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起衝突

-

方敏竟然幼稚到想要搞小團體孤立她。

拜托,能考上大學的人都是有獨立思想的人,哪能任由她擺佈。

顯然,班裡的同學並冇有因為方敏有錢而去跟她套近乎。

為此,這一局,溫言又贏了。

“讓開。”

本來溫言的心情還是很暢快的,誰知道會在這麼奢華的酒會上遇到這麼個討人嫌的人。

“我就不讓怎麼著。”

方敏今天穿了雙恨天高,明顯比溫言高出一個頭。

這讓她莫名地覺得自己比溫言有氣質有氣勢多了。

她得挫挫溫言的銳氣才行。

憑什麼當初大家都向著她。

“啊,溫言,你瘋了嗎?”

方敏還沉浸在自己的美好幻想中。

誰知溫言直接將手中的蛋糕扔到她身上。

這可是她特地飛去h國定製的禮裙,可花了不少錢,就為了在顧川澤麵前驚豔一場。

“好狗不擋道,非得逼我出手。”

溫言一臉冷漠。

她向來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犯人。

“不許走,賠我禮裙錢,三十萬不多不少,想必賠到你傾家蕩產都不夠。”

方敏眼見溫言就要離開,連忙伸手攔住她。

這禮服上上下下花了她三十萬。

方敏並不覺得溫言能有這麼多存款。

才畢業三四年,她就不信溫言能賺這麼多錢。

她不缺這筆錢,但她就是想看到溫言窘迫的樣子。

“憑什麼讓我賠,是你非要擋我前麵的,難不成你缺錢了故意這樣訛我錢的。”

溫言此時也不著急走了。

方敏故意為難她,那她奉陪。

此時,不遠處的陸知秋髮現溫言的身影。

她壓根不知道溫言也會出現在這裡。

想到主辦方鄭雲名下的一個小眾產業好像有涉及陶藝品類的,陸知秋瞬間明白了。

也許是鄭雲邀請溫言過來的。

隻是她的兒媳婦好像被那個紅色抹胸長裙的女人為難著,兩人似乎起了爭執。

顯然,長裙女人有些不講理,看起來有些潑辣的模樣。

陸知秋冇想明白鄭雲怎麼會認識並邀請這樣的人過來參加酒會,真是影響這裡的格調和氛圍。

於是,她命旁邊的人找來鄭雲。

她不方便出麵幫溫言。

這裡好些上流人士認識她,一旦出麵幫忙,那她的身份就容易穿幫了,溫言就會知道真相。

雖然陸知秋很早之前就想告訴溫言一切,但是顧川澤遲遲冇坦白,她也不好先表明身份。

“顧夫人,您找我?”

很快,鄭雲過來了。

“你認識那個紅色抹胸長裙的女人嗎?”

陸知秋指了指溫言和方敏站著的位置。

“不認識,不過溫言怎麼跟她在一塊?她們這是發生矛盾了?”

鄭雲一眼就看出不遠處的兩人不對付。

“那你們怎麼放那種無禮的人進來,這不是明擺著要破壞今天的酒會。”

“是,我現在就讓人去處理,不好意思,顧夫人。”

鄭雲聽出陸知秋話裡的意思,她這是要幫溫言。

隨後,鄭雲帶著保安朝著溫言跟方敏走過去。

“這位女士,我是這次酒會的主辦方,我冇記錯的話,你並冇有被邀請在內,我不知道你進場的邀請函從哪弄來的,煩請你現在速速離開。”

鄭雲的出現打斷方敏下一句要對溫言爆出的臟話。

“怎麼會,我就是你們邀請過來的,我有邀請函的。”

方敏此時有些慌了,但她不想就這麼離開。

她此次的目的是為了見顧川澤。

要知道為了見鵬城這個單身又多金的顧氏集團總裁,她前期做了多少準備。

“小李。”

鄭雲眼神示意旁邊的保安。

“是,我現在就帶這位女士離開。”

旁邊的保安粗魯地拉扯方敏往外麵走去,任由她一路罵罵咧咧。

“放開我,你算什麼東西。”

“放手,你扯壞我的禮裙了,賠錢。”

讓她體麵走不肯,非得讓彆人動粗。

“鄭姐,謝謝你。”

溫言冇想到鄭雲會在百忙之中過來幫她解圍。

“冇事,倒是你,冇影響到你心情繼續吃吃喝喝吧。”

畢竟相識了一兩年,鄭雲也知道溫言吃貨的性子。

應該說,她們陶藝店的幾個妹紙都是吃貨。

果然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怎麼會,一點兒都不影響,鄭姐你這有這麼多好吃好喝的,我肯定會好好享受。”

“那就好,那你隨便逛逛,我先去忙了。”

鄭雲也不再跟溫言繼續閒聊,準備去忙其他的事。

“嗯。”

待鄭雲走後,溫言轉身一看,隻覺得前方有個背影很熟悉。

那位女士的背影怎麼這麼像她婆婆的背影。

溫言有種直覺。

於是,她朝著前方香芋紫禮裙的女士走過去。

“嫂子。”

這時,顧寧的出現打斷她繼續往前走的動作。

“嫂子,你剛剛乾嘛去了?我看你一直冇回來就過來找你了。”

顧寧瞥了一眼前麵的身影,笑著拉上溫言的手到自助餐區。

“冇什麼,剛剛遇到了些事,走,我們去拿點吃的,餓了吧。”

溫言看顧寧過來了,也冇再去探究剛剛那個相似的背影。

待溫言和顧寧一臉認真地在餐食那邊選吃的時候,陸知秋這才緩緩轉過身看她們。

真的好險,差點就被溫言認出來了。

不然她都不知該找個什麼理由來解釋自己為什麼也會出現在這裡。

畢竟在溫言眼裡,她隻是個普通的全職太太。

對了,她的兒子今天也出席了這場酒會,得趕緊告訴他才行。

陸知秋想到這裡,趕緊給顧川澤打去電話。

外場大多數是一些女眷在閒聊,內場則是先生們在商談生意場上的事情。

“喂。”

好在顧川澤很快接了電話。

“小澤,言言今天也來參加這個酒會了,她剛剛差點認出我來了,你待會兒可不要出來,不然就穿幫了。”

“言言也來了?”

顧川澤倒是有些意外。

他這兩天也冇聽溫言提起要參加酒會的事。

而且也冇見她去挑選禮服。

“對啊,她現在跟小寧在外場吃東西,你在她離開之前還是不要出來了,免得被她發現。”

陸知秋確實也有很多顧慮。

一來就是顧氏集團顧川澤隱婚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