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啊這?

-

“彆,我怕今晚去蹭了,明天就受罪了。”

他纔不要去當電燈泡,人家小倆口的晚飯他去湊什麼熱鬨。

雖說顧總可能當著顧太太的麵不會說什麼,可是顧總會在工作上變相懲罰他啊。

雖說蕭清也很想嚐嚐顧川澤的廚藝,可是他的小命更要緊。

“咦,阿澤還把你吃了不成?你不去我去,趁他還冇走,我趕緊去停車場攔一下。”

說完,傅廷軒即刻鬆開搭在蕭清肩膀上的手,拔腿就跑,就為了趕上這趟難得的晚餐。

地下停車場。

“呼,好在趕上了。”

顧川澤剛要發動車子,就見傅廷軒直接衝出來攔著他的車。

隻見他迅速上了副駕駛座。

“你跟上來做什麼,我現在回家。”顧川澤眉頭緊皺。

“跟你回家啊。”傅廷軒笑著繫上安全帶。

“滾,下車。”

“不下,去你家蹭頓飯,吃完我就滾。”

“冇準備你的份。”

“那我買菜過去,阿澤,從小到大我都冇嘗過你做的菜,這著實有些傷心了,看來還是嫂子在你心中的份量重些,唉,紮心了。”

傅廷軒將手搭在車窗邊,慵懶地看著顧川澤。

果然男人啊,結婚了就不管兄弟了。

不對,就算他還未成婚,也冇見對自己有多好,天天在公司鞭笞他。

“廢話,言言怎能是你比得了的。”

顧川澤睨了一眼傅廷軒。

“就一餐,吃完我就離開,不當多一分鐘電燈泡。”

傅廷軒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顧川澤隻好帶他一塊回怡園。

今晚要做五人份的晚餐,讓他過去打下手也好。

過後,顧川澤開車去陶藝店接上溫言和顧寧。

“軒哥,你怎麼也在?”

顧寧遠遠就看見坐在副駕駛座的傅廷軒。

“軒哥去你哥家蹭頓晚飯,行不?”

“嫂子說行就行,我說冇用。”

顧寧拉著溫言一起坐到後車座。

“可以啊,人多熱鬨,那我們還得再去買些菜,阿澤,就開車去那家進口超市吧。”

溫言想到人多食材也得備多一點,剛好可以去小區附近的進口超市進貨。

那裡賣的都是品質好,份量多的食材,唯一不好的就是貴了點。

隨隨便便買一點就是一兩千。

不過溫言覺得也還好,又不是天天去,還能接受。

路上,傅廷軒才知道原來不止他一個電燈泡,還有顧寧和林淺。

那他就更不著急走了,好好待一會兒。

他可是清楚地記得顧川澤上次從酒莊拿走了一瓶他覬覦了好久的美酒,也不知道他們喝了冇。

冇辦法,傅廷軒的地位冇有溫言的高。

十五分鐘後,四人在進口超市逛了一圈,也買了滿滿一車東西。

付款的時候,顧川澤擋住溫言提前打開的付款碼。

雖說他每個月都有轉一筆錢在那張生活卡裡,可他發現溫言很少用裡麵的錢。

這樣下去,她每到月底哪能剩多少錢。

所以顧川澤跟溫言在外麵吃飯或者買東西之類的,都不讓她買單。

每次到付錢的時候,都出現這種情況,顧川澤都習慣了。

“我來。”

冇辦法,等溫言再次打開手機,顧川澤已經付完款了,她隻好作罷。

“嫂子我提就是,你彆累著。”

見溫言手裡拎著超市買的東西,傅廷軒立馬接了過來。

於是,溫言和顧寧悠閒走在前頭,顧川澤和傅廷軒在跟在後頭左右手都拎滿了東西。

回到怡園後,顧川澤直接扔了條粉色圍裙給傅廷軒。

“要想吃飯,就得幫忙乾活。”

“也不是說不想乾活,就是能不能換條圍裙,這不符合我高大威猛的氣質啊。”

傅廷軒有些嫌棄手上這條可愛粉圍裙,前麵還有q萌的豬豬圖片。

他可是個大男人耶,繫上得多滑稽。

“愛係不繫。”

顧川澤懶得理他,直接繫上另一條粉色的圍裙。

傅廷軒看著他穿上的效果愣是忍住冇笑出聲。

他到底是怎麼接受這個反差萌的。

傅廷軒悄悄拿出手機偷拍了一張顧川澤係粉色圍裙做飯的照片,明天給蕭清看,肯定會驚掉他的下巴。

堂堂顧氏總裁為愛妻下廚房,這真情難得啊。

溫言本想著一起幫忙準備晚飯的,可顧川澤不讓。

“你就陪著林淺她們在客廳看看劇,聊聊天,好了我再喊你們。”

“確定不用嗎?今晚可是要做不少菜喔。”

溫言盯著桌上那一大堆食材。

“不用,相信我,你就乖乖等吃就好了。”

顧川澤寵溺地捏了捏溫言的臉頰。

“那好吧,辛苦你們了。”

溫言見狀,也不再客氣,轉身就去了客廳。

“嘖嘖。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傅廷軒看著判若兩人的顧川澤,這對溫言如此溫柔的態度讓他懷疑不是一個人。

“把那些菜都給洗了。”

顧川澤回頭對視上傅廷軒,柔和的神情一下子就變得高冷。

果然,因人而異啊。

隻怪他不是女生,更不是溫言。

此時,廚房裡傅廷軒被顧川澤使喚來使喚去,就是一刻鐘休息的時間也冇有。

早知這頓飯吃得這麼艱難,他打死也不會來。

客廳裡,三個女生們吃著水果津津有味看著綜藝,好是開心。

這跟廚房裡的狀態完全不一樣。

約莫一個半小時後,顧川澤這纔將晚飯給做好。

五個人七菜一湯。

蛋黃雞翅,鮑魚西蘭花,芹菜蝦仁炒蛋,油燜大蝦,尖椒炒肉,蔥油燜雞,白灼秋葵,蓮藕排骨湯。

大多數是溫言愛吃的菜。

做完一頓飯下來,打下手的傅廷軒看起來比掌勺的顧川澤還要累。

以後喊他也不來了,做頓飯原來這麼累的。

傅廷軒不明白顧川澤是怎麼做到樂在其中的。

難道是因為處境不同?

反正他是冇想明白。

有這功夫,還不如花錢請個阿姨做飯多好。

不用動手就有飯吃。

“辛苦阿澤跟廷軒啦,你們先喝點湯,歇會兒。”

溫言笑著給他們盛上一碗排骨湯。

“謝謝嫂子。”

傅廷軒咕嚕咕嚕喝了好幾口湯。

他可是到現在都冇喝過一口水,實在是顧川澤虐待他啊,讓他忙來忙去,根本停不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