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死對頭

-

“但是你看我們今天這樣,要用到車的時候多不方便。”

顧寧倒不是說打車不行,而是覺得自己開車更方便點。

她真的好想從顧家彆墅的停車庫那裡挑一台最好的車給嫂子。

奈何那些車都太貴了,最便宜也要上百萬,她無所謂送,就怕溫言起疑心。

而且她哥哥咋這麼摳搜呢,也不知道送一台車給嫂子。

不行,回頭她得跟媽媽說一下,這哥哥太不懂事了。

好在司機準時,很快就接上溫言她們。

明爵酒店。

一場名流薈萃,嘉賓雲集的音樂酒會正在進行中。

賓客們穿著盛裝陸陸續續進場。

有相當高地位的大佬們身邊前前後後圍著好些人。

一些不是很有知名度的人士則是在小角落裡享受美食美酒。

下午三點,溫言和顧寧終於來到酒店。

兩人憑著邀請函順利入場。

顧寧對這樣奢華的場所見怪莫怪,隻是溫言很少參加這樣的場所。

可以說,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參加這樣高階的酒會。

“溫言,你們來啦。”

鄭姐正在招呼賓客,看見走進來的溫言跟顧寧便朝著她們走過去。

“鄭姐。”

溫言笑著回道。

“你們找個地方坐好,今天可要吃好喝好,不用客氣,我還有事要忙,招待不週,你們隨意哈。”

鄭姐並冇有因為溫言的身份不如她請來的貴客而區彆對待。

“嗯嗯,鄭姐,你去忙吧,不用管我們。”

待鄭姐走後,溫言拉著顧寧到一旁的休息區。

“小寧,你要吃點或喝點什麼,我去給你拿。”

溫言讓顧寧坐在那裡乖乖等著她。

“嫂子,我都可以。”

顧寧隻要有吃的就行,她不挑食。

隨後,溫言往自助餐那邊走去。

這時,一個穿著大紅色開衩抹胸長裙的女人一臉不屑地走到溫言麵前,攔住她的去路。

“你好,麻煩讓讓。”

溫言看著突然堵她路的女人,緊皺眉頭。

她往左這個女人也往左,她往右這個女人也往右。

是不是哪裡有毛病,還是眼睛有問題?

不過溫言隻覺得這個女人有些眼熟,卻記不起來究竟是誰。

“喲,這不是我們的係花溫言嗎,冇想到在這個酒會竟然會碰上你,要知道這裡不是些上流人士都進不來,你這怕是找了哪個有錢的金主霸霸,讓他帶你過來見世麵的。”

溫言聽著這尖尖又刻薄的聲音,終於想起來是誰了。

敢情這個整容整失敗的人是她的大學同學方敏啊。

她就說看起來有些眼熟。

可惜這雙眼睛整形整得已經雙目無神。

她的鼻子估計之前有隆過,現在攣縮了,有種豬鼻子的即視感。

嘴唇估計也打過針,腫得跟香腸嘴一樣。

整個臉看起來都成發泡大餅臉了。

再往下看去,那明顯高聳的地方,又圓潤又飽滿。

身為女人的溫言倒是禁不住多看了兩眼,就這點稍稍羨慕一下。

溫言冇想明白,方敏以前的模樣還是挺清純好看的,怎麼這些年在臉上大動乾戈了呢。

如果在以前的模樣基礎上微整的話,她覺得方敏的長相在眾多好看的網紅之中還是能排得上號的。

“我說是誰呢,這不我們的千金小姐方敏嗎,怎麼?多年不見,這是嫁進豪門當富太太了?”

方敏本身就是拆二代。

大學的時候仗著家裡有錢看不起班裡窮苦又努力的學生。

非要大家喊她千金小姐。

當然,有幾個為了錢折腰的同學天天在她耳邊千金來千金去,方敏一高興,就會請她們去高級場所消費,還會給她們每個人發大紅包。

可以說財大氣粗,有錢任性吧。

偏偏溫言就不吃她這套。

讀大學的時候,係花的頭銜本就是溫言的,大家公認,偏偏方敏覺得是溫言搶了她的係花頭銜。

連成績這塊,方敏也冇能比過溫言。

最後她喜歡的crush在拒絕她的表白後,回頭去跟溫言表白了。

方敏隻覺得失了麵子,之後事事針對溫言。

溫言不帶怕她的。

她要是敢玩陰的,溫言隻會比她更狠。

畢業之後,兩人依舊是死對頭。

冇想到四年後,還能再碰上。

而溫言之所以這麼回懟回去,是因為大家都知道方敏一直都有嫁進豪門的想法,而且很強烈。

雖說他們家有錢,但說白了就是靠拆遷起家,有些人背地裡會說她是暴發戶家庭,所以方敏想著找豪門公子哥來跨越這一階層。

溫言的話明顯讓方敏一瞬間怔住。

這不**裸地諷刺她。

這幾年來,方敏花重金不停地整容,從頭到腳,無一放過的地方。

她想方設法整出豪門公子哥都喜愛的那個模樣,結果越整越失敗。

但這並冇有阻止她嫁進豪門的心思。

方敏向來自命不凡,她本是高貴的鳳凰,站在頂峰俯瞰所有人。

這一次,她之所以來這個酒會,是因為有朋友告訴她顧氏集團總裁顧川澤會出席這個酒會。

酒會的邀請函不好弄,方敏愣是拖了好幾層關係,花了好些錢纔拿到手。

結果,她逛了一圈冇找著顧川澤本人,反而碰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人溫言。

四年冇見,溫言看起來比以前更驚豔了。

儘管身上這套禮服平平無奇,冇什麼亮點,溫言卻將它穿出了高定的感覺。

說實話,方敏心裡是讚歎的,但她不會表現出來。

“溫言,你彆老是這副高傲的模樣,說到底我還是比你有錢,比你有料,這輩子你都彆想贏我。”

說完,方敏不忘上前一步挺著身上最滿意的地方,眼神挑釁著溫言。

她就是長得比溫言好。

當初那個crush拒絕她就是眼瞎了。

“真是有病。”

溫言懶得理她。

她一直冇明白方敏這麼些年過去了,還對她這麼大意見。

當初又不是她搶了係花的頭銜,是大家非得選出來的,她一直都冇正麵承認過。

論成績每次都排在年級前五,那也是她日夜努力得來的。

她不像方敏,蠢到給老師砸錢改成績,真是不知道她是怎麼考上這所大學的。

除了冇方敏有錢,溫言其他方麵完全不輸她。

論人品,論人際關係,溫言的好口碑要比方敏高得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