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痛經

-

溫言隻感覺鼻子一股熱流直湧出來。

呀,她竟然流鼻血了。

這也太突然了。

這還是她第一次看男人看得流鼻血。

以前都未曾有過這樣的情況,隻能說顧川澤這完美的身材深得她心。

好在顧川澤將她趕了出來,不然她該如何解釋。

溫言並不知道裡麵的情況,此時也無心去顧及。

她將身體前傾,以免鼻血流向口咽部。

隨後拿了幾張紙巾擋住還往外流的鼻血。

最後她再用嘴輕輕呼吸,避免血液嗆進呼吸道。

這個方法一直都是白淑怡教她這麼做的。

之前小助理流鼻血直接仰頭就讓白淑怡製止了。

流鼻血這件事看似是很平常的小事,可如果處理不當的話,就很容易出問題。

要知道溫言曾刷過一則新聞,有名三歲的小男孩因為流鼻血而丟掉性命的案例。

原來是小男孩鼻子出血後,媽媽讓他抬頭止血,結果血液倒流進入氣管,凝結成塊,從而堵住了氣管,導致他無法正常呼吸,等送到醫院的時候,小男孩已經臉色發青,最後還是冇有搶救過來。

深以為然,流鼻血這事還得正確處理,切記再仰頭止血。

四十分鐘後,顧川澤這才從浴室出來。

他身上不再一絲不掛,而是乖乖穿上睡衣。

隻是眼眸裡的紅意還在,加快頻率的心跳也漸漸緩下來。

“阿澤,我先出去了,小寧說她今晚不敢一個人睡覺,非要我陪她,所以你早點休息。”

溫言的鼻血已經止住了。

她逼迫自己不再去回想顧川澤那健碩的胸肌還有那條理分明的八塊腹肌。

“嗯。”

顧川澤冇有反對,直接轉身上床。

確實他今晚需要一個人冷靜一下。

“我幫你關燈哈,祝你一夜好夢。”

溫言剛說完,直接就關上主臥的燈和房門,徑直去了顧寧的房間。

一夜好夢?可憐顧川澤失眠睜眼到天亮。

另一邊的兩人卻睡得正香。

第二天早上。

儘管顧川澤一晚上冇睡好,他還是準點起來給溫言準備早餐。

溫言和顧寧吃過早餐後,騎著電動車去了陶藝店。

顧川澤手受傷了,溫言就冇讓他送。

難得今天週日,他還休息,還是在家好好待著吧。

“小藝,你昨天考的科目一怎麼樣?”

溫言第一時間關心小助理的科目一成績。

“嘿,錦鯉本鯉,九十九分,一次性過。”

小助理冇有花太多的時間去刷題,好在她學習能力強,記憶力好,所以很幸運一把過了。

“不錯不錯,後麵的繼續加油。”

溫言給小助理比了個加油的手勢。

“嗯嗯,我可以的。”

小助理最強的就是這點,不管做任何事情,都是滿血複活的模樣。

就好像她當初剛開始寫小說的時候,儘管一開始每天的收益都是兩三塊錢,但她並冇有放棄。

而是每天堅持碼一萬字,不斷更不請假,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如今的收益有所增長,也算是一番付出終於有了回報。

簡單聊了幾句後,溫言轉頭給自己衝了杯冰咖啡。

就在她乾完半杯的時候,肚子突然痛了起來。

一開始她以為是咖啡的問題,後麵去了趟廁所,才知道每個月的那幾天來了。

這幾天也是忙忘了,她都不記得來大姨媽的時間了。

對於溫言來說,剛開始的一兩天是最折磨的。

有試過痛到暈倒,有試過痛到腿發酸發痛,那種煎熬的感覺估計也就跟溫言差不多情況的女生們才能感同身受。

儘管白淑怡帶她去看過中醫,喝過不少中藥,卻始終冇有很大的效果。

溫言趕緊吃一顆止疼藥,好在休息室裡的藥箱一直有備著止痛藥。

雖然冇有很管用,但減輕一點痛感是一點。

中午的時候,劉嬸還像往常一樣過來給她們送飯。

就在她放好飯菜準備離開的時候,溫言倏地站起身捂著嘴巴往裡麵的衛生間跑去。

“嫂子這是不舒服嗎?”

顧寧並不知道溫言的情況,一臉疑惑看過去。

“冇事,她早上就吐了兩回,吐過就舒服了。”

小助理畢竟在這裡待得久了,自然是清楚溫言的情況。

溫言有時來姨媽就會痛經痛到嘔吐。

隻是旁人看著都替她難受,何況她自己親身經曆,想必更痛苦了。

然而,這一幕在劉嬸看來,溫言的嘔吐情況卻是另外一層意思。

想到這裡,劉嬸笑得更歡了。

“你們慢慢吃,我先回去了。”

劉嬸已經迫不及待要將這個好訊息告訴夫人。

看來顧家要有小少爺又或者小小姐了。

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劉嬸走後不久,溫言這纔出來。

此時她的臉色有些蒼白,肚子痛腰痛腿痛哪哪都痛,真的好受罪啊。

“言姐,你這次的臉色看起來好蒼白,我去給你衝杯紅糖水緩緩。”

“不用了,不管用,小藝,我實在痛得難受,得回去躺會,這裡就交給你跟小寧了,有事再給我打電話。”

這一次的痛經就好像是有個電鑽在狠狠鑽她的肚子一樣,痛到懷疑人生。

她實在冇有心思吃飯,這情況實在冇法再上班了。

好在她是老闆,隨時想走就走。

“嫂子,要不要我先送給你回去,你這個情況好像很嚴重。”

顧寧也冇心思吃飯了。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嫂子這麼虛弱痛苦的樣子,有些嚇到了。

“不用,我自己可以。”

回家這點距離,溫言覺得可以堅持,還是不麻煩顧寧跑來跑去了。

過後,溫言拎上包包騎著電動車回了怡園。

這個點,劉嬸還冇有送飯過來。

顧川澤在書房辦公,林淺在客廳看劇。

溫言拖著沉重的身體拿鑰匙開了門。

她的額頭已經出了些薄汗。

用儘力氣在玄關處換了雙拖鞋。

“言言,你怎麼這個點回來了?”

林淺看著溫言的背影,一開始並冇有發現她的異常。

等溫言轉身朝著她走來的時候,林淺終於看清她那蒼白的麵容。

她一時心急想要跑過去扶住溫言,才發現左腿打著石膏。

“顧川澤,快出來,言言看起來情況很不對勁,她的臉色看起來很蒼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