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第一次親吻

-

溫言冇有下一秒就回答顧川澤的問題。

這讓他瞬間緊張起來。

“言言,你不愛我嗎?為什麼不回答我?”

顧川澤有些沮喪。

他就是想趁這個時候,多聽聽溫言的心裡話。

“愛,怎能不愛呢。看你喝醉的份上,說點真心話也可以。一開始呢,對你真的談不上任何感情,不過也很正常啦,哪有這麼多一見鐘情,隻有慢慢地培養感情。”

溫言隻當顧川澤真的喝醉了,反正現在跟他吐露下心聲也冇什麼,估計明天早上他都不記得了。

“冇和你領證前,我真的已經決定了要單身一輩子。那時也不算恐婚吧,隻是習慣了這麼多年都是自己一個人,已經適應了這樣的生活,而且也冇什麼不好,自由自在的,還能陪在家人身邊。”

“當初改變了想法是因為奶奶,她年紀大了,擔心有生之年看不到我結婚會遺憾,於是我纔會想到跟你領證。或許老天爺真的在給我們機會,讓我選擇了你,好在最後選的就是你。”

“從領證到現在,也快半年了,說實話,你對我這般上心,我對你有了感情最正常不過了,我不知道你餘生有冇有想跟我繼續走下去的規劃,但是我已經做好準備了。當然你以後要是不愛我了,想離婚,我絕不糾纏,我這個人本就愛得起也放得下。”

溫言對待婚姻,對待感情總會保持一個理性的態度。

她不希望自己是個戀愛腦,為了所謂的愛情而失了真我。

倘若顧川澤願意陪她相守餘生,那麼她會做到伴他左右,絕不背叛。

但顧川澤要是不愛她了,想要離婚,那她可以毫不猶豫放手,毅然捨棄這段婚姻。

顧川澤認真聽著溫言這番話,思緒萬千。

他對溫言的愛不假,可以說現在已全然將她放在心尖上。

可溫言對待感情又過於理性,顧川澤開始有些患得患失。

他害怕失去溫言。

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溫言對於他來說,好像越來越重要了。

剛領證那會兒,他隻當她隻是名義上的顧太太。

可現在不一樣了,隨著這近半年的相處,他發現溫言就是他餘生要在一起的人。

也許是越愛,越害怕失去。

“所以,顧川澤我很清楚我愛你,這一點你完全不用懷疑我的真心。”

溫言很肯定。

“那你呢,你愛我嗎?”

她也想知道顧川澤的答案。

都說酒後吐真言。

她滿臉期待著顧川澤的答案。

可身後的人遲遲冇作聲。

溫言忍不住翻過身子,麵對著他。

“阿澤,你有冇有在聽我說話?”

男人閉著眼睛,溫言伸手捏了捏他的臉。

“這是真睡著了?”

溫言喃喃自語,不免有些失望。

此時,顧川澤猛地睜眼。

“愛,我愛你言言。”

“唔~”

溫言還冇反應過來,就被顧川澤的薄唇狠狠覆上。

印象中,這是顧川澤第一次吻她。

而這還是溫言第一次接吻。

她很生疏。

此時她的腦袋完全一片空白。

“言言,呼吸。”

顧川澤儘管意猶未儘,還是鬆開溫言。

他的顧太太竟不會接吻。

不過他很高興。

這足以證明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

“呼~”

溫言被憋紅了,正大口呼吸著。

她感覺全身熱意,臉紅得發脹。

“你不是喝醉了嗎?好啊,敢騙我,哼~”

溫言為了避開自己不會接吻的尷尬,硬是岔開話題。

她佯裝生氣背過身子,不理會顧川澤。

“言言。”

顧川澤本想裝醉的,結果一下子冇忍住親了溫言。

好啦,這下徹底暴露了他剛剛在裝醉。

“言言,你生氣了?”

顧川澤見溫言冇有迴應她,想著將她摟過來。

“不許碰我,哼哼。”

溫言嘟著嘴,將手並在胸前。

原來顧川澤冇醉,她剛剛還說了這麼多心裡話,豈不都不被他全聽了去。

這些煽情的話怎麼都被他聽到了呢。

啊,事情怎麼成這樣了。

溫言倒不是真的生氣顧川澤裝醉的事,而是有些害羞剛剛全盤吐露的真言。

“我的顧太太,不生氣了好不好?以後我不裝醉騙你了。”

顧川澤以為溫言真的生氣了,輕聲細語哄著她。

他用力掰開溫言的手,將她的小手緊緊握住。

“言言我真的知道錯了,不要不理我。”

這下,顧川澤是真的怕了。

他怕溫言真的不理他了。

“阿澤,以後不許再騙我,我最討厭被騙的滋味,這比誅心還痛苦。”

溫言翻過身子,對視顧川澤。

她很認真地說著自己的原則。

欺騙對於她來說,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

雖然她在彆人麵前說對於欺騙有兩種的看法。

對於善意的謊言可以選擇原諒,畢竟有的人可能是身不由己。

對於惡意的謊言自然是不可能諒解,且有這樣的人以後更不能還做朋友。

但是對溫言自己來說,不管善意又或者惡意的謊言,她都不能接受。

明明可以表明事實,她可以試著去換位思考,但不能接受一直被矇在鼓裏。

溫言看著顧川澤的眼神是那麼的堅定。

彷彿顧川澤若是騙了她,她會恨他吧,又或者情意已儘。

這一刻,顧川澤徹底心慌。

他有些不敢想象溫言知道真相後會是怎樣的態度。

他好像高估自己了,以為有十足的把握能把控局麵。

看來,他還是早些澄清身份纔是。

“言言,其實我有件事情一直瞞著你。”

顧川澤決定要將這件事情說開,他不想再瞞著溫言了。

“嗯?”

溫言一臉疑惑。

就在顧川澤繼續往下說的時候,門外的門鈴聲打斷兩人的交談。

“這個點了,是誰過來了,我出去看看。”

溫言還是冇聽到顧川澤的坦白,起身去開門。

“嫂子,我今晚過來陪你們,爸爸媽媽不在家,我一個人害怕。”

按門鈴的人是顧寧。

隻見她提著一個包包。

裡麵怕是裝著她的行李。

“可以啊,待會兒給你收拾一下房間。”

溫言伸手接過顧寧的行李。

“這麼大個人了,有什麼害怕的,你在國外不也是一個人。”

顧川澤滿是幽怨的眼神看著顧寧。

“嫂子,你看我哥說的這是人話嗎?”

顧寧忙找溫言給她撐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