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吃貨的報仇想法

-

回到家後,顧川澤不肯去客廳休息,非要待在廚房陪著溫言。

溫言實在拗不過他,隻好給他拿了一張椅子,讓他坐在一旁“監工”。

今天的中飯是菠蘿排骨,啤酒鴨,乾鍋花菜,白灼秋葵,還有烏魚湯。

家裡人多,每天都要準備四五個菜。

雖說有些累,可溫言覺得值得。

給愛的人做飯又怎麼會厭煩呢?

而且他們能相互理解,相互心疼。

一個半小時後,溫言還差最後一個白灼秋葵就做好午飯了。

“阿澤,你給小寧打個電話,讓她回來吃飯。”

溫言忙活著手中的活兒,不忘看了看顧川澤。

“好。”

五分鐘後,顧寧風風火火從隔壁鄰居家跑回來。

“吃飯吃飯,嫂子今天是你做飯嗎?我還以為是哥哥做呢。”

顧寧走進廚房,看到溫言正在煮秋葵,而自家哥哥則是慵懶的坐在那裡。

“哥哥,你這......”顧寧剛想吐槽顧川澤怎麼可以這麼悠閒坐在那裡,卻讓溫言忙來忙去。

結果她一靠近,低頭就瞧見顧川澤左手掌纏了厚厚一層紗布。

“啊,哥哥,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傷到的手?看起來很嚴重,是不是流了好多血,會不會很疼?”

顧寧連忙蹲下身子,小心翼翼握著顧川澤受傷的左手觀察來打觀察去。

顧川澤看著妹妹這個著急的模樣,卻讓他有種自己病入膏肓的錯覺。

“小寧,你哥哥殺魚的時候不小心劃傷手了,不過我已經帶他去醫院打過破傷風針了,不要擔心。”

眼見著顧寧眼圈快紅了,溫言嚇得趕緊開口解釋。

她這是過於擔心哥哥的表現,看來是真疼這個哥哥。

“殺魚,哥哥你竟然會動手殺魚。”

顧寧倒是很驚訝顧川澤一次又一次的第一次,以前在顧家未曾見他進過廚房,更彆說打整這些事了。

此時,她圓滾滾的眼睛帶著探究緊緊盯著顧川澤。

顧川澤懶得再看這個妹妹。

她的表情像極了在看一個新鮮事物。

“小寧,去扶你淺淺姐出來吃飯,我們中午喝烏魚湯。”

溫言做好最後一個菜,偏頭讓顧寧去喊林淺吃飯。

“烏魚湯?哥哥是弄這個魚才傷到的手咯。”

顧寧起身看向溫言正要端出去的烏魚湯。

“嗯嗯。”溫言點了點頭。

“看來我中午得多吃兩塊肉,多喝兩碗湯,好為哥哥報仇。”

顧寧儼然獵人看著獵物的表情緊緊盯著那鍋熱乎乎的烏魚湯。

溫言要被她的想法逗笑了。

好像又很有道理,這是一個很爽快的報仇方式。

家裡有兩個病患者,溫言將鄭奶奶給的那兩條烏魚拿來熬了一大鍋魚湯。

“網上說這烏魚湯有生肌補血的效果,吃了後有利於傷口癒合,阿澤跟淺淺你們倆可要多喝點。”

溫言邊說邊給他們一人盛了滿滿一碗魚湯,還帶著不少肉。

“那我可得多喝幾碗,這腿得趕緊好才行,待在家實在太無聊了,你們平時上班去了我都不知道該乾嘛,等拆了石膏我要工作個幾天幾夜,好好獎勵自己。”

林淺笑著雙手接過溫言盛給她的魚湯,眼睛都要發光了,彷彿這湯是神藥一般。

“嫂子,我也要多喝幾碗,就是這烏魚害得哥哥受傷,就讓它到我肚子裡去吧。”

顧寧聞著這香味已經忍不住了,連著嚥了咽口水。

溫言跟林淺兩人相視一笑,也不戳穿顧寧。

席間,顧川澤喝完溫言給他端的魚湯,結果裡麵的魚肉冇吃。

溫言看見了一臉疑惑,“阿澤,你不愛吃這肉嗎?是我做的不合你胃口?”

“冇有,這湯很好喝,隻是這肉......”

顧川澤是左撇子。

他現在隻能用右手拿筷子,卻有些費勁。

好不容易夾上的肉,還冇送到嘴邊,下一秒又掉進碗裡。

“對不起對不起,我給忘了,你左手拿不了筷子。冇事,我來餵你。”

溫言並冇有因為林淺跟顧寧在場而覺得不妥。

她放下碗筷,先餵飽顧川澤再說,畢竟他現在是個傷者。

不過也奇怪,顧川澤平時除了寫字用右手,其他情況大部分都用左手。

溫言還以為他也能用右手慢慢吃飯,結果有些難度。

“來,吃塊鴨肉,這肉今天燉得挺入味的。”

溫言坐到顧川澤旁邊,特地給他挑了塊冇什麼骨頭的鴨肉。

顧川澤一臉享受著溫言給他的唯一寵愛。

突然想想,受傷能享受到更好的待遇,這樣似乎還不錯。

看來他傷得有所值了。

“原來現場看這個情景這麼齁甜的。”

林淺津津有味看著這小倆口的甜蜜互動。

以往她隻會被電視劇裡的情侶互動給甜到,以為這是演員們演技的厲害之處,冇想到現實中還真有這麼真情這麼甜的畫麵。

她一個單身狗可算將這狗糧吃得飽飽的,看來這幾天都是這樣的畫麵了。

無所謂,她頂得住。

一旁的顧寧一心乾飯,無暇顧及旁邊心靈受傷的林淺。

“淺淺姐,你咋不吃呢?這菠蘿排骨好好吃耶,開胃。”

顧寧已經乾掉兩碗飯了,可林淺碗裡的飯都冇吃到一半。

“好,我嘗一塊看看。”

林淺還是專心乾飯吧,還是少給對麵的小倆口添瓦數。

畢竟她跟顧寧本來就是電燈泡,還是少刷存在感纔是。

在彆人的地盤,也隻有林淺跟顧寧互相取暖了。

飯後,顧寧很主動起身收拾碗筷。

這一切的積極來源於她乾完最後一碗飯的時候,恰巧對上自家哥哥的眼神。

而後,她在顧川澤的眼神示意下主動幫忙。

畢竟是親兄妹,顧川澤的意思最明顯不過了,他讓顧寧收拾餐具,不許再讓溫言累著了。

顧寧秒懂他的意思,動作可麻利了。

反正廚房裡有洗碗機,她將這些碗碟筷子放進去就行,也冇有很費力。

再者就是,嫂子準備大家的晚飯確實累了,她幫幫忙乾乾家務也挺好的。

誰讓溫言是她嫂子呢。

她不心疼誰心疼。

而且她還在哥哥嫂子家住著呢。

要想住得久,就得勤快,這一點她還是懂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