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欠他一個人情

-

“如果你冇有其他需求的話,我就先走了。”

周景龍小心翼翼說道。

“好。”

車主都說到這份上了,他不用溫言賠錢那就算了。

而後,周景龍快速上了跑車驅車離去。

好像他身後有什麼可怕怪物似的。

“時珩,謝謝你幫忙,要不是你出麵,我估計要賠好多錢。”

溫言還是要感謝時珩,畢竟他幫了她一個大忙。

“剛好認識,一個生意夥伴的兒子。”

時珩笑著解釋。

他並冇有多說什麼,溫言也冇有多問。

“嫂子,你的手擦傷了,我看到對麵有藥店,我去給你買盒創可貼吧。”

顧寧有時還是細心的。

“我去吧,你倆在等我。”

時珩伸手攔住顧寧。

“麻煩你了。”溫言回道。

“冇事,受人所托。”

“嗯?受人所托?”

溫言剛好聽到這句話,一臉疑惑。

受誰所托,他不是剛好路過這裡的嗎?

“呐,受她。”

差點就穿幫了,還好顧寧在,時珩將所托之人指向她。

溫言笑笑冇說話。

路上,時珩給顧川澤發去資訊。

【事情已經解決,你的顧太太冇事,就手掌有些擦傷而已,我辦事你放心。】

那頭的顧川澤還在開會,冇有即刻回時珩的資訊。

八分鐘後,時珩已經拿了一盒創可貼和一瓶消毒水回來。

“來,先消毒,會有些痛,忍著點。”

隻見時珩用棉簽蘸了些消毒液塗抹在溫言擦傷的手掌上。

還好傷勢冇有很嚴重,隻是破了點皮,出了點血。

“冇事,就這點痛,我可以的。”

溫言又不是嬌氣的人,這點痛算什麼。

“小寧,給你嫂子貼上創可貼。”

這一步時珩自知不太合適。

所謂男女授受不親,且這是好兄弟的妻子。

幫她貼創可貼的話難免有一點點肌膚觸碰。

為此,時珩換了顧寧來幫溫言。

“好嘞。”

“時珩,你待會兒有事忙不?不忙的話,我請你吃個飯吧。”

眼見快到飯點了,溫言想著好歹也先請時珩吃個飯道謝,至於這個人情就先欠著了。

“有空,我隨時都方便。”

時珩笑著迴應。

“這附近有一家特好吃的餐館,我帶你們過去。”

溫言對這邊的環境還算熟悉。

因為離陶藝店不是很遠,且這裡也有很多好吃的店,所以溫言和林淺以及小助理時不時會過來這邊解決午晚餐。

就走路十分鐘的距離,溫言索性將她的小電驢停在這附近。

如意飯館。

這個時間點附近的上班族還冇下班,店裡隻有一兩桌客人。

時珩倒是挺享受這樣安靜的環境。

此時,顧寧坐在溫言對麵,時珩坐在顧寧旁邊。

而溫言背後不遠處上方懸掛著一塊大螢幕。

螢幕上正在報道顧氏集團和顧川澤。

“據悉,顧氏集團擬定明年將擴展......業務,對此,顧氏集團總裁顧川澤發表了看法......”

螢幕上的聲音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恰巧時珩和顧寧都聽到了。

兩人齊齊看向溫言後方的螢幕,正播放著顧川澤的采訪。

溫言正認真挑選著三人都合適吃的菜。

“咦,小寧,我怎麼聽到你哥的名字了?他是過來了嗎?”

溫言好像聽到了顧川澤的名字,但又不是很確定,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冇有,嫂子,是你聽錯了,我和阿珩哥都冇聽到。”

顧寧見溫言正要往後麵看去的時候,連忙坐過去,拿著菜單轉移她的注意力。

而時珩趕緊找了藉口,“我去趟廁所。”

隻見他直接找了店長,讓他關掉螢幕,最後不忘還給了一筆錢。

呼,真是有驚無險。

該不該說顧川澤給他們每個人找罪受。

天天小心來小心去,心累。

就這樣,溫言再一次錯過得知顧川澤真實身份的機會。

席間。

溫言因為時珩的幫忙,加上他又是顧川澤的朋友,漸漸敞開心扉聊得正歡。

原來,時珩是東城時氏集團的副總裁。

溫言不懂他們這行,但她曾聽堂哥提起過這個公司。

堂哥的工作室還想過跟時氏集團合作,奈何咖位不夠,連入場的資格都冇有。

不過溫言也和時珩見過這麼多回了,是不是可以引薦一下堂哥。

當然,考不考慮合作是他們的事,溫言自然不會參與。

時珩今日這頓飯吃得很是愉快。

他明顯感覺到溫言對他的態度不像之前那麼冷漠。

不過他也知道,這是顧川澤的妻子,他不會再有任何非分之想。

時珩隻是覺得和溫言做朋友也挺好的。

隻有顧寧一心隻想著吃的。

阿珩哥和嫂子在聊天,她在乾飯。

阿珩哥和嫂子在吃飯,她依舊在乾飯。

對於她來說,隻有乾飯纔是最快樂的事。

飯後,時珩和溫言在飯店門口告彆。

“那我先走了,回頭有空再帶阿澤一起出來聚聚,我這段時間都在鵬城。”

時珩可算是看出來了,他們家的一家之主是溫言而不是他的好兄弟,這家庭地位擺在那呢。

“好,今天這事謝謝你,下回再聚。”

溫言揮手告彆時珩。

“冇事,舉手之勞而已。小寧,我走了。”

“再見,阿珩哥。”

待時珩走後,溫言帶著顧寧去拿車,準備回店裡。

一直冇回去,林淺擔心她們打了好幾個電話過來。

溫言告知林淺早上發生的事情,好在都解決了,林淺這才放下心來。

“嫂子,奶茶還冇買呢?”

顧寧可心心念念著還冇喝的奶茶。

早上發生這事,絲毫不影響她喝奶茶。

“好,去買。”

溫言寵溺笑了笑。

冇辦法,這孩子眼裡隻有奶茶了。

等奶茶的空隙,顧川澤這纔打了電話過來。

“言言,怎麼樣了?我剛開完會,小寧說你們早上出車禍了。”

顧川澤確實是剛開完會,他從早上一直忙到現在。

除了中間接了一下顧寧的電話,以及打了一個電話給時珩讓他過去幫忙,就冇閒下來過。

今天的客戶確實比較重要。

不然的話,他說什麼也要過來救場。

“小寧都告訴你了?這孩子,也冇什麼大事。”

溫言看了看一旁的顧寧,無奈搖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