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保護好你嫂子

-

“在北岸路。”

“好,我讓時珩過去處理,今天公司有重要客戶,我走不開。小寧,保護好你嫂子,被罵了你就懟回去,被打了你就翻倍還回去,任何事情哥哥擔著,你嫂子不能傷到半根汗毛。”

顧川澤交代好一切,緊接著又給時珩打電話。

他知道時珩有意向選址的公司就在北岸路附近。

時珩過去幫溫言處理這場事故他放心。

十分鐘後,時珩在接到顧川澤的電話後立馬趕了過來。

“阿珩哥,你可算來了。”

顧寧見到救星終於笑了。

“嗯?時珩,你怎麼會在這裡?小寧,你也認識他?”

溫言看了看突然出現的時珩。

但是她有些疑惑顧寧怎麼會認識他。

時珩跟顧川澤不就隻是普通朋友而已嗎?

壞了,差點穿幫。

時珩趕緊解釋,“小寧之前陪阿澤出席過一場酒會,我們見過。”

“對對對,其實我跟阿珩哥也不是很熟。”

顧寧甩手笑了笑。

“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

溫言隻是覺得太巧了。

就這也能碰上時珩。

“我剛好在附近處理一些事情,好巧不巧看到你們在這裡,怎麼回事?撞到車了?”

時珩儘可能不讓溫言發現端倪。

有時候他覺得這個女生洞察力也不一般。

“嗯,我騎車過馬路的時候不小心擦到那輛跑車,現在等交警過來,等保險公司的人,看看要賠多少。”

此時,溫言已經緩過來。

事情已經發生了,慌張也冇用,靜靜等著事故的結果處理。

該怎麼賠就怎麼賠。

“來都來了,我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到你們,你們先在這裡等我,我過去跟車主好好談一下。”

時珩認出那輛白色跑車是西爾貝,想來讓溫言賠償也是夠嗆。

畢竟她隻是普通薪層一員。

“辛苦阿珩哥了。”

“冇事,你們在這等我。”

時珩朝著白色跑車過去。

車主靠在車旁正背對著他們打電話。

聊天內容儘是吐槽今天的糟糕事。

“遇到個狗眼瞎的,都不知道怎麼騎車,撞到我的寶貝,這才第一天開出來炫,結果碰到這麼個事,真是倒黴,啊呸。”

“肯定要她們賠,就算傾家蕩產也要賠給我,我管她們死活乾嘛,又不是我的誰誰誰,雖說我也不缺這錢,就是看不慣這些鄉巴佬。”

時珩走過來的時候隻覺得這聲音耳熟。

“這位先生,我們可以聊一下嗎?”

時珩輕輕拍了下車主的肩膀。

“誰啊,叫老子做甚。”

白色跑車車主嘴裡叼著煙皺眉回頭。

結果,他一看到時珩,身上那盛氣淩人的氣勢一下子就滅了。

“時總,這麼巧,你竟也在鵬城,這是過來出差?”

白色跑車車主瞬間討好起來,連忙給時珩遞了一根菸。

“我不抽。”

時珩神色淡漠,滿臉拒絕。

車主尬笑著將遞出去的香菸又收了回來。

時珩想起來了,這個人正是星河集團的公子哥周景龍。

而他對周景龍有印象是因為上次在酒吧裡,周景龍仗著自己的身份地位公然調戲酒吧裡一個兼職的女大學生。

當時所有人都在看好戲,冇有人上前阻止這樣惡劣的行為。

好在那天時珩約了人在酒吧,恰巧碰到這個事,這纔出麵救了那個女大學生。

“周景龍,這已經是第二次了,你仗著自己有權有勢,在外胡作非為,看來周總對你還是太寬容了,讓你如此放肆。”

“我知道錯了時總,以後絕不會再犯這樣的錯。”

周景龍可卑微了,點頭哈腰地站在時珩跟前。

他就是怕在東城遇到時珩,這幾天才選擇來鵬城浪幾天。

結果運氣這麼不好,又被時珩抓個正著。

時珩就不明白了,周明這樣溫和謙恭的人怎麼就養出這麼一個混世魔王。

就算是獨生子,也不該這麼寵著,真是敗壞風氣。

“行了,彆扯這些有的冇的,說正事,那個妹紙是我好哥們的妻子,今天這事也不能全怪她,你看看你這車都開到人行道來了,被她的車撞到也是你自找的,到底是誰瞎了狗眼不會開車,這不用我再重新判定了吧。”

時珩在電話裡大概聽了一下顧川澤給他講了事情的經過。

“是是是,我這眼神最近確實不太好,改天我去醫院看看,保證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我這就去跟她們兩個道個歉。”

周景龍畢竟跟著父親應酬過,這樣的人情世故他還是懂的。

對於星河集團來說,時氏集團可是香餑餑。

給時珩留下好的印象那是必然。

這賠償不要也罷。

“嗯。”

時珩睨了一眼周景龍,算他識做。

“溫小姐,顧小姐,實在不好意思,也不完全是你們的問題,也怪我將車開到人行道來了,我也有錯。你看你這車要不要拉去維修?我順路幫你送過去,再則就是你有冇有哪裡受傷了,要不要送你去醫院,醫藥費、精神損失費這些不管多少我都賠。”

白色跑車車主這變臉的速度相當快,這讓溫言冇搞懂。

時珩到底和他說了什麼,竟然變得這麼狗腿了。

一旁的顧寧笑了笑。

哼,叫你欺負我們,到底誰怕誰。

有錢能使鬼推磨是吧,我們就是比你有錢。

要是哥哥來了,保證你這狗腿子還要更上道。

顧寧看著白色跑車車主這低聲下氣的態度心裡爽歪歪。

“我們冇事,車也不用拿去修,晚點看看保險公司的人過來,看看我們要賠多少錢吧。”

溫言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見車主的態度如此討好,她也不好趁機欺負回去,而是好聲商量。

“溫小姐,不必了,這本來也不是你故意的,都是意外,我這車有保險,這錢就不用賠了。也怪我,眼神不好,纔會造成這小小的事故,你不計較纔是。”

周景龍說這話的時候偷偷瞥了一下時珩。

溫言算是看明白了。

這是看在時珩的麵子上,這車主纔不跟她計較。

敢情時珩的地位比這車主要高唄。

果然,這社會就是這麼現實。

有錢有勢就是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