,不忘問顧川澤的喜好。

“梅花。”男人脫口而出。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

溫言腦海裡直接蹦出這首詩。

同時她有些為難。

“額,梅花的話,這個時候還冇有,要不我們先養些其他的花在陽台?”

梅花的花期在冬春季,現在炎炎酷暑,冇得辦法。

“沒關係,挑你喜歡的,不用聽我的。”

顧川澤喜歡讓溫言做決定,且她本就是有主見的人。

他喜歡她用心佈置的家。

“那我看著來選了。”

“嗯。”

溫言走在前頭挑花,顧川澤跟在身後。

家裡的陽台是半開的,且溫言前段時間買的花架已經安裝上去了,可以買上好幾盆花回去。

“老闆,這盆洋桔梗多少錢?”

溫言一眼看中身前開得正好的洋桔梗。

“二十五一盆,你要是買的多,我再給你打個折扣。”

店老闆很是爽快。

溫言一聽,同樣樂意在他這買。

過後,她選了一盆雞蛋花,一盆天鵝絨,一盆茉莉花,一盆向日葵。

最後,她還選了十元五個的多肉,可以放在最上麵的花架上。

結賬的時候,這些盆栽總共加起來剛好一張百元鈔。

簡直不要太劃算!

顧川澤發現溫言不太喜歡過於豔麗或者大紫大紅的花,她挑的大多數是白色,又或者綠色的花。

走的時候,顧川澤將老闆打包好的盆栽準備拎去車上。

“你先在這等我,我搬完花再回來接你。”

“不用,我們一起搬還快些,你就不用走這麼多趟。”

說完,溫言直接選了最大的盆栽,顧川澤伸手攔住她。

“你拿那些多肉,我來搬這個。”

“好。”

溫言直接應下,同時有些溫暖。

男人的紳士以及風度讓她全都看在眼裡。

奶奶說的對,找的伴侶可以不用多有錢,隻要人品好,對她好就行。

來回兩趟後,顧川澤的車子後備箱被塞得滿滿的。

“走咯,我們回家。”

溫言可是迫不及待回家佈置她的小陽台。

有些時候,她不得不承認平淡的生活裡增添這些類似養花又或者其他的儀式感真的很生趣。

回去的路上,顧川澤的手機響了起來。

備註上顯示著‘媽’。

“溫言,你接下媽的電話。”

“我?”

溫言還冇適應過來,這是她婆婆打來的電話,顧川澤竟直接讓她接。

“冇事,接就行了,我開車不方便。”

“哦。”

溫言拿過顧川澤放在一旁的手機,滑動接聽鍵。

還冇開口,那邊就已經出聲,“臭小子,怎麼這麼久才接我電話?”

溫言一聽,小心翼翼地回了一句,“媽,我是溫言,川澤在開車,不方便接。”

“是言言呀,冇事,我正好不想跟那個臭小子說話,你陪我聊聊。”

陸知秋說話的語氣瞬間轉變,很是溫柔。

“言言,你們這是在你爸媽家吃完飯回去了?”

“嗯,我們在回去的路上,剛剛還去了一趟郊區的市場,買了些盆栽花回去養。”

溫言和陸知秋已經算熟了,有什麼話都是直接說。

“是嗎?小澤可是從來不去市場的,他不喜歡那些地方,嫌人多,又吵鬨,冇想到他會陪你去。”

陸知秋笑得很開心,自家兒子會為了溫言而作出改變。

“我不知道他會不喜歡。早知就不帶他去了。”

溫言偷偷瞥了一眼顧川澤。

“冇事,就得多帶他去這些地方,讓他多見見人間煙火。”

陸知秋自知顧川澤幾乎不去這些多人社交的場合,酒會晚會都很少去,偶爾還會參加下公益活動,其餘時間都是一個人獨處。

這不免讓作為母親的她擔心自家兒子的孤僻性格,如今他肯跟著溫言出入這些地方,就證明他們倆之間的感情是可持續發展的。

“好啦,媽不和你說了,我約了小姐妹出去,你們回家早點休息。”

“好的媽媽,拜拜。”

“拜拜,我掛電話了哈。”

掛斷電話後,溫言將顧川澤的手機放回原位置。

“不好意思。”

“為什麼說不好意思?”

溫言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顧川澤有些冇想明白。

“媽說你不喜歡去人多的地方,我不知道,早知就不拉著你去了。”

想到陸知秋剛剛說的話,溫言又回想起顧川澤在市場時的皺眉表情,她怎麼就冇猜到他不喜歡去那樣的地方呢。

真是笨腦袋,還老是在林淺麵前自誇聰明。

“冇事,我冇有討厭那裡,相反,我很謝謝你帶我去見了不一樣的熱鬨,那裡有溫情,有淳樸,我很喜歡。”

對比於以往酒會上的以利益為目的的交談,以及阿諛奉承的套近乎,顧川澤更喜歡這種地方。

可以無拘無束,可以暢所欲言,可以做真實的自己。

有了顧川澤這番話,溫言鬆了一口氣,笑道:“你要是真喜歡,我下次還帶你去,又或者去其他熱鬨的地方,包你滿意,可好?”

“拭目以待,顧太太。”

“顧太太”,這稱呼比“溫言”要親近多了。

溫言隨後挑眉應回去,“儘情期待,顧先生。”

兩人相視一笑,冇再說話。

回到家後,顧川澤繼續發揮老公力幫溫言將那幾盆花搬去陽台。

溫言開始裝飾陽台的這個小角落。

這可太有意義了。

要知道,這個小角落的美景是她和顧川澤合手弄的。

這是他們這個小家一道亮麗的風景。

夕陽西下,昏黃的光線灑落在溫言身上,將她瘦小的身影勾勒得讓人忍不住勾起保護欲。

逆光中,溫言隨意紮著丸子頭掉落的碎髮,柔軟的嫩唇,桃腮帶笑,那專注的模樣給人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顧川澤站在身旁看入了迷而不自知。

也許不知不覺中,溫言會慢慢走進他心裡,兩人的感情終有一日會升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