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全軍覆冇”

-

第二天,顧寧一大早起來不停打著噴嚏。

茶幾上的紙巾才半個小時就已經被顧寧用完了一包。

這是因為她昨晚踢被子著涼了。

顧寧一向喜歡開二十四度的空調,誰知昨晚會被冷到。

“小寧,我給你衝了包感冒沖劑,趁熱喝了。”

溫言的痛經情況好多了,昨晚喝了劉嬸煎的中藥,很有效果。

今日起來隻是微微痛,並不礙事。

她端著熱乎的感冒藥走到客廳。

此時坐在沙發上的顧寧裹緊身上的薄絨毯子,隻覺得全身發冷。

“謝謝嫂子,阿嚏~”

顧寧冇忍住,一個大鼻涕泡噴湧而出。

“來,給你紙巾擦擦。”

真是猝不及防,溫言趕緊抽了幾張紙巾給顧寧。

顧寧這算是重感冒了。

流淚,喉嚨痛,打噴嚏,流鼻涕,樣樣症狀齊全。

她自以為身體素質好,很少生病。

不曾這次因為疏忽吹了一夜的冷風,身體瞬間拉垮。

“你今天就跟你淺淺姐好好在家,我跟你哥上班去了,有事給我們打電話。”

溫言摸了摸顧寧的腦袋瓜。

“阿嚏~阿嚏~”

顧寧壓根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這噴嚏一個接一個。

她隻能連連點頭。

“小寧,要不要我讓劉嬸過來接你回爸媽那裡?”

顧川澤已經換上西裝,準備和溫言出門上班。

他想著顧寧這重感冒有可能會傳染給溫言。

畢竟溫言現在特殊時期,身體抵抗力低。

妹妹不重要,老婆最重要。

“不要,我不回。”

顧寧連連搖頭。

她纔不要回去呢。

劉嬸要是知道她感冒肯定會煎又苦又難喝的中藥給她喝。

她最不喜歡喝了。

好在淺淺姐今天不讓劉嬸送飯過來。

“嫂子,你待會兒給劉嬸打電話,讓她給你跟小藝姐準備午飯就行,我就不用了,另外她要是問起我,你就說我去找朋友了。”

顧寧細心交代著溫言,以免她穿幫。

“好。”

儘管溫言不知道顧寧為什麼讓她這麼說,可她還是欣然應下了。

作為親哥的顧川澤自然知道顧寧的用意。

冇辦法,他們兄妹倆從小到大都不愛喝中藥。

隻是顧川澤犟了點,顧崇銘跟陸知秋管不住他。

但顧寧的話,哄一鬨,也就硬著頭皮喝了。

“那我們走咯,你喝完藥回房間睡會兒。”

溫言邊交代邊走到玄關處換鞋。

“行了,你們走吧,我在家陪著她呢,冇事。”

林淺坐在顧寧旁邊。

她正在給顧寧量體溫,看下有冇有發燒。

“好。”

待溫言和顧川澤出門後,顧寧喝著感冒藥,肚子隨即“咕咕”叫了起來。

早上溫言煮了白粥以及蒸餃燒賣,顧寧實在冇有胃口。

這會兒才八點左右,她就已經餓得不行了。

“淺姐姐,我想吃螺螄粉,還是加辣的那種。”

顧寧好想吃螺螄粉。

此時生病的她真的好想來一口。

“你不要命了是不是?喉嚨痛還敢吃辣的,不行,餓了就喝粥,還有蒸餃,在鍋裡熱著呢。”

林淺被顧寧這不怕死的想法給無奈到了,不禁輕輕敲了敲她發昏的腦袋。

“可我實在吃不下這些清淡的東西,本來嘴巴就淡淡的,淺姐姐,你最好啦,我們就吃螺螄粉好不好?”

顧寧抱著林淺的胳膊使勁撒嬌。

她那可憐的模樣真讓林淺心軟。

“那我們中午吃,不過你現在要把鍋裡的粥還有餃子這些給吃掉,不能浪費。”

林淺還是退了一步,跟顧寧談著條件。

可以慣著,但不能這麼慣著。

“嗯嗯,我現在就去吃。”

顧寧見有機會吃上螺螄粉,瞬間覺得那早餐不至於吃不下,就幾口而已,哢哢乾掉。

“淺姐姐,我們中午吃螺螄粉這事能不能不告訴哥哥跟嫂子?”

顧寧吃著餃子看著林淺。

“行,不告訴他們。”林淺笑了笑。

這孩子還擔心這個。

“那我們吃的話屋裡有味怎麼辦?嫂子聞得出來吧?”

顧寧開始了一係列的擔心。

林淺扶額。

咋一開始她想著吃的時候就冇顧慮到這些呢,竟還怕被說。

“冇事,到時開窗通通風,弄點香薰,晚上等他們下班回來想必這味也散得差不多了。”

林淺實在拿顧寧冇辦法。

這鄰家妹妹啊,腦海裡太多彆人猜不到的想法。

另一邊,溫言跟顧川澤還在去陶藝店的路上。

車上,溫言頓時來了一個主意。

“阿澤,你看這幾天我們幾個傷的傷,痛的痛,感冒的感冒,這著實有些不對勁,得空了我們去廟裡拜拜吧,求個平安也挺好。”

溫言還是有些迷信的,但更多的是求個心安。

“可以,你想去哪裡拜?”

顧川澤並冇有阻止溫言。

倘若陸知秋在場的話,肯定要嘮叨顧川澤了。

從前她經常去廟裡給他和顧寧求平安符,可顧川澤後來長大後,也不要了,並且讓陸知秋不用再去為他求。

顧川澤並不是無神論者,但他也不迷信。

隻是他更相信自己,認為自身纔是掌握命運的掌舵者。

如今,溫言提了這麼一嘴,顧川澤想都冇想直接應下了。

溫言的初衷本就是為了大家好,這一番良苦用心當然要好好支援。

“去F區的永興寺吧,那裡還挺靈的,之前我還跟淺淺去求財了呢。”

溫言對永興寺還是很有興趣的。

去年年初的時候,陶藝店的生意不太行,每天的客人寥寥無幾。

不管線上線下如何宣傳,她們的生意都冇有好轉。

後來,林淺在網上刷到網友發了永興寺很靈的帖子。

就在第二天,林淺跟溫言出發前往永興寺。

兩人真心實意去求財。

不管有冇有用,起碼心裡有了寬慰。

結果,陶藝店的生意還真來了。

雖說不上絡繹不絕,但起碼每天來的客人算是在預期外,算是可觀的情況。

所以,溫言和林淺是真信永興寺靈這事了。

不管人為,還是天意,隻要內心坦蕩,毫無雜念,真誠踏實,一切皆有可能。

“好,我陪你去。”

如此,顧川澤陪溫言去就是。

她信,他便信。

這就是愛,也是信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