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他倆真像小倆口嗎?

-

“言言,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吧。”

林淺繫好安全帶,揮手讓溫言回店裡。

“廷軒,辛苦你啦,晚點送淺淺回去,跟我們一塊去吃個飯。”溫言看著傅廷軒說道。

原本傅廷軒是過來照顧她們生意的,結果還讓他跑腿送林淺去醫院,溫言覺得有必要請他吃個飯。

“好的,嫂子,我知道了。”

傅廷軒揮手告彆溫言,這纔開車前往就近的醫院。

好在還不是晚高峰,一路過去不到二十分鐘。

“你先在車裡等我,我去找輛輪椅過來。”

傅廷軒一下車先交代林淺不用下來。

她腳上的崴傷他也看到了,看起來確實挺嚴重的,就怕傷到筋骨。

傅廷軒不好公主抱林淺,或者背林淺,就怕她介意,唯一之計就是去找個輪椅最好。

“好,我在這等你。”

林淺坐在車裡看著傅廷軒為她奔波的背影,心裡一陣暖意。

除了爺爺和溫言,還曾未有人對她這般貼心過。

十分鐘後,傅廷軒找來一輛輪椅。

“來,小心點。”

最終傅廷軒小心扶著林淺從副駕駛座到輪椅上。

診療室內,醫生正一臉認真檢查著林淺的傷口。

“這是有多不小心走路,怎麼崴成這般模樣?小夥子,得先帶你女朋友去拍個片子,看有冇有傷到骨頭。”

“醫生,我不是他女朋友。”

林淺重點不在拍片,而在醫生說的那句女朋友,嚇得她連忙搖頭解釋。

“不管是不是男女朋友也好,現在先去拍片。”

醫生看著林淺和傅廷軒笑了笑。

“謝謝醫生。”

傅廷軒倒冇覺得什麼,覺得清者自清,不必解釋。

走道上,還冇到林淺拍片,前麵還有兩三個患者,兩人坐在外麵等。

“姐姐,你的腳怎麼了?”

突然走來一個穿著病號服的約莫五歲小男孩,看著林淺裸露在外麵如同大豬蹄的腳,一臉疑惑。

“姐姐的腳不小心崴到了。”

林淺笑著摸了摸小男孩的腦袋。

這小屁孩好奇心還挺重。

“那是不是很疼?”

“嗯,會有一點點。”

其實很疼,特彆是動一下就好痛。

可是林淺作為大姐姐,肯定不能在小朋友麵前顯得這麼虛弱。

“那哥哥你要不要幫姐姐吹吹?媽媽說傷口痛的話吹吹就好了。”

小男孩圓滾滾的眼睛直勾勾看著傅廷軒。

這讓傅廷軒無奈搖頭。

“好,哥哥現在就吹,吹一下姐姐的傷口就不疼了。”

林淺愣住的片刻還冇反應過來,傅廷軒微微低頭對著她受傷的腳踝輕輕吹著氣。

微微涼的感覺,媽呀,林淺怎麼覺得這個角度有些曖昧。

再仔細看看,林淺突然覺得傅廷軒長得還怪好看的。

微翹的睫毛,高挺的鼻梁,還有那薄唇。

再看下去,她就要淪陷了。

林淺恍地甩甩頭,內心不斷吐槽自己的想法。

林淺,你到底在乾嘛,麻煩清醒點,他是言言老公的兄弟,連你朋友都不算。

他隻是聽言言的話陪你過來的醫院,你怎麼還聯想到一部連續劇了。

這時,小男孩的母親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啊,小孩子是不是打擾你們小倆口了?我現在就帶他走。”

林淺,“......”

這是解釋不清了。

她跟傅廷軒是看起來有夫妻相嗎?還是她倆真有這麼般配,讓他們都以為他倆是一對的。

小男孩被他媽媽帶走後,剛好到林淺拍片了。

“彆怕,我在外麵等你。”

傅廷軒將林淺交給醫生,耐心在外麵等待。

過後,片子結果出來了。

醫生看著片子說道,“左足外踝骨折,需要上石膏,至少一個月後才能拆石膏,這段時間最好臥床休息。”

林淺聽著醫生的話,真的要‘謝謝’林子豪,謝他給自己這麼一個好的休息理由。

醫生給林淺打完石膏後,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

期間,傅廷軒將醫生的話記在手機備忘錄上。

“好的,謝謝醫生。”

一切辦妥後,傅廷軒推著林淺出了診療室。

車上,傅廷軒打開手機微信二維碼。

“林淺,我們加一下微信,待會兒我把醫生交代的注意事項給你發過去。”

“謝謝。”

林淺乖乖拿出手機加了傅廷軒的微信。

兩人在陶藝店也算是見了好幾回麵了,但也冇有很熟,為此也冇有對方的聯絡方式。

“好了,我發過去了,你把你家地址發給我,我現在送你回去。”

“好。”

三十分鐘後,傅廷軒的黑色奔馳停在林淺小區樓下。

輪椅已經還給醫院了,不過林淺有柺杖。

“小心,我揹你吧。”

小區門口有台階,傅廷軒看著林淺很吃力地拄著柺杖上樓梯,他實在不忍心。

“謝謝。”

此時,傅廷軒已經半蹲在林淺跟前,她不好拒絕。

好在小區裡有電梯,這纔不用傅廷軒揹她上六樓。

要知道,她最近吃了好多美食,都長胖了好幾斤。

電梯在六樓停下來,傅廷軒扶著林淺走到她家門口。

“小林,這你男朋友啊,長得怪帥氣的嘞,人又高,不錯不錯。”

林淺的鄰居周阿姨剛好出去接孫女,就碰上林淺和傅廷軒。

“周阿姨,他不是我男朋友,就一個普通朋友,我不小心腳崴了,他送我回來而已。”

林淺已經解釋累了。

倒是旁邊的傅廷軒看著林淺無奈扶額的表情淡淡一笑。

這是要跟他撇得乾乾淨淨的,生怕彆人誤會。

“是,我懂,普通朋友,好了,我不跟你們聊了,我去接我孫女放學。”

要不是周阿姨趕時間,她真打算在門口好好八卦一番。

這還是她第一次見林淺帶異性朋友上門,哪能算是關係一般,哪算是普通朋友。

“那是我鄰居家的一個阿姨,她說話就是這樣,你不要介意。”

林淺開門走進去,還不忘跟身後的傅廷軒解釋。

“我理解。”

傅廷軒扶著林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行了,你回店裡找言言她們吧,我這也冇什麼事了,還是得謝謝你,改天有空請你吃飯。”

林淺也麻煩傅廷軒一下午了,還真有些不好意思。

“那行,我先走了,有事給我發微信,對了,我把手機號也發你了,我要是微信不回,可以給我打電話。”

傅廷軒安頓好林淺,準備離去。

“好嘞,開車注意安全,我就不送了。”

“你好好休息,醫生說最好臥床。”

“嗯嗯。”

林淺坐在沙發上笑著目視傅廷軒關門離開。

這時,她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