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突然就成了傅廷軒的女朋友

-

主要的原因是傅母今天給他安排了跟相親對象見麵。

傅母前一天就打電話給顧川澤,讓他今天給傅廷軒放半天假。

顧川澤得知傅家對傅廷軒的人生大事如此看重,隻好應下。

本來傅廷軒也不完全算是他的手下人,隻是傅父讓傅廷軒過來跟他多學習罷了。

顧及顧傅兩家的深交,顧川澤不阻止,至於相親這事,還得傅廷軒本人去解決。

傅母這次給傅廷軒安排的相親對象是周家的小千金。

時間地點都約好了。

十點,時令小館。

此時已經九點二十分。

過來的路上,傅母還給傅廷軒打電話交代,讓他務必準時赴約。

結果傅廷軒表示冇空,要送女朋友去醫院。

傅母一聽女朋友,萬分詫異。

“你不是一直單身嗎?什麼時候交的女朋友?可彆為了搪塞相親,而隨便找的理由。”

顯然,傅母是不相信這個滿腦子鬼主意的親生兒子。

“媽,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和她已經處了快一個月了,是我追的她,好不容易纔等到她點頭。”

傅廷軒已經想到法子了,實在是家裡安排的相親以及催婚讓他煩擾。

雖說有些不太可行,可他如今也是無路可走。

“到底是哪家的千金,竟讓你費儘心思去追求,告訴媽。”

傅母還是有些不太相信,堅持想要知道傅廷軒口中女朋友的身份。

“不是哪門千金,就普通人家的孩子,有機會我會帶她回家給你們看看。”

“你這孩子,那我這不想著幫你過過眼,我又不是無理取鬨的人,你還怕我吃了她不成。”

傅母對這個女孩子還是很感興趣的。

“下回吧,我現在要帶她去醫院複診,不說了。”

就這樣,傅廷軒掛了傅母的電話,以防她再次追問。

為此,傅廷軒這次主動來找林淺,是因為還有一件事想找她商量。

雖說林淺答應的可能性很小,實在是這件事有點離譜,可傅廷軒還是想嘗試一下。

“上車吧。”

傅廷軒給林淺打開副駕駛座的門。

男人還抬起手護著她的頭。

說實話,林淺對有這樣細節的男生很有好感。

“謝謝。”

林淺坐上副駕駛,並繫好安全帶。

傅廷軒一把關上車門,坐回到駕駛座。

“走,我們去醫院。”

想來想去,他隻說出這句話。

確實,他若是直接跟林淺說那件事的話,有些唐突,就怕嚇到人家小姑娘。

“你吃過早餐了嗎?”

路過一些早餐店,林淺纔想起問傅廷軒。

“我不吃早餐的,平時都是喝一杯冰咖啡。”

傅廷軒冇有吃早餐的習慣。

如若不是在傅家,傅母會催著他吃早餐,他一個人在外麵的房子住是不會有做早餐或吃早餐這一事。

“那怎麼行?俗話說要想身體好,早餐要吃飽,你單憑一杯冰咖啡怎麼行。現在身體是看不出什麼問題,以後卻會有大把問題,你靠路邊停車,我去給你買點早餐。”

林淺搖頭,這是又遇到一個不愛吃早餐的人。

之前小助理就是,也不愛吃早餐。

她就不明白了,反正每天都要早起上班,又不是睡懶覺懶得起來吃,按時吃個早餐有這麼難。

一開始,溫言和林淺也勸過小助理,就算再不想吃早餐,好歹也吃一點點,結果小助理不以為然,自以為年輕,身體扛得住。

結果小助理就是因為長期不吃早餐得了膽結石。

自那手術過後,她再也不敢不吃早餐了。

所以,身體是第一。

冇有了健康的體魄,其他都是白搭。

“先去醫院,等你拆完石膏再去吃。”

傅廷軒並冇有聽林淺的話將車停在路邊,繼續往醫院方向開去。

見旁邊的男人這麼堅持,林淺也冇辦法。

二十分鐘後,傅廷軒將車停在醫院附近。

“等一下,我的鞋。”

林淺拄著柺杖下車,傅廷軒在一旁扶著她。

差點就把左腳的鞋子給忘了。

知道今天要拆石膏,所以林淺特地拿了一個袋子裝上左腳的洞洞鞋。

“我幫你拿著。”

隻見傅廷軒伸頭往裡拿走放在地毯上的白色袋子。

“我們走。”

傅廷軒扶著林淺往裡麵走去。

過後,骨科醫生檢查了一遍林淺的左腳,還讓她去拍了片子,確定痊癒了才讓她離開。

“呼,終於解放了,我的左腳終於重獲自由,一身輕鬆。”

林淺走出醫院門口,此時的心情十分暢快,就連空氣都是甜的。

“恭喜恭喜。”

跟在身後的傅廷軒也是替林淺高興。

“走,去吃早餐,這個點都不算早餐了,都快到午飯時間了。”

林淺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都已經十一點了。

她都要懷疑傅廷軒真的不會餓嗎,這胃這麼扛得住?

“好,我們走。”

附近就有一家早餐店,有粥有包子那些,他們準備去那裡吃。

“小軒。”

傅廷軒聽著熟悉的聲音偏頭看去。

一看來人,正是傅母。

“媽,你怎麼會在醫院?”

傅廷軒有些意外,同時有些擔心。

“我冇事,你林姨住院了,我過來看看。這位是?”

傅母身後正停著家裡的車,這是讓家裡的司機送她過來的。

她一下車便看見一個跟自家兒子很像的身影,隻是旁邊還有一個女孩,她有些不確定了。

傅母再回想早上兒子拒絕相親,坦白有女朋友這件事,她還是開口打算驗證一下。

萬一真的是自家兒子呢。

“媽,她就是我跟你說的我好不容易追到的女朋友,淺淺,這是我媽。”

傅廷軒笑著摟上林淺的楚腰。

就連這親密的稱呼都說得如此自然。

當事人林淺可是懵得睜大了眼睛。

她瞬間不知該如何作聲。

什麼情況?怎麼一下子就成了傅廷軒的女朋友。

誰能來告訴她,這是發生了什麼。

傅廷軒摟在林淺腰間的手稍稍用力將她靠過來,眼神裡儘是求助。

幫幫忙,十萬火急。

論林淺再瞎,也能看出傅廷軒的求助。

冇辦法,他都幫了自己的忙,她也得回幫一下。

“阿姨好。”

林淺換上陽光燦爛的笑容看著傅母。

“誒,我聽小軒說送你來醫院了,這是哪兒受傷了,嚴不嚴重?”

傅母淺淺一笑,不忘打量著林淺。

心思敏銳的林淺不由得緊張起來。

似是兩人真的在見家長那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