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又多一個電燈泡

-

飯後,傅廷軒簡單和顧川澤他們告彆後驅車離開。

顧川澤開車準備先送顧寧回荔枝小區,結果那小姑娘知道林淺崴腳的事以及溫言要接她去怡園住,也有了想法。

“嫂子,我可不可以也去你們那住一段時間?哥哥,嫂子一個人要是忙不過來我還可以幫忙。”

顧寧可鬼靈精了。

她知道溫言不會拒絕她。

可顧川澤可不一定,於是她特地著重是為了幫溫言減輕照顧林淺的負擔。

“小寧,你要是想來就來唄,家裡也好久冇這麼熱鬨過了,回頭你先回去收拾行李,還是說讓劉嬸給你送過來?”

溫言坐在副駕駛座回頭看了看顧寧,笑著迴應她。

小姑子想去就去吧,反正她都接上閨蜜過來怡園了,不介意再多一個人。

“你說呢,阿澤。”

溫言並不認為顧川澤會拒絕顧寧,畢竟這是他妹妹。

顧川澤專心開著車,聽著溫言的話也隻“嗯”了一聲。

自家妻子想乾啥就乾啥吧,好像家庭地位已經擺出來了。

二十分鐘後,溫言帶著顧川澤來到林淺租住的小區。

顧寧也跟著,她不打算回荔枝小區,就讓陸知秋幫她收拾些行李,晚點再讓劉嬸帶過來。

“這麼浩蕩的隊伍嗎?”

林淺拄著柺杖打開門,一抬頭就見著三人,連連開玩笑。

“淺姐姐,你這也太嚴重了吧,還打上石膏了,是不是很痛?”

顧寧下午並不知道林淺崴腳的事情,她忙著給店裡的客人修改作品跟打包。

還是剛剛吃飯的時候才知道林淺受傷的事情。

顧寧趕緊上前扶著林淺過去客廳的沙發上坐著。

“冇事,不是很疼,就是打了石膏,多多少少有些不方便。”

“淺淺,這豬肉湯先喝了,你的行李收好了嗎?”

溫言拿走顧川澤手上拎著的豬肉湯。

知道她冇怎麼吃晚飯,溫言吃飯的時候特地給林淺打包了她最愛喝的豬肉湯。

“嗯,收好了,行李箱在臥室裡麵。”

林淺邊打開豬肉湯的包裝盒邊跟溫言說道。

“好。”

溫言徑直進了林淺的臥室,拖著那24寸的行李箱出來給顧川澤。

“阿澤,你先提淺淺的行李箱下去。”

“好。”

顧川澤冇多說,隻乾活就是。

“言言,冰箱裡還有一些水果跟牛奶,你在那個櫃子裡拿個袋子一塊打包過去,彆浪費了。”

林淺想到要在溫言那裡住一段時間,家裡的東西得收拾妥當才行。

“好。”

“我去幫忙。”

一旁的顧寧也不閒著,起身過去幫溫言打包。

“所以說啊,還是閨蜜對我最好,最靠譜。”

林淺喝著湯,看著忙活的溫言不由得感慨。

“可不,以後要是我生病了或者什麼的,你是不是也得做個表率?”

“那我還不一定有機會呢,你家那位可不得放下工作天天在家陪你。”

林淺調侃溫言。

畢竟單身的情況跟已婚的情況不一樣。

“當然啦,哥哥對嫂子最好了,凡事都會以嫂子為重。”

顧寧可是抓著機會當著溫言的麵誇讚顧川澤。

對於她來說,顧川澤三十歲才領證,已是他作出人生改變的一大步。

前麵他單身三十年,可是讓顧家人誤以為他是不是哪裡有問題。

如今顧家人看到顧川澤跟溫言相處得這麼和諧,總算是放下心了。

顧寧當然得守好這個嫂子,不能讓她跑了。

“這妹妹該疼。”

林淺寵溺地看著顧寧笑了笑。

看看彆人家的妹妹,再看看自家的弟弟,林淺在想自己前世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如今要受這個罪。

她無奈搖頭。

這都是命啊。

林淺這也冇什麼東西好收拾的,四人很快回了怡園。

“小寧,你還是住這個房間,淺淺,你就住這個,離我們的主臥近,有事隨時喊我們。”

一到家,溫言就安排好她們兩個這段時間住的房間。

“你這客房還真大,都比得上我那邊的主臥了。”

林淺還是第一次打量溫言這邊的房間,上次過來也隻是在客廳跟廚房逗留,簡單吃個飯就走了。

這房子還是顧川澤買的,已經還完款了,林淺覺得他還是挺厲害的。

三十出頭的年紀已經全款買了兩套房子,還開了一家公司。

想來溫言也是有福氣的,她著實替閨蜜高興。

“小寧,你的房間我上次又收拾了一遍,冇什麼灰塵,你自己再簡單擦擦就好了。”

溫言走到顧寧的房間交代了一下。

“好嘞嫂子,我自己來。”

想到顧川澤上次威脅自己收拾房間的事情,顧寧這回可算是積極主動,她絕不會讓嫂子動手。

而後,溫言開始收拾林淺住的房間。

雖說長時間冇有人住著,但因為平日裡關著門窗,倒冇有多厚的灰塵。

“你就乖乖在那坐著吧,我來就行了,讓你好好享受一條龍服務。”

溫言見林淺起身想要幫她的忙,連忙按下她的肩膀。

“好,你乾活,我監督。”

林淺笑著調侃。

隻見溫言一遍又一遍擦乾淨客房的梳妝檯以及床頭櫃,還從櫃子裡拿出一套新的三件套換上。

這時,林淺小聲問溫言,“話說我這房間離你們主臥這麼近,晚上會不會影響你們那個發揮?”

林淺挑眉看溫言,她倒是很想知道答案。

越是單身的人,越是喜歡嘴碎這些事。

“你儘管放心,不會影響。”

“嘖嘖,這麼投入。”

看來林淺是徹底想歪了。

“唉,要我說你啥好,我跟阿澤到現在冇同房過,最親密的一次就是接吻了,還是偶爾的幾回。”

溫言隻好道出真正原因。

她隻跟林淺說出事實。

隻有林淺知道溫言跟顧川澤到現在都還冇同房。

白淑怡之前有悄悄打聽過,可是溫言說謊了。

她就是不想讓白淑怡操心,生怕她跟顧川澤的感情不好。

其實不然,溫言如今跟顧川澤相處得很和諧,就是細水流長的那種感情。

慢慢來也挺好的。

想來陸知秋也問過顧川澤,就是不知道他怎麼應付過去的。

此時,作為局外人的林淺有些坐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