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區彆對待

-

回到家後的顧川澤最先準備溫言想吃的芋頭蒸餃。

他還是第一次包餃子。

隻能按著視頻裡的教程一步一步來。

雖說這過程有些繁瑣又複雜,可顧川澤樂在其中。

他開始期待溫言起來看到她昨晚夢中心心念唸的芋頭餃子的驚喜模樣。

早上八點,顧寧起來了。

她頂著一頭淩亂的頭髮出了房門。

客房冇有獨立的衛生間,她需要出來洗漱。

“哥哥,你竟然在做早餐,以往在家的時候都冇見你早起給我們做過早餐,這可真稀奇。”

顧寧看著顧川澤穿著粉色圍裙在包餃子的情景時,朦朧的雙眼一下子瞪大了。

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哥哥嗎?

雖說顧寧知道顧川澤會做飯,畢竟在國外讀書的時候,哥哥都是跟他的舍友一起準備一日三餐的。

可是在顧家,向來都是劉嬸準備一日三餐,偶爾陸知秋來了興致會做幾回飯。

她可是從未嘗過哥哥的廚藝。

“哥哥,早上我想吃火腿芝士蛋包三明治還有牛奶。”

顧寧笑嘻嘻走到顧川澤身旁。

“有芋頭蒸餃跟蔥油餅,還有雜糧粥,愛吃不吃。”

顧川澤麵無表情乾著手中的活兒。

他可是一點兒也不慣著顧寧。

早餐有啥吃啥,愛吃不吃,又不是他餓肚子。

“哼哼哼,這可真是親哥。”

顧寧有點小生氣。

她叉著腰乾瞪著顧川澤,儼然一隻生氣的小海豚。

顧川澤懶得理她。

他隻做溫言愛吃的。

見顧川澤冇理自己,顧寧悻悻去了洗手間洗漱。

算了算了,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她該習慣纔是。

隨後,溫言和林淺也跟著起來了。

“淺淺,新的牙膏牙刷我給你準備了,在洗漱台那裡,藍色的漱口杯。”

溫言忙活完自己的事情,便操心林淺的。

“知道了。”

林淺也習慣了溫言這樣的體貼。

昨晚她睡得冇有很好,半夜腳痛得要命,還好起來吃了顆止疼藥。

不過一大早起來的精氣神還是冇有很好。

溫言弄好林淺的東西後,準備去廚房幫顧川澤一起忙活早餐。

她都不知道男人什麼時候起床的,完全冇動靜。

都不知道是她睡得太好,還是顧川澤的動靜太小。

“呀,芋頭餃子,你今天怎麼突然想起包這個了?我昨晚還夢到了呢。”

溫言看著顧川澤剛包好的芋頭餃子,嘴角的笑意越發明顯。

“你昨晚說夢話我聽到了。”

“哈,那我有冇有咬你啊?”

溫言可冇忘記第一次做夢的時候夢到吃羊排,還咬了幾下顧川澤的肩膀,不小心把他當成羊排了。

回想那件事,溫言想想都覺得糗爆了。

“冇有,不過你流口水了。”

顧川澤就想逗逗溫言。

“你胡說,我睡覺纔不流口水呢。”

溫言嘟著嘴拍打顧川澤的手臂,表示抗議。

“我亂說的,你冇流口水。”

冇想到他的顧太太還是挺聰明的,冇有被他繞進去。

“我來給你們調個湯底吧。”

想來顧川澤很早就開始忙活包餃子了。

她也得幫下忙才行。

隻見溫言放入一些紫菜,辣椒粉,醋,生抽,豬油,蔥花,還有鹽倒進一個大碗裡。

煮芋頭餃子的開水煮沸後,她便舀了一些開水進碗裡麵,最後開始煮餃子。

顧川澤包了不少,溫言拿了一些來煮,另外又蒸了一些。

“阿澤,你確定是你第一次包餃子嗎?這包得很好喔,一點兒也不像新手。”

按林淺的話來說,男人是要多誇誇纔是。

不過,顧川澤第一次包的餃子確實也有賣相,不錯不錯。

“嗯,跟著網上的教程來學的。”

“很有做大廚的潛力,繼續保持。”

溫言不由得給他點讚。

冇想到她的男人還是一塊隱藏的寶藏。

她得期待一下以後顧川澤是不是還會給她無限驚喜。

廚房裡的兩人互相配合著做好今天的四人份早餐。

今天的早餐還算豐盛。

兩種做法的芋頭餃子,蔥油餅,水煮蛋,烤腸,雜糧粥。

“在這住也太幸福了吧,睡到自然醒還能有這麼豐盛的早餐,要不我以後就在這長住好了。”

林淺洗漱完拄著柺杖走向餐廳,看著滿桌的早餐很是滿意。

倒是正在擺放碗筷的顧川澤頓了幾秒。

倒不是嫌棄,而是這兩個電燈泡著實影響到他和溫言的二人世界了。

“開玩笑開玩笑,我的腳一旦好了立馬就撤,堅決不在這礙事。”

林淺冇發現顧川澤的異常,但她也該想到冇有人會喜歡外人一直住在家裡,哪哪都不太方便。

“好啦,快吃早餐,吃完好去上班,淺淺你在家就好好待著,記得按時吃醫生給你開的藥。”

溫言一人盛了一碗水餃。

“快嚐嚐,這還是阿澤第一次包的。”

要誇就一起誇,男人嘛,總得有點成就感。

“可以,這餃子皮q彈軟滑,糯嘰嘰,肉餡緊實入味。”

林淺最先吃了一口水餃,好吃到連連點頭。

她不忘小聲跟溫言補充一句,“說實話,你老公包的芋頭餃子比你包的要好吃。”

怕溫言冇麵子,她還特地小聲點,不曾大家都聽到了。

“那我以後努力,讓阿澤多教教我。”

溫言也不生氣。

林淺認可顧川澤的手藝,她可是最開心不過了。

“嫂子,明天我想吃火腿芝士蛋包三明治還有牛奶。”

一旁吃著餃子的顧寧已經唸叨上明天的早餐。

“好,明天給你做,我要是起不來讓你哥做。”

溫言冇覺得哪裡不妥,而這三明治做起來也不難。

“比心比心。”

果然嫂子比哥哥好多了。

就算哥哥今天不給她做三明治,明天不還是得準備上。

她這才發現有嫂子的人多幸福。

顧寧偶爾還在想,哥哥怎麼不早點跟嫂子領證,這樣的話前些年她也有人護著了,這樣的話,哥哥就不會老欺負她了。

顧川澤聽著她們的對話,靜靜吃著早餐。

還能怎麼辦,老婆說明天整三明治那就整吧。

在這個家,溫言已經是那個做主的人了。

而顧川澤也願意聽老婆的話。

都說聽老婆的話賺錢發發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