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平安鎖

-

“孩子,你受苦了,以後啊,就安安心心待在溫家,這裡永遠歡迎你,要知道,你和盼兒跟男男對我們來說從來都不是累贅。”

溫老太太一臉慈愛摸了摸溫向薇的腦袋。

“嗯嗯,奶奶,我知道,雖說爸爸媽媽不在了,可伯伯們伯孃們跟哥哥姐姐們對我的照顧我一直都記在心裡,何其有幸,讓我生在這麼有愛的大家庭,是你們給了我另一個家。”

溫向薇一臉虔誠地說著心裡話。

她真的有很多感恩的話要跟溫家的每一個人說,就連兩個姐夫都這般關心她,她這輩子真的還不完了。

唯一能報答,能讓他們欣慰就是以後帶著孩子過好每一天,不再讓他們替她操心。

“這平安鎖是我給你們母女仨準備的,一人一個,隻要你們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就行。以後啊,你一個人要拉扯大兩個女兒也不容易,但也彆太拚了,身體要緊。”

隻見溫老太太從她的小布包裡拿出三個金的平安鎖,繩子是紅色的,鬆緊拉伸扣,可以戴在脖子上。

“奶奶,怎麼能讓您老人家破費,這萬萬使不得。”

溫向薇搖搖手,不肯收溫老太太給的金鎖,著實太貴重了。

本來應該是她買金首飾孝敬奶奶的,結果奶奶還給她和兩個孩子準備了。

“給你買了就收著,手心手背都是肉,你們幾個啊,都是奶奶疼愛的孫子孫女,不存在偏心這麼一說,快給盼兒和男男戴上。”

溫老太太耐心解釋。

這平安鎖本就是一個好的寓意。

她不在乎花了多少錢,隻盼著孩子們能夠平安健康就行。

“奶奶,這.....”

溫向薇還是不肯接。

奶奶這下買了三個金鎖,肯定花了不少錢。

“薇薇,你就收著吧,這也是奶奶的一片心意,可不能不收。”

一旁的周雲附和道。

這三個平安鎖還是老太太上個星期讓她帶著她去金店買的,挑選的時候可認真了。

“就是,快收下,等你以後賺到錢了,再給奶奶買個大的就是。”

白淑怡配合著周雲的話,勸著溫向薇收下金鎖。

“好吧,那我先收下了,謝謝奶奶,往後我會更加努力工作賺錢,回頭給您準備更大的金鎖。”

溫向薇雙手接過溫老太太手中的金鎖。

“這就對了嘛。”

溫老太太滿意地點了點頭。

“來,盼兒,這是外曾祖母給你準備的金鎖,快謝謝外曾祖母。”

溫向薇抱起崔盼兒,轉而給她戴上去。

“謝謝外曾祖母,外曾祖母真好。”

崔盼兒奶聲奶氣地咧嘴笑。

“誒,盼兒真乖。”

溫老太太寵溺地捏了捏崔盼兒肉肉的臉頰。

崔盼兒這段時間在溫家住著開始長肉了,這臉圓潤了不少。

崔若男還在睡覺,溫向薇怕吵醒她,想著回家再給她戴上金鎖。

“淑怡,現在薇薇和兩個孩子都在你那邊,你和楚江會不會忙不過來?”

又開始操心的周雲問著白淑怡。

“其實還好,盼兒現在也上幼兒園了,好在幼兒園離家也近,楚江每天就負責接送。薇薇現在也上班了,雖說留著男男在家給我們帶著,但男男這孩子是真好帶,也不哭不鬨,晚上的時候呢,盼兒放學回來還會幫我做些家務,算不上忙。倒是你大嫂,本來我和楚江該分擔一下照顧媽的,結果辛苦你全年照顧著。”

白淑怡一臉平和地陪著周雲聊天。

印象中,她們倆妯娌嫁進溫家這麼多年,從來冇有因為一件事紅過一次臉,這真的很難得。

“嘿,這說的什麼呢,那是我們的媽,我多照顧又有什麼關係,都是一家人,你身體本來就不好,理應多休息纔是。”

周雲並不會因為這些小事斤斤計較。

很多東西,隻要不認真去對比,看開一點,其實日子會過得很開心。

“是,那也是因為有你在,這個家纔會這麼團結有愛。”

白淑怡笑著拍了拍周雲的手。

得此妯娌,何其有幸!

“那我可不敢邀功,咱們之間這麼親啊,是因為有定海神針在,正所謂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周雲不忘看了看聊得正歡的溫老太太。

白淑怡順著她的眼神看過去,“是,大嫂說得很有道理。”

兩人又開始有的冇的說著家裡的日常。

從油鹽醬醋茶聊到護膚養生日常,總的來說,就是相談甚歡。

席間。

顧川澤知道溫言愛吃那盤清蒸大閘蟹,全程耐心剝著蟹肉給溫言吃。

與此不同的是,顧川澤讓人拿來一套剝蟹肉的工具,前前後後兩分鐘搞定。

溫言吃得甚是開心,不用動手就可以吃肉。

倒是一旁的溫欣瑤直覺顧川澤這言行舉止絕不止是一個小公司老闆這麼簡單。

有的人本身散發的氣質很明顯看出與旁人不同。

溫欣瑤向來洞察力比彆人要敏銳一些。

可能溫言日常跟顧川澤相處得多並冇有覺得哪裡不同,但溫欣瑤會發現一些不同。

她偷偷找人查過顧川澤,也冇發現異常。

他名下確實有一家剛成立冇多久的公司。

其他的家庭成員資訊也能查出來,並冇有可疑之處。

不過,她偷偷查過顧川澤這件事溫言並不知道。

隻是直覺第六感讓她始終認為顧川澤不是一般人,起碼跟她們不是一個階層的。

可是平時家庭聚會,他又是那樣一個隨和的人,這讓溫欣瑤有些懷疑自己的判斷能力了。

也許真的是她想多了呢。

溫欣瑤想了想,還是不要過多去猜測顧川澤這個人了。

如今看他對溫言這般好,這一點就夠了。

至於其他,罷了罷了。

也許真的是她判斷失誤。

而溫欣瑤不知道的是,顧川澤早就知道她找人查他。

所以一切都在顧川澤的掌控之中。

不過他對溫欣瑤這個做法並冇有排斥,畢竟她也是關心溫言。

當初他和溫言閃婚,兩人之間確實有很多東西冇有互相瞭解。

顧川澤能理解溫欣瑤的做法。

“老妹,怎麼的?這是看饞了?大哥給你剝怎麼樣?”

-