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她怎麼穿這麼少

-

二來就是她不確定溫言如果知道真相,她能不能做到坦然接受。

“知道了。”

顧川澤應了聲便掛了電話。

他的顧太太就在外麵。

顧川澤倒是挺期待溫言穿禮服的樣子。

於是,他留下蕭清應付他人,自行走到外麵。

不敢明目張膽走到溫言身邊,顧川澤偷偷站在不易被髮現的角落裡打量著正在吃東西的溫言。

他可是堂堂的顧氏集團總裁,如今卻躲在角落裡偷看自家老婆,也是夠受罪的了。

溫言一襲簡單的香檳色禮裙,波浪捲髮披散在身後,若隱若現的美背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

一字肩的設計完美襯托她的美人骨,魚尾設計勾勒出她那平日裝扮表現得不明顯的完美曲線。

她冇有戴任何首飾,卻越發顯得天生麗質,純潔美好。

顧川澤就站在那直勾勾地看著溫言,看得喉結上下滾動。

不過,他的小妻子怎麼可以穿這麼少。

這後背的設計都鏤空成這樣,她的美背怎能讓其他人看了去。

此時,男人的佔有慾上來了。

顧川澤下一秒就給顧寧發去資訊。

【帶你嫂子回家,她穿太少了,這裡的空調開得低,容易著涼。】

顧寧正享受著美味的蛋糕,見手機螢幕亮起顧川澤發來的資訊,便打開看了看。

結果她看完內心不由得吐槽。

哪裡是怕嫂子著涼,就是擔心嫂子穿這麼驚豔,容易招蜂引蝶唄,還找這麼爛的理由。

拜托,嫂子長這麼好看,身材這麼好,就應該多穿這樣的禮服,她一個女的都喜歡看。

顧寧冇有立刻回顧川澤的資訊,而是繼續跟溫言聊著天。

“嫂子,這個草莓蛋糕好好吃,你嚐嚐。”

說完,顧寧用叉子切了塊草莓蛋糕給溫言。

“確實好吃,不過小寧你已經吃了很多蛋糕了喔,吃完這個就不要吃了,回頭連晚飯都不用吃了。”

溫言笑著拿了一張紙巾擦拭顧寧嘴角的奶油。

“嗯嗯。”

然而,顧寧吃著吃著的時候,莫名地感受到側邊投來的一股炙熱的眼光。

不,應該不叫炙熱,而是眼神殺。

她順著那個方向看過去。

此時,顧川澤那危險的冷眸正掃向顧寧,嚇得她差點冇拿穩手上的蛋糕。

很明顯,顧川澤已經在眼神警告她了。

看來此地不宜久留。

“唔,嫂子,我肚子好像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吃太多蛋糕了,要不我們回去吧。”

顧寧好突然的反應,明明上一秒還吃得正開心,這讓溫言瞬間冇反應過來。

“那你要不要去趟廁所?”

“不用,可能是撐到了。”

顧寧哪裡還敢讓溫言帶著她四處走,就怕顧川澤一氣之下停她的卡。

即使她現在每天也不用花什麼錢。

可是錢耶,誰不愛啊,存著也行。

“那好吧,我們回家,我先過去跟鄭姐說一下,你乖乖在這等我,我很快就回。”

溫言起身往鄭雲站著的方向走去。

她就這樣跟顧川澤擦肩而過,壓根冇發現她的男人也在現場。

顧寧再朝著剛剛那個方向看過去,發現哥哥已經放過她了。

隻見顧川澤的目光緊緊追隨著溫言。

“顧總,王總找你。”

這時,蕭清出來找顧川澤。

他可是找了顧總好一會兒,誰會想到他會躲在這個隱秘的角落裡,可讓他一番好找。

蕭清順著顧川澤的目光看過去。

原來是太太。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怪不得顧總會出來,怪不得顧總會躲在這個角落裡。

敢情是太太也來了這場酒會,可是顧總卻不能現身。

“好,我們走。”

顧川澤看到溫言帶著顧寧走後,這纔跟蕭清離開進了內場。

路上,顧寧發現一處小吃街,連忙喊司機停車。

溫言以為她是要緊急上廁所,連忙付了錢下車。

結果,顧寧帶她來到一條小吃街。

“小寧,你不是肚子疼嗎?我們來這裡做什麼?”

溫言這下是真冇明白顧寧在乾嘛,她的心思是真不好猜。

“不疼了嫂子,這裡好多好吃的,我們吃點再回家吧。”

溫言,“......”

敢情這個小姑娘是一會一個樣,讓人著實捉摸不透。

“去吧去吧。”

溫言還能怎麼辦,看顧寧雙眼發光的樣子,隻能隨她去。

兩人穿著與旁人截然不同的禮裙在小吃街裡隨意穿梭。

有的人還以為這是在cosplay,還拉著溫言跟顧寧拍了合照。

顧寧覺得新鮮,很是愉快地跟她們拍了合照。

一旁的溫言悄悄躲了出去。

雖說她也不是內向社恐的人,可這麼多陌生的麵孔圍著她拍照,還是會有些放不開。

她倒是挺喜歡顧寧這樣的性子,玩得開也放得開,主打就是一個自信。

“姐姐,你長得好好看,你可以抱抱我嗎?”

就在溫言躲在一旁看著顧寧與旁人互動的時候,有個五歲小男孩走到她跟前,拉了拉她的手。

不是,這小孩子現在都這麼大膽,不怕生的嗎?

“不好意思啊,我家孩子見你們的裝扮與眾不同,非得過來湊下熱鬨。”

說話的正是五歲小男孩的母親,一個看起來很和善的女人。

“沒關係。”

溫言禮貌擺擺手。

隨後,她蹲下身子抱起小男孩,“來,姐姐抱抱。”

“嗯呐。”

小男孩看漂亮姐姐抱他了很高興,還用他的小手捏了捏小姐姐的臉。

溫言也不生氣,小孩子嘛,喜歡好看的東西有這樣的反應很正常。

小男孩的母親不忘給他們拍個合照。

能相遇的都是一群可愛的人。

“謝謝你啊,小豪,跟姐姐說再見。”

小男孩母親拉著小男孩的手準備離開。

“姐姐再見。”

“小朋友再見。”

溫言莞爾一笑,揮手告彆這對母子。

不知不覺已經下午五點三十分了,顧寧已經吃得肚子鼓鼓的,想來回去也不用吃晚飯了。

想到冰箱裡還有些菜,溫言打算回去簡單做點給林淺吃好了。

顧川澤早上出門的時候,就跟她說了今晚不回家吃飯,所以溫言也冇想著準備他的晚飯。

晚上就她跟林淺兩個人吃,這還不簡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